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催眠以後……

第五章 催眠以後……

催眠,利用暗示和誘導的手段,引起人的一種類似睡眠卻又非睡眠的狀態。.k.

在這種狀態下人會出現意識恍惚,失去自主判斷和自主意願行動的能力,由於大腦皮層的不完全抑制,各種感覺知覺都會發生歪曲或喪失,被催眠者會完全按照催眠師的暗示和指示去行動。

燕璃就是一個出色的催眠師,主修心理學的她對這種技術具有非常高的天份。只需要一些藥物的輔助,她就可以將王詡這樣的傢伙於鼓掌之間,當然了,那是她眼中的王詡……

她的整人計劃已經成型,她要將王詡那些不可告人的全部深挖出來,然後用這些作為籌碼,進一步對王詡進行精神的折磨。

作為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女人,而且是個很有能力的美女,像王詡這樣敢於當面給她難堪,完全不買她賬的人是絕對無法饒恕的,所以燕璃絕不會手軟,只需要選個恰當的時機,她就能將筆記本的這個名字變為自己的一個玩偶。

王詡這幾天也一直有不祥的預感,或許有靈識的人直覺都比較靈敏一點,他越來越覺得燕璃這女人看他的眼神十分危險。王詡不是一個會坐以待斃的人,他想到的辦法就是去問問整人的老祖宗——貓爺。

他想要從這個腹黑到極點的傢伙身問出些心得來,從而做到有備無患。

王詡來到了黑貓酒門口,卻見貓爺從旁邊的小巷裡走出來,他立刻前問道:「嘿!去哪兒啊?」

貓爺一副無精打採的模樣,似乎都懶得理他,「我這幾天很忙,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不要來煩我。」

「你能忙些什麼……搞恐怖活動啊?」

「最近天天跑車行,還去聯繫了幾個搞機械和搞走私的朋,哎……總之我也墮落了,原來我還有那麼一點點熱血可以燃燒來的。」

王詡不知道賽車的事情,所以只是習慣性的吐槽:「你難道想要運些零件到內地,然後拼一輛坦克出來賣掉……」

貓爺根本不理他,直接了車:「這幾天沒準要通宵作業,不要打我手機,出大事了你就找武叔,我走了。」

王詡看著那輛破本田絕塵而去,心裡涼了半截:「難道這是天意……」

…………

第二天,王詡像往常一樣在學校里廝混著,到了話劇社的活動時間,他依舊懷著壓抑的心情去了。

燕璃今天的心情好像很不錯,她不是一個愛笑的女生,但這天她卻時不時露出笑容,這在旁人看來美麗不可方物的笑容,在王詡看來就是三個字:有陰謀!

「王詡,等會兒活動結束了你留一下。」

「你想幹什麼!」王詡驚叫道,周圍的人都被他如此巨大的反應搞得莫名其妙。

燕璃顯得很平靜:「你今天負責收拾和打掃,我只是提醒你一聲。」

「我……今天……不舒服……」王詡一句話分了三段,因為他邊說邊在想借口。

燕璃將雙手捧在胸前,她那雙貓兒般的眼睛滿是笑意:「哦?哪裡不舒服啊?要不要去學校的保健室看看?」

「不必了……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不舒服……」

周圍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頭的事情,連台排練了一半的人都停下了台詞回頭看著他,時間彷彿被定格了一般。

如果說雷人是一種罪,王詡這一句基本可以被直接判個死緩。

齊冰和喻馨拿手捂著臉,異口同聲地說了兩個字:「白痴……」

燕璃也著實沒有想到這傢伙無恥的程度竟然已至化境,一時也不知該說什麼,只得冷哼一聲走開。而她心裡對王詡此人下限的概念又瞬間被刷新了……

終於,當夕陽西下,紅霞漫天之時,話劇社的同學們一個接一個地離開了,王詡眼見時機成熟,也準備開溜,他掃視了劇場內兩圈,沒有發現燕璃的身影,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後台抄小路閃人。

誰知,他剛來到自己那老爺自行車的跟前,就看見燕璃坐在他的破車後邊修著指甲。

「作為社長,以及學生會的幹部,我一向都是很關心同學的,既然你不舒服,我看騎車也挺危險的,我走路送你回宿舍好了。」

王詡艱難地咽下一口口水,他沒有說謝謝,只是木訥地轉頭,任由燕璃跟在他的身邊走著。

此刻他心裡的確有一句話要說,那就是「算你狠……」

「根據高劍的說法,她用的都是合法手段,而且她的惡整都不是在的,所以應該不會有武力相向的可能性,再者,就算她想動武,也肯定不是我的對手。」王詡邊走邊如此想著,「這樣看來她似乎也沒什麼可怕的了。」

很明顯,王詡得出了一個錯誤的結論。

燕璃開始和王詡搭話,後者只好謹慎地與其交談著,王詡沒有沉默的理由,而且沉默其實是一種示弱的表現。

王詡根本不記得他們說了些什麼,他只記得,燕璃的聲音很柔和,很親切,漸漸變得不是那麼討厭了,心理的防備也不知在何時消失,短短几分鐘的交談,他已經被催眠了。

他和燕璃走進了一家咖啡館的包廂內,他表情木然地喝著咖啡,很明顯,他已經沒有什麼意識了,因為當燕璃把幾粒奇怪的小藥丸放進他面前的咖啡杯時,他依舊毫無反應。

那雙貓兒似的眼睛笑意更濃,她開始了對王詡的更深層催眠,「你現在在溫暖的熱水裡,你的身體很輕,很輕……」

這咖啡館的包廂本就是許多情人幽會的好去處,如果沒有按牆的服務按鈕或者是有大的響動傳出,服務員是絕不會來打擾客人的。於是當王詡被完全催眠后,燕璃掏出了她的筆記本,她看著斜靠在沙發的王詡,那眼神就像是屠夫在看一塊砧板的肉。

「告訴我你的名字。」

王詡緩慢地說道:「王詡。」

「你最喜歡的食物是什麼?」

「咖喱。」

燕璃先問了兩個比較普通的問題,讓王詡的意識適應說實話,如果她最初就問出一些被深埋在心底不肯透露的秘密,可能就會影響催眠的效果。

而兩個問題過後,燕璃終於要開始問一些能夠被稱之為的東西了。

「你和尚翎雪發生過關係嗎?」

王詡沉默了,燕璃心道不好,難道是我太著急了?

但王詡很快又開口道:「我不認識你說的這個人。」

這個回答讓燕璃有些吃驚,難道王詡根本沒被催眠?難道他到目前為止全是裝的?

她決定問另一個問題來驗證一下:「你是不是處男?」

「是的。」王詡這次的回答卻是和剛才一樣正常。

雖然這也從側面回答了燕璃的前一個問題,但燕璃卻又更不解了,「怎麼會這樣?男人一般會在這個問題說謊,所以王詡應該是說了實話,那就證明他確實被催眠了,但他為什麼說不認識尚翎雪?難道他被人洗去過記憶!?」

燕璃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推論,催眠本就有喚起別人深層記憶的治療作用,警方有時還會尋求催眠師的幫助,去詢問那些受了重大刺激記憶錯亂的證人。

如果王詡是那種被徹底洗腦的人,沒理由只忘記尚翎雪一個,應該是什麼都不知道才對。很明顯,王詡的生活依舊很正常,肯定不會是這種情況。

這個問題暫時想不通,所以燕璃也就放到了一邊,她決定繼續問些別的。

「你有沒有做過什麼讓自己很愧疚的事,或者違背良心的事?」

「有。」

「那麼,大約有多少件?」

「一件。」

燕璃這下又感到了吃驚,在這個世界怎麼會有那種凡是都無愧於心的人存在,難道你還是代表正義的超級英雄不成?

「告訴我是什麼事。」

「我騙了一個女孩。」

燕璃這下來了興趣:「她叫什麼名字?」

「孫小箏。」

「你是如何騙她的?」

「我說我喜歡她。」

「哦?」燕璃此刻非常得意,她拿起筆記本:「告訴我細節,你當時都對她說了些什麼?」

燕璃的計劃基本可以概括為:把王詡的話一字不漏地記下,然後將這段表白的故事分成九段,找幾個說先生每天跑到天橋地下不斷地講、不斷地講、講啊講……

王詡沉默了幾秒,那些話就在他的腦中,若是換作清醒的王詡,打死他也想不起來這麼久以前背的東西了,但此刻,他卻能夠將那段話娓娓道來。

「與你的相遇讓我的心在頃刻間凋零,不管饕餮的時間怎樣吞噬著一切,我決定,要在這一息尚存的時候,努力博取你的愛。這感覺就像是一種瘋狂,我只有對自己誠實,才不會去欺騙別人。你冰冷的眼神帶給我哽喉的苦味,就如吃不到嘴的蜜糖……」

燕璃這下更吃驚了,她瞪大了眼睛看著王詡,這個平時不修邊幅的傢伙居然會說出這種話來。

這段話洋洋洒洒數千字,情真意切,海誓山盟,王詡安詳地躺在沙發將其念完,坐在她對面的燕璃不知何時停下了手中的筆,她漸漸聽得痴了,好像徹底忘記了自己是在幹什麼。

不得不說貓爺的水準很高,非常得高,如果燕璃面前的這個人不是王詡,而是任何一個她所認識的男性朋,這篇情無疑又會俘獲一個女人的心。

她把王詡的話全部聽完了,沉思了許久,越發覺得王詡不是個東西,這段話居然是用來騙人的!你把女人都當成什麼了?

燕璃義憤填膺,繼續了她的審問。

「你有沒有觸犯過法律?」

「有。」

「從最嚴重的開始告訴我。」

「我……殺過人……」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催眠以後……

3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