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婚禮

第三十七章 婚禮

貓爺和齊冰坐在計程車里,他們從飛機下來就直奔金銀島大酒店,不過拉斯維加斯晚的交通實在是可怕,離開機場以後他們就幾乎沒怎麼移動過。.

「司機,請問現在幾點了?」貓爺問道。

「八點四十,怎麼了夥計?你們趕時間嗎?」司機回過頭,發現座位留著兩張美金,而他的乘客已經不翼而飛。

他撓了撓頭,拿起那錢,也不知對誰說了一句:「我想這意思是不用找了……」

貓爺和齊冰在樓頂飛躍著,就像美國電影里的超級英雄那樣,只不過他們沒有戴面具罷了。

維加斯始終是燈火通明,有些行人無意中看見了他們,還拉著身旁的人一起看,不過這是維加斯,任何一場秀都不足以讓人驚奇,看見他們的行人也只以為這是某種特技效果。

正在這兩位趕路的時候,王詡也已經來到了維加斯的空,從高空俯瞰,這座城市無疑稱得是美國內華達州沙漠中的一顆明珠。

但王詡沒有心情欣賞這不夜之城的美景,他的生活簡直一團糟,他此刻換了貓王的服裝,他覺得這讓他看去像個傻瓜,他的女朋很快就要成為別人的新娘,而他即將從萬英尺的高空往下跳。

「夥計,也許你一生都不會有這麼美好的經歷!」一旁的一個黑人貓王說道。

「事實……不久前我也從高空摔過一次,只不過那時沒有知覺而已……」王詡話還未說完,飛行員的廣播聲響起。

「貓王們!我現在要稍稍降低些高度,你們準備一下,維加斯在呼喚著我們!」

王詡知道這段話的意思,他滿頭大汗,兩手緊緊抓住降落傘的兩根繩子:「我說夥計,再確認一下,是先黃后紅對?」

「完全正確,嘿!小子,別太緊張了,沒事的,拉完以後就用這兩根繩子來控制降落傘在空中滑行,落地的時候你要注意,千萬別摔爛了,哈哈哈!」

王詡現在對摔這個字很敏感,他看著這群貓王,他們顯然已經興奮得失去理智了,似乎都非常熱衷於這種空中表演帶來的刺激。雖然從某種意義講王詡的工作比這些空中飛人還要刺激,但他的冷汗依舊止不住地流著……

廣場已經聚集了大量觀眾,他們都前來見證貓王跳傘隊多年後再臨維加斯的歷史性一刻。

可以說,王詡現在伸頭縮頭都是一刀,當機艙的門被拉開時,外面的亂流沖了進來,領頭的那位大喊:「貓王們!T!」緊接著是貓王們的一陣歡呼。

排在王詡前面的人一個接一個跳了出去,在飛出機艙的剎那,他們都興奮地狂呼著,然後開始做各種空中特技,舒展著自己的身體,任其在風中飛翔,這種刺激是任何遊樂場的過山車都無法比擬的。

王詡嘴裡不斷念叨著:「先黃后紅,先黃后紅……」直到機艙里還剩下一個貓王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什麼,前抓住對方的肩膀問道:「夥計,金銀島酒店在哪兒?」

「什麼?!」

「我說!金銀島酒店,在哪兒!」

「哦!看到那邊的大樓了沒有,扇形的那個!」

「是的,我看見了!」

「那就是了!」

「謝謝!夥計!」

「沒事,我也下去了,祝你好運,小子!」那貓王說完就竄出了機艙。

王詡看著腳下城市,耳邊狂風大作,這種身處高空的恐懼感是最直觀的,只要你踏出一步,那種失重后飛速墜落的感覺是非常可怕的。

只見他一咬牙一跺腳,低罵一句:「TD!拼了!」

於是,王詡跳了出去……

人生中總有幾段到老都無法忘卻的回憶,而今晚,無疑就在王詡的記憶中寫下了深深的一筆。

「先黃!后紅!」王詡先後拉動了兩條拉環,主傘和輔助傘逐個打開,他下墜的速度為之一滯,又一個印有貓王頭像的降落傘標誌出現在了天空中。在這一刻,王詡禁不住大聲歡呼起來,整個賭城就在他的腳下,他就像高高在的神一樣俯視著一切。如果不是覺得惡俗,他真想吼出那句「我是世界之王!」

不過王詡可不是來跳傘的,他的目標——金銀島酒店樓頂!他試著操縱降落傘滑行,這東西其實也不難,一學就會,於是王詡就在空中直接朝著婚禮的會場降落而去。

十五分鐘前……

「今晚的婚禮結束后,還有盛大的酒會,明天早晨您和您的新婚丈夫就可以到最近的辦事處辦理結婚手續,在我們維加斯擁有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結婚登記處,只需要十五分鐘就能完成所有手續,然後會有私人航班帶兩位直達巴黎渡蜜月……」

「好了好了,都知道了,你就出去。」陳敏把打扮得像屁精一樣的婚禮承辦人趕走,這傢伙倒是很敬業,臨走以前還不忘提醒:「還有二十分鐘婚禮就要開始,請您儘快做好準備,今晚的晚風非常和煦,真是舉辦空中婚禮好日子……」他話還沒說完就被陳敏推出了房間。

「怎麼辦,那混小子還沒出現。」陳敏這時卻顯得有些著急了。

尚翎雪低著頭:「我答應過父親,如果王詡無法阻止婚禮,我就會說『願意』。」

「可是……」

「沒關係的。」尚翎雪打斷了她的話:「我知道他會來的,一定要來……」最後這半句的聲音只有她自己聽得見。

現在……

金銀島酒店的樓頂聚集了大量的賓客,和藹的老牧師面帶笑容地站在了紅毯的盡頭,在此搭建的臨時禮堂也是應有盡有,儼然是一個簡易的教堂,周圍裝飾著鮮花和最後時刻準備放飛的彩色氣球,座位的排列也與教堂中相同。

請來的賓客多為桑切斯家族的生意夥伴,說白了就是酒肉朋,甚至有些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參加卡斯蒂安的婚禮了。其中有很多人都知道卡斯蒂安究竟是個什麼玩意兒,不過他們也只能從內心對這位新娘表示惋惜。

為了利益,我們往往得戴著面具才能生存。

卡斯蒂安站在了牧師旁邊,意氣風發地等待著新娘的到。很快,隨著婚禮進行曲的響起,身著婚紗的尚翎雪走了出來。

新娘永遠是最美的,這個如仙子落入凡塵般的女孩讓所有人都驚為天人,縱然她身邊的陳敏也是個美女,但此刻卻已成了透明的一般。

因為尚衛國並未出席這婚禮,只好由陳敏這個伴娘牽著新娘的手交到卡斯蒂安手中,她們在紅毯走著,卡斯蒂安興奮地等待著,只要完成這個毫無意義的儀式,他就能得到這個女人。

尚翎雪和他並排站在了牧師面前,她低著頭,未曾看過這個男人一眼。

誓詞的宣讀開始了,卡斯蒂安很快說出了那句「我願意」。

接下來就是牧師宣讀新娘的誓詞,尚翎雪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她回頭看了一眼樓頂的入口,除了兩個保安和一扇緊閉的大門什麼都沒有。

絕望的感覺襲來,為了遵守和父親的約定,她很快就要說出那三個她並不願意說的字。

一旁的陳敏眼見牧師快要把誓詞念完,急得如熱鍋的螞蟻,心裡低罵:「那個姓王的傻瓜,跑哪兒去了!」

和藹的老牧師終於拋出了那個問題,卡斯蒂安已經潤了潤喉嚨準備吻新娘了。

尚翎雪猶豫著,她剛要開口回答,突然,有許多人同時聽到了一句髒話:「我X你二大爺!!!!!」

沉默,降臨了會場……

不得不說,王詡這人縱然英語不是非常好,但如果你讓他用英語罵人,他絕對是個高手,因此,以那句髒話的英文版,他肯定能說出來……

「我反對!!!」又是這個聲音……

這聲音來自風中,就像神的旨意從天傳來,許多人都難以置信的樣子,難道帝也反對這婚事?而且帝還罵人了?

尚翎雪笑了,眼淚奪眶而出,因為她知道,那個傻瓜來了。

「在那兒!他在那兒!」賓客有個眼尖的傢伙先看見了王詡,立刻指著他高呼了起來。

「那是什麼?貓王嗎?」

「!我的帝!我想我要暈倒了。」幾位洋大媽想著真該吃幾片心臟病藥片再來的。

卡斯蒂安也看到了王詡,他看著尚翎雪喜極而泣的表情,知道事情要遭,紳士風度蕩然無存,他立刻抓住牧師的肩膀大吼:「繼續主持婚禮!嘿!你愣著幹什麼呢!」

那老牧師和藹的臉竟閃過一絲殺機:「放手……」他的眼神如北風一般冰冷,瞬間釋放出卡斯蒂安前所未見的威壓,嚇得他立刻縮回了手,在那一刻,他彷彿看見了魔鬼……

在卡斯蒂安被嚇傻的瞬間,那牧師又變成了原來那個和藹的老頭,好像剛才的事情根本沒有發生,旁人因為王詡的到來注意力被吸引,也未注意到這裡。

「身為牧師,只要有人反對婚禮,我就必須聽聽他的理由。」和藹的老牧師還不忘跟卡斯蒂安解釋一下,其實就憑他剛才的殺氣,已經不用多說廢話了……

王詡從天落下,直接把耶穌的雕像給撞歪了,還踩在這位能夠原地復活的仁兄臉脫掉了降落傘。

他的貓王打扮非常滑稽,但尚翎雪也沒功夫去笑他,她激動地走前,臉帶著最幸福的笑容,但淚水不停掉下來,「王詡……」她好像有千言萬語要說,但此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

不過王詡也沒給她這個機會,他從褲袋裡掏出他那塊破手帕,拉住尚翎雪的手,往手心一拍:「你!閉嘴,給我站到一邊去!待會兒我再跟你談。」

他語氣霸道,好像是在下命令,話也不是那麼客氣。陳敏見尚翎雪被欺負,當即就火了,她的功夫了得,一般像王詡這種身板兒,揍他十個八個跟玩兒似的,此刻她就想前教訓他一頓。

不過尚翎雪拉住了她的胳膊,陳敏回頭一看,這位大小姐居然拿著王詡那塊髒兮兮的破手帕在擦眼淚,笑得跟花痴一樣,差點被她氣死。

「你敢綁架老子的女人?」王詡走到卡斯蒂安面前,逼視著他的眼睛。

「你……你胡說!什麼綁架!保安!快把這人給我轟出去!保安!該死!你們都去哪兒了!」卡斯蒂安回頭看著唯一的入口處。

那兩個保安已經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一臉頹廢,穿西裝不戴領帶的邋遢傢伙和一個面無表情的年輕人。

「你不用喊了,樓下那十幾個也來不了了。」終結者亞洲版非常酷地說出了這句要命的台詞。

貓爺在那裡低聲像念緊箍咒一樣不斷念叨著:「這小子長得比我還帥……毀容……這小子長得比我還帥……毀容……」

在場的賓客現在都不敢輕舉妄動,他們也無暇亂動,因為誰都知道,此刻正有一出好戲在眼前演。

「什麼老子的女人,這小子到底說什麼啊……」陳敏似乎對王詡大男子主義的發言極其不滿,但她看了眼尚翎雪,卻發現這位又在那裡花痴般念叨著:「老子的女人……」然後是一臉幸福的表情。如果陳敏聽過貓爺的言論,她應該也會同意戀愛中的女人毫無理智可言。

卡斯蒂安還不放棄:「這裡是私人婚宴,請你出去。」

王詡就像看白痴一樣看著他:「你居然還敢大聲跟我說話……你這是自尋死路……」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婚禮

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