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守夜

第二十三章 守夜

王詡逐漸從睡夢中醒來,他看了看牆的鐘,十二點半,才睡了一個多小時,正當他準備再閉眼睛眯一會兒的時候,突然感到有哪裡不對,他似乎聽到了某種液體流動的聲音。。

他轉頭看了看地的埃爾伯特,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他就驚得跳了起來,本來糊糊的王詡給完全嚇醒了。

此時的埃爾伯特口鼻中不停有鮮血湧出,地板已經濕了一大片,他整個人在地不斷抽搐痙攣著,看那樣子基本是離死不遠了。

王詡湊近一看,發現他嗆出的東西看去是血,其實只是顏色污濁的水,但這顏色卻非常接近於血液。

埃爾伯特的溺水現象越發嚴重,但他的雙眼依舊緊閉著。

王詡很快冷靜了下來,思索著眼下的對策:「陷入了幻覺中嗎……用一般的辦法他肯定是無法醒來的……該怎麼辦……」

正當他一籌莫展之時,突然瞥見埃爾伯特露出的腳踝處有一個小孩的手印,而且這紅色的印記竟還在移動著。

王詡當機立斷,伸手就去抓住埃爾伯特的腳脖子,當他觸到那手印的瞬間,印記就自行消失,好像有什麼東西逃離了埃爾伯特的身體。

而埃爾伯特也猛然睜開眼睛,嗚哇一聲吐出了大量的污水,然後不住地咳嗽著。

王詡也終於鬆了口氣:「你小子,老子剛合眼沒多久你就差點兒歇菜了,搞毛啊?」

「咳……咳咳……帝……這究竟是什麼啊,太厲害了,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抗。」

「哎……算了,這也不能怪你,誰讓你靈識程度低呢……」王詡大言不慚道,要是埃爾伯特知道在幾個月前王詡一直被別人這樣教訓,不知他作何感想。

王詡說完就站起身:「跟我來。」

埃爾伯特正用礦泉水漱口:「噗……去哪兒?」

「當然是去看看隔壁那位有沒有事了,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可是得負主要責任。」

埃爾伯特一邊用塊破布擦掉身的水漬,一邊倉促地跟著王詡出了門口。

王詡也不管現在是幾點,他噼里啪啦朝著燕璃的房門就是一陣猛敲。

過了十幾秒,裡面傳來燕璃帶著睡意的回應:「是誰?」

「我,快開門。」

「這麼晚了,你有什麼事嗎?」

「少廢話!給老子開門!」

「你說什麼?」燕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王詡對她講話的口氣竟如此囂張。

「快點開門,不然我自己進來了,這種門可擋不住我。」

「你敢!」

王詡當然敢,他根本都懶得頂一句「我就敢!」,他直接用力一擰門把手,把門的鎖都弄碎了。

燕璃沒想到這傢伙真敢破門而入,一時愣在當場,瞪大著眼睛不知所措。

埃爾伯特也是吃驚不小,他可不敢跟進房間,心裡只道:你小子這麼彪悍啊……我還是站在門口給你把風算了。

王詡徑直走到燕璃的床邊,「你有遇到什麼情況沒有?」

燕璃氣得滿臉通紅:「情況就是你闖進我房間!」

王詡不再說話,他用靈視緊盯著燕璃的眼睛,想看她是否有被附身的可能。

而這個舉動在燕璃看來就是另一個意思了,要知道她現在穿著輕薄的睡袍,身的毯子也已經掀開大半,酥胸半路、俏臉通紅,那雙雪白的長腿更是風景一邊獨好。王詡肆無忌憚的目光無疑讓她的心跳急速加快著。

好在王詡沒有觀察過長時間,他確認了燕璃沒事以後長長地吁了口氣,然後給自己倒了杯水,擦了擦汗,還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燕璃這時才從王詡的目奸中透過氣來,她趕緊用毯子把自己蓋了個嚴實:「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王詡一口氣把水喝完:「剛才埃爾伯特差點被幹掉,我過來看看你有沒有事。」

「你就在門口問一聲不行嗎?!」

這時埃爾伯特關了那扇鎖已經壞掉的門走了進來,估計他要是在門口繼續站著,屋裡兩人的吵架聲就能把整個客棧的人給招來。

「我想王小哥是擔心你。」他還是試圖做個和事佬。

沒想到王詡還不領情,他立刻回應了兩個字:「荒謬!」

說著居然還站了起來:「埃爾伯特老弟,這我可得給你一課,一般這種情況下,在門口問一聲就走是絕對不行的,你怎麼知道回答你的真是房間里的人?說不定她已經被附身了,甚至是已經死了!

因此,一定要親自用肉眼來確認一下才是,最後,即使你檢查后沒有發現什麼,如果她有什麼反常的行為,比如突然性情大變對我很好,或者是目光獃滯之類的,你還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王詡說得頭頭是道,埃爾伯特還真覺得是這麼個道理,不過燕璃聽完以後只問了一句「你說完了?」

王詡點點頭。

「那就請你快點出去!!!」

王詡搖頭道:「這不行,你的門壞了,留你一個人在房間里很不妥。」

「門還不是你給弄壞的!」

「誰讓你不肯開門。」

「是你不懂教養才對!」

「錯,我敲過門的,如果我不懂教養,我會直接從隔壁把牆壁轟穿過來。」

燕璃對這套狡辯無言以對,她只能深呼吸來平復一下情緒:「那你現在想怎麼樣?」

「你睡你的,我坐這兒守著。」

「這怎麼可以!」燕璃的臉越發紅了起來。

「有什麼不可以的,你起初還不是準備和我住一間房嗎?」

燕璃還是無話可說,可能這種情況就能稱為自掘墳墓了……

「那……埃爾伯特呢?」

王詡看了他一眼:「埃爾伯特可以回隔壁睡床去了,我用靈識監視著就行,死了我來收屍。」

埃爾伯特聽了白眼一翻,不過他也沒什麼辦法,誰讓自己是人家小弟呢,正所謂萬事開頭難,超級英雄也得有個見習期不是。

燕璃似乎還是不太放心,她似乎憋了半天,說出一句:「我睡著以後……你可不要動什麼歪腦筋!」

沒想到這句話一出,王詡不說話了,他虛著眼,盯著燕璃,看他那眼神,似乎是在回味著什麼……

「放心,我不是那種人。」王詡一邊說著還把頭偏了過去。

埃爾伯特徹底驚了,說謊!連白痴都能看出這是在說謊,而且他居然猶豫了這麼久才回答!這什麼人那!

「看什麼看,你回房間洗洗睡,髒水吐了自己一身,去去去……」王詡連哄帶趕把埃爾伯特推出了房間,然後把那張椅子搬到窗邊,十分安逸地坐了下來。

燕璃看著月光下王詡的側臉,心裡有種古怪的感覺,本來她以為已經很了解這個人了,在催眠的過程中她幾乎把王詡能挖掘的都給挖了出來,基本可以把他定義為一個很不咋地的男人,當然了,他的另一種性格和這無關。

不過此時此刻,她覺得這個王詡又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種人。

說他是個可靠的男人,可是他剛才還幹了不少流氓行徑;說他只是個任意妄為的痞子,但他的眼神卻是高潔而純粹的。

燕璃心中被攪得很亂,於是她不再說話,只是仰望這個男人的側影,漸漸睡去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守夜

3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