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見家長

第四十章 見家長

王詡他們在第二天就回國了,陳敏在機場鄭重警告了王詡不要欺負自己的翎雪妹妹,回應她的只有一個字:「切……」

當他們乘坐的飛機降落在市,已經是二月十六日的下午了,他們絲毫不知,這座城市此時已是暗流洶湧。

王詡下了飛機馬不停蹄地就去拜會自己的未來岳父,至少他自己認為是未來岳父……

有那麼四句話來形容男人心中理想的妻子:家中財產過億,美貌天下第一,賢惠溫柔性感,岳父癌症晚期。

這四句充分表達出,現在的年輕人其實是非常恐懼去見女方家長的,王詡自然也是其中一員,但他就算不自在也得去見見,因為他心中的疑問實在太多。

他是第一次到尚翎雪家裡作客,心情十分緊張,他局促不安地坐在沙發喝著茶,等待著岳父大人的大駕光臨。

尚衛國走進客廳的時候,王詡就更緊張了,這位岳父大人一本正經的樣子,令他想起了那位平等王老哥,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個男人面前,王詡就算是個植物人,他也是個全身痞相的植物人……

「恩……伯父……」王詡站起來,手腳怎麼擺也覺得不自在,他剛叫出了伯父兩個字,對方就打斷了他。

「王詡對嗎?我就開門見山,我希望你可以離開我的女兒。」尚衛國說著就坐到了王詡對面,他的一舉一動依然保持這軍人的作風,雷厲風行,卻又穩如泰山。

王詡的臉沉了下來,既然您老不給面子,我也不需要再擺出一副討好的傻樣了:「我能問問原因嗎?」

「當然是出於她的安全考慮,你做的事情太危險,很有可能會牽連到家人,而且我不認為你有能力保護我女兒。即使有,我也不願冒這個險。」

這短短的幾句話就把王詡說得無言以對,他沉思了片刻:「你也是這樣說服翎雪嫁人的?」

尚衛國冷哼了一聲:「這點你應該負責,因為我只想讓我的女兒遠離你,讓你死心,就算她過得不幸福,至少不會讓我白髮人送黑髮人。但沒想到的是,她對你這個小混混居然死心塌地,所以我提出了條件,只要你有辦法讓她結不成婚,我就不再逼她。」

王詡的臉色越發難看:「那麼你現在一定很生氣,因為你萬萬沒有想到,我這個普通的混混竟真能趕到拉斯維加斯阻止她結婚。」

尚衛國顯然是被說中了,眼神如刀鋒般寒冷:「事到如今,你確實有得意的資本,竟然還瞞天過海把卡斯蒂安給殺了,一個二十多歲身體健康的年輕人會突發心臟病?我看這是你和你那些朋乾的好事?」

「我說他不是被『人』殺死的,你會信嗎?」

「哼……我信不信不是重點,我只是不希望我的女兒有一天也這樣死去!」

王詡沒有再解釋什麼,這世界最難改變的東西就是別人心裡的想法,很多時候,就算你說破嘴也是無濟於事的。

「不用多說了,這個價錢我想應該可以了?」尚衛國拿出支票簿寫了起來,那張紙出現了好多零,真的好多……

王詡也不是笨人,對方的意思他當然明白。

尚衛國把支票寫完,放在了王詡面前的茶几,「不再見我女兒,這些錢就是你的。」

此時附耳在門外偷聽的尚翎雪已經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很怕,就在這一刻,如果王詡收下了支票,他們就完了,永遠的完了。

王詡拿起了支票,尚衛國冷笑:「這才是聰明人。」但王詡看了一眼以後說道:「你知道這樣一張紙可以用來做什麼嗎?」這問題好像很傻,這麼大一筆錢,想做什麼不行?但他接下來半句實在很強大:「你可以用它擦你的……」

尚翎雪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趕緊捂住自己的嘴。

尚衛國頭青筋暴起,兩眼死死盯住王詡,他們倆初次見面就劍拔弩張,基本把最難聽的話全都說了個遍,雙方都觸碰了對方的底線,已經不存在撕破臉的可能了,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沒給對方什麼面子。

「你知不知道,你這個人的態度,對自己以及我女兒的生命都很不負責?」

「你知不知道,包辦婚姻那是舊社會的事情了?」

他們雙雙站了起來,大眼瞪小眼,將以眼殺人的本領發揮到了極致,但對方好像絲毫不為所動。

「就算你是個普通人,我也不會讓女兒和你這種痞子交往!」

「這話我以後會當笑話跟你外孫講的……」

「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可以讓你從這個世界消失……」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讓你從這個世界消失……」

這對話已經進入了最糟糕也最無意義的情況,那就是互相恐嚇。

「你們都坐下!有話好好說!」尚翎雪推開了門,她覺得自己再不進來打圓場,這兩位可能就要打起來了。王詡和尚衛國同時哼了一聲,又重新坐了下來。

「小雪你看看,你找的這人是個什麼樣子!以我女兒的條件,什麼人找不到,非要去找這麼個沒教養的危險份子嗎?!」

王詡非常囂張地翹起了二郎腿,然後活動了兩下脖子和手腕,把骨節弄得劈啪作響,他這是用行動來示威,潛台詞是:老子真正沒教養的樣子你還沒見過呢。

尚翎雪看了一眼王詡,挺胸抬頭對她父親說道:「我知道,他課愛睡覺,考試愛作弊,老是吹牛,有時又傻傻的,不但好色,而且有色心沒色膽,身無分文,父母雙亡,除了學校只能住酒,以前還在賭場里工作過,這些我全都知道。」

王詡差點摔倒在地,他心裡凄呼:這算什麼……你這麼客觀準確地把我這個人完全形容了一遍,不會是想借坡下驢把我給甩了?

「我還知道,和他在一起很危險,可能連生命都會有危險。」

尚衛國看了王詡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說,「你小子覺得自己還有希望嗎?」

「但是我一點都不在乎!」她說完了,然後頭也不回走了出去。

這個但是的威力實在太大,瞬間讓王詡起死回生,而尚衛國啞口無言。

「哈!哈!哈!」王詡大笑三聲站了起來,拍了拍老尚的肩膀:「爸,不早了,今天我先回去了,不用留我吃飯了。」

「誰是你爸!」尚衛國順勢暴起,他的忍耐到了極限,準備把王詡揍一頓再說。

王詡的語氣和表情確實非常欠扁,所以他做完以後逃得也非常快。

他春風得意地回到了黑貓酒,反正和岳父的關係已經鬧翻了,他也無所謂了,他又不是和這個老男人談戀愛,鬧翻就鬧翻唄。

王詡如是想著,推門走了進去,誰知他一進黑貓酒就被嚇得退了出去,他搖了搖頭,揉了揉眼睛,再次推門走了進去,看到眼前的場景,低罵了一句髒話……

五分鐘后,王詡坐在了台邊:「這是搞什麼……非法集會嗎?」

貓爺幹了一杯:「召魔陣現在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而且姜儒和宋帝王那老狐狸突然一起出現了,還把召魔陣的日期也曝光了出來,我聽說以後,立刻設法去找『那個人』確認了一下,根據他提供的情報,日子的確沒錯,決戰……就在明天。」

「那地點呢?」

「自然是在市,這一切早在六年前就開始了,使心臟衰竭的靈體病毒實驗一直都是在這裡進行,市的人口密度是最高的,十萬生祭很快就能產生。」

「所以……這些人全是來幫忙的?」

「這只是很少一部分,全國的戰力都在往這裡趕,到時會來這裡的狩鬼者人數可能會超過兩千,這還不包括那些立場不明顯的邊緣人。就連十殿閻王……也將全部集結。」

「這是要打仗啊……那個默嶺到底有多厲害啊……」

「陰陽界的三大勢力之一,五個堂主應該個個都是怪物,這我切身領教過,其麾下還有三萬鬼魂,全部都是具有靈能力的鬼魂,起碼有一半以擁有靈體合一的。」

「喂……我們不如再去一次美國,過個十年八年再回來如何……」

「你就不要再吐槽了,他們最初不可能有那麼多兵力,能夠有一成兵力穿過轉界門已經不錯了,但如果召魔陣完成,我們要面對的,就不止是默嶺那種程度的對手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見家長

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