第二十九章 「離別」對「回歸」

第二十九章 「離別」對「回歸」

水映遙一手抓住貓爺的領口,後者就像一個無人操控的提線木偶一樣,四肢全都無力地垂著。。

「當我知道了真相以後,你竟是如此脆弱。」

貓爺不說話,他在想辦法,而且留給他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水映遙舉起了另一隻手,鋼針對準了他的喉嚨,貓也知道,這一擊會使他失去知覺,那麼勝負也就定下了。

「哼哼哼……呵呵……哈哈哈!」他逐漸露出了笑意,而且越笑越大聲。

「很好笑嗎?」

「女人啊女人……這世最難理解的課題之一,如果我就這麼脆弱,如果我就這麼輸了,你肯定又要不滿意了,所以,我還是再垂死掙扎一下好了……」

水映遙手中的人影就這麼消失了,她並不吃驚,很快捕捉到了貓爺的靈識,然後順勢就朝著身後甩出三支鋼針。

但這次,一針都沒有碰到貓爺。

「二段冥動?!」

「錯,這是連鎖冥動,只要我願意,可以連續使用五次以。」

貓爺的樣子顯得頗為得意,他的手腳不知何時已經全部恢復了行動能力。

「回歸已經可以不用手來完成了嗎?看來你這幾個月確實強了不少。」

「啊……這也是你逼的……」

水映遙冷哼一聲,打了個響指,手中出現了一張金色的符紙,貓爺震驚地看著那張紙,因為面寫的是一個「雷」字。

「喂喂……你該不會是想……」

「在岸,招雷符打不到你,束縛法陣困不住你,但這裡,你逃不掉。」

「你自己也在水裡,別瞎鬧啊……」

水映遙自然不是瞎鬧,她手中的符紙瞬間燃盡,點點火星在水裡很快消失,幾乎在同一秒,高空的雲層中發出了沉悶的轟鳴。

「要變天了啊……」岸邊的王詡聽到了雷聲,看了看漆黑的天空。

段飛和寧楓早就感到了靈力波動,知道這是招雷符發動,但他們剛想告訴王詡真相,發現他突然跑開了,只用了十秒,這傢伙就屁顛屁顛地提著一把巨大的遮陽傘回來,用來遮擋烤肉架……

水下的貓爺可沒有他那麼好的興緻,雖說這池裡沒有魚,但這道天雷要是下來,估計連蟲子都不會剩下半隻。

貓爺飛也似地往岸游去,可水映遙卻擋在了他的面前,兩人用武器飛快纏鬥了幾招,眼看這天雷已經落下,現在誰都逃不出去了。

「這是要跟我玩殉情啊……」貓爺心裡念道。

巨大的雷光擊中了水面,水竟瞬間升騰起一陣薄霧,王詡吞下一個魚丸:「這下熟了……」

也不知他到底是在說什麼熟了。

水映遙肯定沒有熟,她甚至一點事都沒有,而貓爺卻在閃電落到水中的瞬間,整個人直挺挺地抽搐了幾秒,然後好似失去知覺一般癱了下去,漸漸沉到了水底。

「裝死也是沒有用的。」水映遙單手一揮,劃出了四道藍色的光刃,「四分五裂!」

貓爺被擊中了,依然沒有疼痛,也沒有流血。

「難道真的暈了?」水映遙猶豫了,她遊了過去,但心中仍舊保持著戒備。

貓爺的臉看去很平和,好像已經睡著了一般,水映遙基本已經相信了他的確是暈了,即使剛才是裝死,但中了四分五裂以後,他應該不可能還有知覺。

於是水映遙想伸手把他拉岸,結果……

「剛才那是什麼?貓爺終於遭天譴了?」岸的王詡問道。

段飛嘆息道:「招雷符。」

「他是不是已經輸了啊,你們看,躺那兒不動了。」

段飛冷哼一聲:「我看是詐術,他那人……」

王詡再往水中看去,突然驚道:「哇靠!果然!喂……他這是在幹什麼!」

水映遙此刻除了吃驚那就是憤怒了,她掙扎了幾下發現無果,惱怒道:「你放開我!」

「你做什麼夢……」貓爺從身後死死抱住她,手腳如鐵箍一樣纏在她的身,任她如何反抗都無濟於事。

「你又騙我!」

「這個是決鬥,兵不厭詐。」他語氣平緩,鎮定自若。

「你……」

「我剛才閉目養神的時候分析了一下,明白了不少事情。」

「你要發表意見就放開我再說!」水映遙蒼白的臉色此時是越來越紅。

「不急不急,偶爾這樣壓一下可以促進血液循環,有助於發育……恩……這個純粹是醫生的意見……」

「無恥!」雖然知道罵了也沒用,但她此刻也只能如此。

「老夫老妻了,你就不要鬧情緒了……」

「誰跟你老夫……」

貓爺直接打斷了她:「你的『離別』能力好像有了新的突破。」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本來你可以分離魂魄,斬斷我手腳的靈和整體的聯繫,從而使被斬斷的部分失去作用。不過,最近你好像又掌握了不少我不知道的用法。」

水映遙冷哼了一聲,顯然她知道有些事被揭穿了,貓爺只是笑了笑:「你說自己很強,這個我承認,你比我強,我也可以接受,但是在速度追我,這個就未免太誇張了。

所以你一定用了什麼方法來追我,天雷落下以後我就明白了,你根本不受水壓的影響,其實你用『離別』的能力把自己和這些水分開了,你看似在水中,其實又不在水裡。」

「你說完了?還不放開我?」

貓爺湊到她耳邊,嘿嘿一笑:「你騙我!」

水映遙真想回頭朝他吐痰,「這是戰略!」

「哦~這樣啊……從戰略意義來說,我現在這樣……恩……壓制住你,也無可厚非啊,為什麼我要放開你?」

「靈爆!」水映遙低喝一聲。

貓爺頓時感覺胸口被狂暴的能量擊中,他立刻被彈開了出去,巨大的靈力在水中激起亂流,兩者一起撕扯著貓爺的身體,他吐出了一大口血,粘稠的血液很快化在了周圍的水中。

岸的寧楓似乎覺得不可置信:「居然在這麼近的距離用靈爆,難道她不怕把自己也打傷。」

王詡還在嚼著東西:「這個我也可以理解,有時我也很想和這人渣同歸於盡……」

段飛好像看出了端倪:「不,水前輩應該沒事,剛才的天雷打在水裡,似乎也沒有對她造成影響,我想她一定用了什麼方法可以無視這些攻擊。」

水裡的貓爺剛緩過氣來,一把幽藍的鋼針已果斷刺向了他的脖子,這一擊顯然已避無可避,藍光從他的后脊透出,他靈魂的頭部被分離,已經無法對全身下達任何一個指示。

「你應該知道,『離別』對『回歸』來說,是無用的。」貓爺也不慌亂,立刻開始用靈能力消除水映遙的招式影響。

「我勸你還是不要。」水映遙手中的八支鋼針化作無數虛影朝著貓爺的身體刺出,這次沒有藍光透過,只有血霧升騰。

如果貓爺沒有恢復全身的知覺,可能永遠也感受不到如此的疼痛,這純粹的物理攻擊如雨點般落在了他身,肌肉,骨頭,內臟全都被無情地打擊著。他這次是真的要暈了,他甚至希望剛才雷電對他造成的麻痹還留在身,這樣可以減輕一些痛苦。

「透靈!」八支鋼針再次閃出藍光,穿透了貓爺的心臟。

這一刻,他的心臟停止了跳動,整個靈魂和的聯繫完全斷絕,雖然他的靈魂還留在體內,但已經無法對自身使出回歸能力了。

「要輸了嗎……」段飛看著水中的情景,低聲念道。

「你不是希望他輸么?」其實王詡也就是隨便問問。

段飛沒有回答,他心裡真實的想法是:「如果有朝一日他輸了,我希望是輸在我的手……」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離別」對「回歸」

2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