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崩潰后的瘋狂

第三十一章 崩潰后的瘋狂

回到酒店以後,已將近凌晨四點,天很快就要亮了,貓爺好像理所當然似的要帶水映遙回房間,而對方也沒有要拒絕的意思,這讓王詡大跌眼鏡。。

不過更加讓他吃驚的事情還在後頭,那就是尚翎雪突然打響了他的手機。

「喂?找誰?」王詡也不認識這個號碼,所以就照常問道。

「王詡,是你嗎?我是翎雪。」

王詡立刻就來了精神,從床竄了起來,「是我是我,你最近好嗎?我們已經……恩……兩個多星期沒說話了呢。」

「王詡,對不起……」

「恩?什麼?怎麼突然說對不起?」

「我現在在美國,準備……婚禮……」

「哦……啊?」

「我爸爸……給我安排了一次相親,對方是他生意的合作夥伴,爸爸他希望我可以嫁給這個人,我……答應了。」

電話的另一頭沉默了。

凌晨四點,陌生的電話號碼,尚翎雪的聲音,把這些聯繫在一起,看來這不像是玩笑,尚翎雪應該已經身在美國了。

「啊……這樣啊,哈哈,那真是恭喜你了啊,男方肯定是個不錯的人,哪天有機會介紹我認識啊。」王詡的語氣顯得很輕鬆,還是平時嬉皮笑臉的樣子。

「王詡,我……」

「恩?什麼?」

「我的婚禮是二月十四日,在拉斯維加斯,我真的希望……你可以來。」

「哦,我這邊也挺忙的,可能來不了……恩……總之我儘力。」

「這樣嗎……」

「我這邊正好有點事,要不就先說到這兒。」

「恩……再見。」

「再見。」

王詡合了手機,愣愣地看著天花板,然後笑了起來,苦澀的笑,悲傷的笑,無奈的笑,就算心裡傷痕纍纍,但你也得把眼淚吞下去,你只能送祝福和笑容,因為這能讓她幸福。

…………

午十點,貓爺敲響了王詡的房門,王詡睡眼惺忪地打開門,打了個哈欠道:「幹嘛?」

「就在剛才,因為你把手機關了,所以齊冰聯繫了我,他說有個叫陳遠的去找他,讓他轉告你,尚翎雪……」

「就要結婚了。」王詡直接接著這話說了下去,「我知道,我知道……幾個小時前,她自己打電話告訴我了……」

貓爺看著他的臉:「你沒什麼事?」

「你覺得呢?」

「我看最好讓我給你做個心理輔導……」

「我怎麼會有事呢,呵呵……我好得很,午飯再見。」他關了門。

貓爺回到了自己房間里,坐到了沙發沉思起來,水映遙披著一件浴袍從浴室走出,她用毛巾盤起長發,坐到了貓爺身邊,「王詡沒事?」

貓爺嘆了口氣,「這傢伙顯得太平靜了……」

「這不好嗎?」

「怎麼說呢……比方說有兩種脾氣很大的人,第一種人,他們平時會在超市裡對著收銀員大喊大叫,抱怨他們的動作太慢或者算錯了錢。而第二種人,他們總是悶聲不響,默默忍受著一切,終於……在若干年以後,他們拿著衝鋒槍到超市裡向人群掃射。」

「或許,他們的感情本就不那麼深?」水映遙提出了她的假設。

「哎……」貓爺又深深嘆了口氣,把水映遙攬到懷裡輕吻了她的額頭,「所以說,戀愛中的女人就是愚蠢……」

可能他說得沒錯,因為水映遙過了兩秒才聽出這句話的意思,不過一頓胖揍還是省不了的。

…………

中午,餐廳。

「你胃口似乎還不錯啊……」貓爺滿臉疑惑地看著王詡。

「我有什麼理由胃口不好嗎?」王詡反問道。

貓爺好像被他這句頂得無語了,不過他還是說了出來:「比如……尚翎雪要結婚之類的事情……」

「啊?!尚翎雪要結婚了?!」在一旁的威廉叫道,他本來一直在專註地思考著,如何像貓爺一樣,一晚就把水映遙這麼個大美女回來,但聽到尚翎雪要結婚這句話的時候立刻就驚了。

王詡和尚翎雪的關係威廉還是知道的,一年級這朵人人垂涎的鮮花他也有調查過,而且還和她有過一些恩怨,如今突然聽到這麼一個消息,他的第一反應是:王詡可能要殺人了。

「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王詡還是處變不驚的樣子:「只不過是一個朋要嫁人了而已,又不找你去做伴郎,激動什麼?」

威廉見他竟然做出這種反應,心想這下王詡莫不是受的打擊太大,已經瘋了……於是他決定閉嘴,免得說錯話被瘋子殺掉。

「看來,你們還真是很普通的朋關係。」水映遙插嘴道。

貓爺向她偏過頭,瞪大了眼睛狂使眼色想讓她閉嘴,可惜不管用,水映遙接著道:「或者說,你只是想和她玩玩而已,結果呢……還沒有吃到嘴裡,自己就已經被甩了。」

王詡抬眼,吐掉了嘴裡的東西:「就當是,那又如何?她何嘗不是個虛偽的人,對我說什麼幾年之內都不想談戀愛,要把精力放在學業,結果現在卻突然要嫁人了?難道是她爸拿刀架在她脖子逼她嫁人?她這又算什麼?知不知道剛滿二十歲還不到結婚年齡啊!靠!」他說到後來越來越生氣,竟是抓起一大塊魚,連著骨頭都一起嚼碎吞了下去。

「啊……說到這個呢……拉斯維加斯正可謂是舉行婚禮的不二選擇,因為在那裡你二十歲不到就可以登記結婚了……」貓爺想要扯開話題。

可水映遙不給他這個機會:「那麼你是在責怪她是嗎?」

王詡咕嘟咕嘟灌下一大杯水,好像平復了一下心緒,然後深深嘆了口氣,這一聲長嘆里的悲愴實在是難以形容:「我不怪她,更無法去恨她,我知道她什麼都沒做錯……總之,我繼續扮演好朋的角色就好了,只要她過得開心……」

一杯水潑在了王詡的臉打斷了他的話,貓爺和威廉震驚地看著水映遙的這一舉動。

「一個女人,在結婚前打了這樣一個電話給你,你竟還不明白她的心意,在這裡怨天尤人地扮演自己的悲劇男主角,如果你這是這樣一個窩囊廢,那就根本不配讓她去愛!」她說完以後就翹首離開了餐桌,一舉一動都充滿了對王詡的無限鄙視。

威廉覺得要窒息了,他悄悄湊到貓爺旁邊低聲道:「古老大,嫂子她這樣,不會把王詡逼瘋……」

貓爺兩眼盯在王詡身,頭也不回道:「她這個在心理學叫崩潰療法……不過……不是對每個人都有用的……」

王詡噌地一聲站了起來,威廉本能般地喊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王詡自然不是要殺他,而是恢復了正常,或者說,他終於作出了「王詡」應該有的反應:「D……老子是窩囊廢?我想做個好人就那麼難?我領一張好人卡就這麼令你們吃驚是?好!這是你們逼我的,是這個世界逼我的!你們給我看著,只要有爺在一天,尚翎雪就休想嫁給其他任何人!」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崩潰后的瘋狂

2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