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燕璃的筆記

第二章 燕璃的筆記

召魔陣事件以後姜儒就一直不與任何一個人聯繫,包括女和家人,因為他需要時間,需要時間來重新審視自己,理清眼前的一切。.

而這一天,有一個久違的訪客敲響了他的家門。

「開門,我知道你在裡面。」

姜儒早就知道了來者是誰,他無奈地來到門口打開了門:「我以為我們的交易已經結束了。」

鳳仙還是一臉淡然的表情:「不,我還欠你的,改寫命運的人不是我,我沒有完成你的要求。」

姜儒嘆息了一聲:「進來說。」

鳳仙坐下以後,姜儒似乎也沒有要茶招待他的意思,而是開始說些對方不是很愛聽的話:「我最近想了很多,更多地明白了一些事情,所以要給你一個忠告,那就是不要嘗試去改變未來。」

「你果然知道些什麼……」鳳仙盯著姜儒的眼睛沉聲道。

「其實你今天要來問的問題我也知道,但我不能告訴你,而且,即使我告訴你,最終你也不會得到你想要的。」

鳳仙不說話,想了一會兒又道:「那你和我的交易怎麼解釋?你已經告訴了我會在哪個準確的時間和地點與她重逢,現在卻又不肯告訴我最後會發生什麼?」

「就連時間和地點我也不該告訴你的……」姜儒低頭若有所思道:「我這麼解釋,直接透露未來,我就會在未來與現實重合的時候遭到巨大的反噬,只有以預言的形式表達出來才能夠減弱甚至避免這影響,至於你和她的未來,如果我告訴了你,你一定會去嘗試改變,到時候你一定會後悔。」

「那個鬼谷子沒有死,而且召魔陣也沒有發動。這不正可以證明你改寫未來成功了嗎?」

姜儒苦笑:「不,你沒有明白,我只是試圖去改寫而已,但我沒有成功,我失敗了,你沒有攔下紅羽,從這個時間點開始,我就已經失敗了,接下去尚翎雪殺死王詡,發動召魔陣,這就是結果,沒有任何改變。

反而陸坤的出現是一個變數,但在這個變數對未來產生影響之前,另一個人站出來了,那就是王詡,他才是真正改寫命運的人。正因為王詡在最後時刻使出了自己的主宰能力,所以他沒死,未來變了,他制止了尚翎雪,一切都是他改變的。」

鳳仙仍舊不解道:「不管改變未來的是你還是他,事實確實是成功了,那為什麼我不行?」

姜儒的頭低了下去:「代價,改變未來的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鳳仙好像明白了什麼,表情突然陡變,姜儒接下去說道:「王詡他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我們從這個世界的客觀未來審視整件事,或許會覺得一切都朝好的方向發展了,鬼魂沒有侵佔世界,也沒有大規模的人類死亡。

但我們如果從王詡一個人的主觀未來審視整件事,就大大不同了。原本的未來是,他會被自己心愛的人殺死,然後就結束了,屬於王詡的未來就此終結,他離開了這個世界。

而現在的未來,王詡依然活在這個世界,但他卻把尚翎雪完完全全忘卻了!你認為……這對他來說,是幸運還是不幸?」

鳳仙靠在椅背,冷汗浸濕了後背:「改變命運的代價……我明白了,這代價是針對個人的!」

姜儒道:「不錯,人類並不是一個共同的整體,而是無數的個體意識,因此對每個人來說,都有屬於自己的未來,改寫未來的代價,就是那個改寫者會付出更多,承受更多他所不願承受的。

比如一個人知道自己的朋會在某一天被車撞死,他救下了那個朋,那麼他付出的代價或許是這個朋會在某一天親手恩將仇報殺死他,或者就是這個朋會突然得癌症,在病痛的折磨下死去。

這就是……那些『神』對逆天者的懲罰,整個世界依舊會運轉,在旁人看來只是些微不足道的改變,但對當事人來說,這就是災難,是難以承受的痛苦。改變未來,也只會讓你把痛苦加倍……」

鳳仙沒有再說什麼,他站起身離開了,至少他這次提前了解了一件事情,就是他與「那個人」的重逢,或許……不會像他想象中那樣順利。

…………

「喂!王詡,你那是什麼表情!你這可是在舞台,正式演出的時候你難道就給觀眾看這種表情嗎?!」燕璃像訓小孩兒那樣教育著王詡。

不過王詡那張臉依舊彷彿寫著兩個字:不爽。

「你認為……一隻沼地怪獸應該是什麼表情……」

「你至少打起點精神,不要這麼無精打採的樣子。」燕璃仍舊沒有放棄。

「也就是說興高采烈地被人砍死……」王詡仍舊選擇吐槽。

「正式演出的時候會讓你穿道具服的,就不會很奇怪了。」

「你說的道具服是不是我今天早自己用硬紙板、塑料沫和不明的綠色粘液做成的那堆垃圾……」

燕璃的忍耐好像到極限了:「就算是垃圾,那也是你自己做的!」

「你畫的設計圖才是功不可沒……」

燕璃沉下臉,她好像突然顯得不是那麼生氣了,那雙貓兒一般的眼睛虛了起來,然後她伸手從衣口袋裡拿出了那本隨身攜帶的小本子,開始寫了起來。

「看……他把學姐惹生氣了。」

「這下他死定了。」

「快閃快閃,小心殃及池魚。」

周圍的人七嘴八舌地說著,王詡依舊相當囂張的樣子,本來他今天就不想來參與這所謂排練,因為他的台詞就是:「啊!」「哇!」「呃……」

說實話,從這台詞就能看出他演的這個沼澤怪獸亮相后不到一分鐘就會被幹掉,按照王詡的想法,演出的時候他直接披了衣服台吼兩聲就行了,排練就是浪費他的青春。

他就是這麼個人,雖然他每天乾的事情無非就是浪費青春,但被迫做些什麼的時候就會很不爽。

「那今天就到這裡,你先到後台幫忙,排練繼續。」燕璃說話的時候非常平靜,好像剛才沒有發生任何不愉快。

王詡聳了聳肩就走到了一邊去,他情願幫別人搬搬東西,也不願意去參與這種小孩過家家般的排練。

一隻手搭了他的肩膀,齊冰那面無表情的臉悄無聲息地出現了。

「幹嘛?」

「這下你完了……我也幫不了你。」

「你在說什麼啊?」

「燕璃把你的名字記下了……」

「那又怎麼樣?」

「凡是得罪了她,又被寫下名字的人……」齊冰把臉又湊近了幾分,看去布滿了陰影:「就會遭到她慘無人道的報復……」

王詡還是虛著眼一副完全無所謂的樣子:「你不會是想說,她手裡那本就是傳說中把名字和死法寫去,就會莫名其妙死人的強力筆記本……」

齊冰臉陰影更盛:「她的那本更可怕……你很快就會明白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燕璃的筆記

3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