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附身之謎

第十一章 附身之謎

王詡突然在座位坐正,兩眼目光灼灼,把張老教授嚇了一跳,旁邊的尚翎雪答題已經進入了最後階段,似乎十分專註,雖然察覺到了王詡的異動,但只是微皺秀眉,繼續做題。。

張老教授一臉寒霜,對著王詡說道:「同學,睡醒了?」

「嗯,醒了。」王詡回答的心不在焉,他腦中此時全是剛才靠短時間強記下的齊冰的考卷答案。

「哼,這個考場也是給你打瞌睡的地方!要睡回家睡去!」張老教授隨即就要去拿王詡的考卷取消他的考試資格,結果他剛剛伸出的手又被嚇得縮了回來。

只見王詡一敲桌子,一支鋼筆凌空彈起,他在空中單手抓住轉了兩圈,如同雜耍一般,這動作之瀟洒,神情之猥瑣,絕對有星爺當年九品芝麻官的神韻。

他這手搖色子的起手式把張教授看得呆在當場,等老張回過神來卻見王詡已經是奮筆疾,十來道填空題已經寫滿,他的筆如打字機般在紙一路橫掃,所過之處儘是正確答案……張老教授只好鬱悶地回到了講台喝口茶降降火。他一口茶沒咽下去就看到了桌齊冰的試卷,於是邊喝茶邊翻了起來,結果嗆個半死,差點兒就去見了馬克思。

離考試結束還有二十分鐘的時候尚翎雪全班第二個交了卷,張老教授叫住她問道:「同學,這第一張卷子是什麼時候交來的?」尚翎雪被問得有點兒奇怪,但還是禮貌的回答:「應該是考試開始一個多小時的時候,當時您不是還跟他說了話嗎?」

張老教授撓撓頭「哦」了一聲,然後又壓低了聲音問:「坐在你旁邊那個男生你認識嗎?」

尚翎雪一聽一個激靈:「我……我不認識……」說完逃也似的出了教室。於是張教授看著她的背影基本已經確定了王詡是流氓這個事實了。

尚翎雪剛走到門口,就聽到後面講台「啪"的一聲,她回頭一看,竟然是王詡交卷了!這個跟蹤狂考試開始就趴著睡覺,醒了以後只用了一個小時不到就交卷了!尚翎雪心中此時產生了一個可怕地想法:這個跟蹤狂根本不是來考試的,他是在跟蹤我!因為我要離開所以他現在已經沒必要再待下去了。

而王詡此時正是意氣風發,得意至極,其實把這些卷子填滿並不要花三小時,當然是在去除「思考」這個必要過程的前提下,他有齊冰的答案墊底,論述題里改一下表述方式,再湊一些別人的理論進去,飛也似得就把這卷子做完了,當然做完了他基本也就忘完了,現在讓他再做一遍應該還是白卷……

所以對王詡來說這卷子也沒有必要進行什麼檢查,根本就是浪費生命,於是他把檔案夾往老張桌一拍就走,氣得老張直吹鬍子。王詡走出教室看見在他前面不遠處落荒而逃的尚翎雪,突然朝她喊道:「尚翎雪,你等等,我有話跟你說。」

尚翎雪身形一滯,彷彿下了極大的決心,也不知是因為心中的恐懼,總之她確是停了下來。

「你……你怎麼知道我名字。」她似乎都不敢大聲說話,怯懦地看著王詡,聲音有些顫抖。

她就站在走廊的那一頭,陽光灑在肩頭,低頭拉著自己的衣角,臉頰緋紅,氣喘吁吁,胸口起伏著,那模樣就像一個含羞的仙子般讓人心馳神往。這一幕深深刻在了王詡的腦海里,一直到多年以後都是那樣清晰。

王詡一步步地靠近,尚翎雪越發緊張起來,這個跟蹤狂連自己的名字都知道,讓她越發害怕。

「我就幾句話,說完就走。」王詡走到她的面前不足一米處停下,看著尚翎雪的眼睛,而對方把臉埋得越發深了。這場面如果有第三個人看見,百分之兩百會以為這個男生要進行一番深情告白。

結果王詡卻說出了這樣的話:「首先,我不是跟蹤狂,考試時看你是想作弊,當然這種小事現在也沒必要計較了。其次,雖然你有被人跟蹤的價值,但是保鏢太多,下手有難度,不是人人都敢跟的,所以希望你下次不要再冤枉好人。最後透露一點內幕算是個小禮物來化解我們的誤會,你這次考得不錯,能排全班第二。」

說罷他就揚長而去,留下美女一個人在那裡呆了半晌。

尚翎雪回到學校外的時候還在想著王詡的話,他的保鏢陳遠見到小姐神色有異就前問道:「小姐,怎麼回事?我剛才看到了一個星期前跟蹤你的那個小子從這裡經過,是不是他欺負你?他要敢動你一根頭髮,陳伯伯幫你去拆了他骨頭!」陳遠是退伍軍人,以前和尚翎雪的父親一同當過兵,自己的女兒在國外讀,所以他一直把這個小姐當做自己另一個女兒,看不得她受一點兒委屈。

「不是……次大概真的是我們誤會他了,他並不是跟蹤狂,只不過……」尚翎雪說道這裡停了一下,「算了,陳伯伯你開車,我餓了,先去哪裡吃飯。」

當尚翎雪坐在保鏢陳伯伯駕駛的豪華林肯里吹著空調的時候,王詡騎著輛破自行車在正午的烈日下穿行著,他此時心裡覺得非常奇怪,本來他只想跟那女人說一句自己不是跟蹤狂而已,但當他看到尚翎雪站在面前的樣子時,就不知不覺得說了些多餘的話,而且感覺說了以後心裡莫名的暗爽。其實說白了王詡的行為很好解釋,就是在自己喜歡的女生面前耍帥了一把,只不過他自己沒有戀愛經歷所以在那裡困擾著。

王詡回到事務所的時候,貓爺坐在電扇前吃著冰棍,他的那件破爛休閑西裝被扔在了沙發,他敞開著襯衫領口撩起袖子還是大汗淋漓。

「我說你這裡是不是該裝個空調了?還有,你就窮到這種地步了嗎?十年前已經是雪糕的時代了!」王詡幾乎是倒在了沙發,拿起桌的水猛灌。

貓爺完全無視了他的吐槽,而是眼神很認真的凝視了他幾秒,然後冷不丁冒出一句:「是初戀啊,真好呢……」

「噗……」王詡喝下的一杯水一半噴了出去一半進了肺里,他咳得眼淚都出來了終於才緩過氣來:「你……你……咳咳……你絕對不是人,你到底是怎麼乾的!我自己都不確定的事情你能也知道?!」

「啊……初戀和失戀這種事情呢……就像浮在可樂的冰一樣難以掩飾呢……」

「喂……類似的台詞出現過,這種事情也只是對你來說才是!你這個角色的設定到底是幹什麼的?玩死我才算完嗎?喂!」

貓爺繼續無視了王詡,咬碎一截冰棍問道:「考試怎麼樣了?不會是光顧著妞沒及格?」

「你像神一樣,自己掐指一算就知道了?有必要問我嗎?」

貓爺依舊有氣無力地發表了可怕地言論:「哎……青春期的少年就是麻煩呢,因為談了戀愛就覺得打工啊老闆啊之類的都無所謂了,居然對老闆兼債主用這種口氣說話,看來已經做好死得覺悟了……」

十分鐘后,王詡非常認真詳細地彙報了午作弊的全過程,並請示領導的意見。

結果貓爺聽完了以後眉頭深鎖:「附身這件事,理論來說,活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呢……除非你是鬼……」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附身之謎

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