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跑龍套的

第一章 跑龍套的

「前兩天我做了一個夢……」王詡在事務所里喝著貓爺的劣質咖啡,和他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話。.

貓爺倒在沙發,一副累得只剩下半條命的樣子,他都懶得抬一下頭:「你這種宅男加處男,平時愛情動作片看得太多,無非就是做些春夢罷了,我看還是換個話題。」

王詡這次沒有吐槽,他很認真地說道:「不是不是,這個夢不一樣,在一片漆黑孤寂的環境中……我跪在一個大美女的面前,她問我認不認識她,我說不認識,後來我就莫名其妙哭了起來,然後她就開始笑,笑到最後她也開始哭。這夢太奇怪了,而且我醒來以後就不記得那美女的長相和聲音了,你說會不會是鬼身啊?」

「我看你應該去多看些愛情動作片……這樣就不會整天胡思亂想做怪夢了……」

「切……就知道問了你也是白問。」王詡把那杯咖啡一飲而盡,「對了,召魔陣事件都過去一個多月了,你怎麼還住在這裡?你和水映遙的二人世界呢?」

「我搬走了……你好順勢接手對不對?」

「那是啊!現在學校里都在傳,王詡這人住在一酒的地下室里,這說出去影響多不好,嚴重破壞了我在廣大群眾心目中的光輝形象!」

「你的意思是……學校里改傳,你住在一間酒的二樓,影響就會好一點……」

「恩……這個……我們是在討論你的問題,不要扯開話題!」

「哎……她正在對我逼婚,我不同意,然後她就不理我了……大概就是這麼個情況。」

「那你就和她去登記唄,這有房有車的美女向你逼婚,你還不樂意了?」

「所以說……現在的年輕人想事情就是太簡單……算了,懶得和你解釋。」

「切……我還懶得聽呢,學去。」

王詡到樓下酒收拾了幾件衣服,就去了學校,最近他有點百無聊賴的意思,自從召魔陣事件以後,他總覺得有些地方怪怪的,但又說不來,總之貓爺是再也沒有指派給他任何任務。

放完假以後的新學期,王詡依舊發揮著他一課就能睡著的神奇本領,下課鈴聲彷彿就是他的鬧鐘,考試的時候因為有齊冰的幫助,這傢伙是基本不可能掛科的,所以他的大學生活基本就是,吃、睡、玩,當然最重要的是得抽時間研究一下手的兩本鬼穀道術,「伏魔篇」和「屠龍篇」。

起初王詡對「屠龍篇」這本是很有些幻想的,結果細一看,嘿!什麼楚留香的輕功,西門吹雪的劍,李尋歡的飛刀,陸小鳳的靈犀一指。這本里……全沒有……於是他的熱情就被澆滅了一大半。

其實鬼谷子留下的典籍都是非常神奇的靈物,比如伏魔篇就可以根據王詡的靈識成長程度自動讓他看懂部分內容,也就是說,當你的這門本領到了一定的水平,不需要翻譯古文字也能直接看懂接下來的內容。而屠龍篇也是這樣一個體系,只不過王詡的「武學」幾乎是無,所以整本他一個字都不明白。

當他好不容易翻譯了前面幾行內容,發現全是些關於什麼「養氣」的理論解釋以後,就乾脆把這竹卷扔在一邊不再問津了。按照他的原話:「養氣?要吸氧氣我去醫院吸好了!」

就這樣,又一本絕世的修鍊法門栽在了王詡的手裡,不知哪年才能重見天日……

關於修鍊鬼穀道術的事情暫且不表,話說這天他像往常一樣騎著輛破自行車來到了學校,突然被一位美女攔了下來。

她留著微紅的中短髮,眼睛就像貓兒一樣,靈動卻又帶幾分邪氣,不過她的眼神讓王詡有些不自在,彷彿能一眼看到你的心底,那種冷漠而又玩世不恭的眼神會讓他想起一個叫貓爺的討厭傢伙。

「你是一年級的王詡?」她的聲音高傲冰冷,好像在審問犯人,不過卻不會讓人覺得不禮貌。

王詡斜著眼看她,姿勢是一副隨時要騎車逃跑的樣子:「有何貴幹……」他一邊這麼問著,一邊在想哪裡得罪了眼前這個陌生人。

「你好,我是三年級的燕璃,你跟我來一下。」她這麼說完就跳到了王詡的自行車後面,冷冷說了一句:「前面左轉。」

「喂……我說同學……」

「叫學姐。」

「我說學姐……你突然之間的……到底想幹什麼呀……」

「你跟我來了就知道了。」

王詡好像在那裡定格了兩三秒,眼神非常邪惡,也不知腦子裡閃過了什麼念頭,總之兩三秒后他就不說話騎著車出發了。

當到達目的地的時候,王詡好像明白了,這裡是話劇社排練的舞台……

「我來介紹一下,這個是王詡,算他,人手就差不多了。」

「喂喂喂……什麼叫算他……你準備算誰啊……」王詡虛著眼看著眼前這群人。

「恭喜你!你現在就是話劇社的一員了!」一個戴眼鏡的傢伙湊了來,大學中往往有這樣一種人,這種傢伙還沒靠近你就能聞出他的一股味兒,學生會骨幹的氣味……

「哦~這位眼鏡兄我認識,學生會的花展雲同學。」王詡還真就記起了這麼個傢伙,因為這傢伙還真是個很熱心而且很惹眼的獃子,「不過呢……熟歸熟,這個話劇社,我好像沒說過要加入?」

燕璃隨手就從口袋裡拿出一本小的筆記本:「根據我的情報,你入校半年了還未加入任何社團,事實也沒有社團要你,所以你沒有拒絕的理由。」

「老子拒絕別人還需要理由……」王詡正要開始發表歪理邪說,卻見迎面走來個熟人。

齊冰還是綳著一張臉:「王詡,借一步說話。」

王詡看到齊冰在這裡大吃一驚,差點叫出聲來,齊冰把他拉到一邊,低聲道:「你最好還是答應,這裡有不少學生會的幹部,不太好得罪。」

「切……老子是超級英雄,難道怕這群小屁孩兒?」他說話不經大腦思考,其實人家比他還大個一兩歲。

「其實這個話劇社也很好混的,你只要跑跑龍套,負責拉背景和製作道具就可以了,相當於一個打雜的,而且還能和學生會搞好關係得不少好處。」

「嗯?不對啊……」王詡用異樣的眼神看著齊冰:「你不像這種人啊……你是有別的原因才出現在這裡的?」

「齊冰,別忘了中午一起吃飯啊,我先走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傳來,王詡一眼就看見了不遠處正在往外走的喻馨,這女人在學校就扮作清純可愛的小蘿莉,弄得不少公子少爺茶飯不思的,又有誰知道她本質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類型……這種演技派不來話劇社還真是十分可惜。

「你……」王詡的眼神猥瑣到了極點,他剛說出一個字齊冰就打斷了他。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齊冰的臉布滿陰影,居高臨下地凝視著王詡,「這個社團我一個人待下去可能會發瘋,你一定要來幫我!」

王詡嘴角干抽:「我……我明白了,我加入就是……」

這下事情就清楚了,齊冰這傢伙也是身不由己,他只是在一個不太合適他的群體中尋找一個同伴而已。

王詡回到燕璃那裡:「學姐,我考慮了一下,決定還是加入。」

燕璃立刻拿出小本子寫了起來:「很好,那麼你就算是話劇社成員了,等會兒我會把你的名字記在成員名冊。對了,一年級的學生一般是不能擔任重要角色的,最多扮演一些怪獸或者馬之類的跑跑龍套,還要負責道具,換布景等等,比較辛苦,你要有思想準備。」

「啊……啊……我知道了。」王詡基本也知道所謂「缺人手」不過是缺幾個苦力罷了,主角早就被你們這幫傢伙給私下瓜分了,哪兒有我的份兒?

當然王詡也不喜歡拋頭露面的,他既嫌麻煩,又討厭認真做事,擔任主要角色明顯不適合,跑龍套的確很適合他,因為宅男一般都比較低調……

「對了,學校文化節的演出,我們準備叫尚翎雪來幫忙演女主角,你有沒有什麼問題?」燕璃突然這樣問道,全場瞬間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頭的事情回頭看著這裡,齊冰的額頭已經透出了細密的汗珠。

「啊?誰啊?」王詡一臉的莫名其妙:「你說的人我不認識,還有啊……難道誰擔任女主角需要經過我同意?」

燕璃盯著他的眼睛看了幾秒,然後繼續低頭在她的小本子寫著什麼:「我明白了,那麼就這樣,你今天不用幹什麼,認識一下社團的其他同學就行。」她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其實學校里早就有了傳言,根據種種跡象,校花尚翎雪同學終於把王詡這個小角色給甩了,兩人現在已經形同陌路,當然了,就算學校里的男生們聚集起來開個派對什麼的,也絕不會讓半句話傳進王詡這個當事人的耳朵里。

時間這東西就是這麼奇妙,王詡在翔翼這樣的學校里終究還是個不起眼的小角色,所以傳言出現后僅僅半個月,人們就把他給忘了,現在翔翼的焦點是校花的下一任男是誰,如果不是燕璃今天問了這個問題,根本不會有人去提王詡和尚翎雪的事情。

一旁的齊冰卻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抓鬼都沒這麼刺激,萬一王詡得知自己的記憶被抹掉,那這個瘋子會幹出什麼來可就難說了……

周圍的人都在竊竊私語著:「哎,可憐啊,假裝不認識對方嗎?」

「沒辦法呢,或許忘記對他來說比較容易接受。」

「連我都有點同情他了呢……」

王詡站在那裡愣了幾秒,隨即「切」了一聲,揚長而去,他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跑龍套的

3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