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死亡

第四十四章 死亡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何方神聖,但我勸你別淌這灘渾水。dushu001.com.」鍾清揚知道與陸坤為敵對他沒什麼好處,所以他使出了一個比較低級的手段,那就是警告,說得再明白一點那就是恐嚇,只不過對方既然來了,自然是不會吃他這一套的。

「誰理你……」陸坤的瞳孔驟變成青藍色,周圍的空氣瞬間降溫,方圓千米在短短數十秒內變得如南極一般寒冷。

「這是什麼呀……這傢伙到底是誰啊……」王詡被凍得在那裡直跳,他身邊的姜儒卻一動不動,眼神閃爍不定。

姜儒心中的疑惑遠比在場任何人都要更盛:「壓迫感消失了,從這裡開始的未來和我看見的不一樣……難道能夠改寫命運的人不是鳳仙,而是這個陸坤?!」

王詡不知道他心裡那些想法,他以為姜儒什麼都知道,所以又問了一遍:「喂,這傢伙到底是誰啊!」

姜儒道:「我不知道,他的出現改變了未來,本來你會被尚翎雪殺死,最後她發動召魔陣,但現在,我也不知道會怎麼樣了。」

王詡聽了一驚:「你說什麼!我會被……」

他話還未說完就瞪大了眼睛僵在那裡,因為他看見了尚翎雪,紅羽正背著她從地的一條小巷飛速逼近。

鍾清揚早就在等這一刻了,他比王詡更早發現紅羽的身影,此刻他大笑了起來,那得意的樣子彷彿已經勝券在握。

「靈念轉世!ū-tr-itk!」鍾清揚突然大吼出了這八個音,然後在那裡低聲快速地念著咒文,似乎是某種佛經,反正王詡既不懂梵文,也沒有心情去研究這傢伙在幹什麼,他立刻朝著紅羽沖了過去,想要救下尚翎雪。

余安一聽到鍾清揚的大吼立刻神色陡變,他朝著陸坤大喊:「快阻止他!不能讓他念完!」

陸坤眼中的光芒更盛,「我儘力而為!」

溫度再一次明顯降低,彷彿連呼出的氣體都會瞬間凍成固體一般,靈體合一較弱的狩鬼者已經無法靠近這主戰場的中心地帶了,而那些集中在一起的鬼魂彷彿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將要降臨,一時間哀號遍野。

「煉獄灼魂!」陸坤低喝一聲,他的瞳孔再次變幻,成為了火一般的紅色,以鍾清揚為中心的區域突然間升騰起一片白霧,就好像有一顆既無形也無聲的炸彈爆炸了。

水雲孤此刻已經回到了這裡,他可以看破這招的原理,心中驚得無以復加,幾乎在白霧出現前的剎那間他就運起靈力暴喝起來:「閻羅王有令,除了十殿閻王以外!所有狩鬼者速速遠離!」

他的這一聲起了不小的作用,除了姜儒、王詡和少數人還留在附近以外,其他狩鬼者都明白這句話的意義,如果他們不走,那就死定了!

所以在白霧擴散開之前,狩鬼者們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撤離了,而那些默嶺的鬼魂們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幾乎就在一瞬間,這招「煉獄灼魂」把默嶺的兵力變成了十位數。

「還沒解決嗎……」陸坤看著那白霧的中心,瞳孔再次變色,這次是黑色,「看來不用些禁招秒殺不了你啊……」

時空開始扭曲,整個世界好像沉入了海底,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動作變慢了,而且眼前的景色變得模糊起來。

「停手!」貓爺的聲音傳來,「已經晚了,不要再這樣了!」

陸坤停止了招式,他回頭看著貓爺:「你們狩鬼者的這些法術之類我不太懂,你是說,他的咒語已經念完生效了?」

貓爺點頭,他和武叔還有齊冰剛剛趕到,就看到了白霧爆開的一幕,跟著他們一起前來的狩鬼者只得留在了遠處,而貓爺用冥動最先到達了這裡,阻止了陸坤的施為。

他湊到陸坤耳邊:「你和文森特他們的交情我不是很清楚,但你如果用了剛才那招,肯定會惹來麻煩?」

陸坤笑著聳肩:「哼……這麼說來,他們把『平衡』和『不可侵領域』的規則都告訴你了?」

貓爺道:「不,只是我自己猜到了十之而已。」

一旁的余安可沒有他們那麼好的興緻閑聊,他知道,當鍾清揚硬挺過陸坤的攻擊念完咒文時,事情已超出所有人的控制了。

倒在遠處樓頂的姜儒朝著王詡大喊:「不要過去!王詡!」

王詡只當是沒有聽見,他攔在了紅羽面前,斬釘截鐵地吐出了一句:「放開她!」

紅羽戴著面具,看不出她此刻的表情,但她竟真的把背著的尚翎雪放了下來,後者此時長發遮面,整張臉都在陰影中,而且她好像脫離了昏迷,自己站在了那裡。

「翎雪,快過來,那裡很危險!」王詡說著就走前要去拉她。

尚翎雪抬起了頭,她居然在笑,這笑容沒有絲毫的邪氣,就像是往常的她一樣,這美麗的笑容如春風拂面般讓人覺得很舒服。

「王詡,你好。」

王詡被這句說得一愣,他不知道為什麼在這樣的場景下,對方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默嶺的主人,至於名字嘛……以前沒有,現在,我叫尚翎雪。」她這樣說著,浮到了空中。

月光下,她微微翹起的嘴角和那天使般的容貌讓人心醉,就好像無聲地照耀著大地的不是月亮,而是她。

「這到底……」王詡震驚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他絲毫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屬下鍾清揚,參見主!」鍾清揚此刻的模樣只能用凄慘來形容,全身紅腫,就像是蒸桑拿蒸出了事故,嘴角還掛著一絲鮮血。

紅羽和所有默嶺的鬼魂也都隨鍾清揚那樣單膝跪地,向尚翎雪表現出了絕對的臣服。

余安深深地嘆息:「原來如此……我全都明白了……能夠讓萬魔臣服的人,原來還有一個……」

水映遙低聲問道:「她的靈能力是什麼?還有靈體合一的程度怎麼樣?」

水雲孤的臉色從未如此凝重:「她和王詡一樣,什麼都看不出來……」

連貓爺也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一切:「老黃……你卧底的時候知道這事嗎……」

黃悠道:「廢話……這小姑娘的實力簡直就是第二個鬼王……我知道會不說嗎?」

尚翎雪開口了,她動聽的聲音此刻聽來竟使人不寒而慄:「各位,我長話短說,抵抗也沒有意義,你們所能做的,只有臣服,」她語氣平緩,好像在陳述一件事實,這種從容的態度讓在場的許多人似曾相識,根本就是那「另一個王詡」。

「你覺得這有可能嗎?」只有陸坤顯得毫不退縮,他的態度和剛才還是一樣,鬼擋殺鬼,佛擋殺佛。

「使用超能力的小哥,你好像很有自信啊,剛才那招在零下數十度的環境中引爆無形高溫的招數還真是不錯呢,可惜……我還不放在眼裡。」

「哼……那就試試。」陸坤依然沒有要讓步的意思。

「慢著!」王詡好不容易爬到了附近的一幢高樓頂層,他大喊:「這是怎麼回事?翎雪,你在幹什麼!」

「哦……又是你。」尚翎雪好像都懶得去記有這麼一個人存在:「我很好,從未這樣好過……接下來,就看我的心情了,我可以選擇殺光眼前所有人,然後讓這些不成器的部下朝凡人投放靈體病毒,然後發動召魔陣,一統人間界。

也可以自己親手殺完十萬人,完成召魔陣。或者……我可以殺光這世的所有人,反正這人間界也沒有什麼意思,充滿了骯髒和邪惡,不如就毀掉算了。」

「這大小姐可是認真的呢……這下不好辦了……」貓爺的表情雖然恢復了頹廢,但冷汗還是從鬢角流了下來。

「你……在說什麼……」王詡喘息著,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做夢,這些變化來得太快,他根本接受不了。

「哎……你這副樣子也好傻……」尚翎雪嘆息道,她說出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隨即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好像也被你變傻了……這可……不能饒恕!」

尚翎雪舉起了手,朝著王詡的方向一握,王詡的心臟立刻停止了跳動,他體會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靈魂被壓碎的感覺,他就這麼跪倒在地,最後臉朝下倒了下去,生命的跡象在這一秒間就完全消失了。

「王詡!」

「鬼谷子!」

許多人都在呼喚他的名字,但他已經什麼都聽不見了……

死亡的降臨似乎不需要任何的徵兆,它就是這麼突然出現,無情地帶走了生命,留下了悲傷。

尚翎雪還在微笑,此時此刻,這美麗的笑容依舊令人窒息,但並不是因為其美麗,而是因為她讓人感覺冰冷且殘酷。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死亡

3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