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可靠的王詡

第二十七章 可靠的王詡

客棧的掌柜正待在他的房間里抽著煙,今天那個外國人的問題又一次勾起了他那段早已塵封的記憶,河邊的小孩人影,掉落在地的破娃娃,離奇死亡的一對夫婦,一切的一切在他白天的敘述過程中彷彿逐一又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回憶中,在那場火災發生的晚,掌柜的感覺事有蹊蹺,他立刻跑回房中瘋狂尋找那個破娃娃,他認為一切都和那個娃娃有關,但任憑他在那並不大的窩棚中如何翻找,卻怎麼也找不到了。

想起之前的噩夢,他又覺得不寒而慄,從已經發生的情況來看,那對夫婦拋棄了自己的孩子,最後小男孩兒不慎落水身亡,可能冤魂就附在這破娃娃,他正好將其撿了回來,於是在那男孩兒頭七的晚,冤魂完成了復仇。

但很快,掌柜的就發現自己的想法有個地方錯了,如果說要拋棄小孩兒,為什麼會選在離家並不遠的河邊?難道不應該扔在離家更遠些的地方,或是醫院、慈善機構門口嗎?

答案其實很簡單,他們不是拋棄了自己的孩子,而是直接殺死了他!

掌柜的完全可以想象到這對狠毒的父母是如何將一個破娃娃擺在河邊誘騙孩子,最後親手將自己的小孩推下河溺死的場面。

想起自己的妻女和老母早已在一場地震中過世,和家人團聚早已成了他人生永遠無法實現的奢望,掌柜的就越發是覺得這對弒親的夫妻是禽獸不如、罪有應得。

於是他再也沒有去試著尋找那個破娃娃。

兩天後,他又一次獨自來到那條河的邊,把一串佛珠扔下了河,對著河面念道:「小娃娃,雖然你利用我幫你報了仇,但我也不後悔,更不怪你,只希望你以後莫要再去害其他無辜之人,廟裡的和尚說這佛珠能化解戾氣,我便求來給你了,你就此安息了罷。」

當時掌柜的並不知道,正是他的這一舉動,才讓此地平安了八年……

掌柜的熄滅了煙頭,思緒也從回憶中被拉了回來,抬眼看了看時鐘,已將近十一點了,他多年來都有早睡早起的習慣,這時間對他來說已經很晚了,於是他決定不再多想,早些就寢。

正當掌柜的掀開被褥的時候,他的瞳孔急劇收縮,心臟也在這個剎那停止了跳動。

一個破爛的娃娃正靜靜地躺在他的床,那噩夢中小男孩兒詭異的笑容原原本本出現在了娃娃的臉。

掌柜的當即嚇得癱倒在地,他往房間的角落急退,想要離那娃娃越遠越好。

而那破娃娃也在此刻活了過來,掛在臉的詭異笑容變為了可怖而生動的笑聲,它坐了起來,就如一個真正的小孩兒般,蹣跚著逼近了掌柜的。

掌柜的此時腦海里已經一片空白,呼吸也變為了一件異常困難的事情,他口中斷斷續續地念道:「你……你……」

那破娃娃一步步地逼近,放聲大笑著,然後和那個噩夢中的小男孩兒一樣,它的頭掉了下來。

掌柜的真希望這也是一場噩夢而已,因為八年前那場夢到了這裡便結束了,可惜此刻一切還在繼續……那顆頭顱滾到了掌柜的腳邊,那張獰笑的臉,一對毫無神採的雙眼死死盯住了他,嘴裡還發出咯咯的聲音。

接著,它居然開口說話了:「多管閑事的東西……你要付出代價……」

掌柜的不明白,他完全不知道為什麼對方要對他說這些,那個小男孩兒當年還在夢中感謝他,為什麼如今又來害他性命?

他恐怕沒有什麼時間來思考了,因為這個頭顱張開了嘴,咸腥的液體從它的口中奔涌而出。那既不是白色的腦漿,也不是猩紅的鮮血,而是一種污濁的紅色粘液。

水流的速度飛快,短短片刻間,地的無頭娃娃和那頭顱已經被淹沒。

掌柜的掙扎著站起身,他想去開門,可門把手紋絲不動,他撞門、叫喊,但也無濟於事,好像他此刻被關在一個與世隔絕的空間中,失去了外界的所有聯繫。

就在他做這些無用功的時候,水已經沒過了他的腰,他回頭尋找著其他出路,只見月光透過那古樸的紙木結構窗戶透了進來,於是他奮力向窗邊淌去,想要撞破窗戶尋早最後的出路。可惜任憑他搬起房間里的凳子如何去砸,卻是根本無用,窗戶夾層中的玻璃此刻就像防彈的一樣牢固。

掌柜的終究還是放棄了,他整個人靠在牆,人生如白駒過隙般在眼前飛逝,心想終於要和死去的家人團聚了。

不過這天註定還不到他歸位的時候,就在他決定閉眼等死的時候,心頭突然一松,恐懼的感覺突然消失,待他睜開眼,發現自己就躺在床,好像剛才的一切從未發生過,自己只是又做了一場噩夢。

敲門聲突兀地傳來,掌柜的差點從床被嚇得摔下來,他顫聲問道:「是……是誰?」

「我,埃爾伯特,白天我們見過的,還有我的朋,我們聽到了一些聲音,你還好嗎?是否需要幫忙?」

掌柜的聽到活人的聲音算是鬆了口氣,他應道:「沒……沒事……我大概是做惡夢了,吵到客官了不好意思……」

另一個聲音從門外傳來,那是王詡:「掌柜的,請你開門,剛才那不是夢,你現在置身險境,讓我們進來才能幫忙。」

掌柜的一聽這話就覺得不對勁兒,怎麼自己撞鬼的事情他們也能知道?難道門外的根本不是白天那個埃爾伯特!而是……

王詡的聲音又一次傳來:「你的擔心毫無依據,而且是錯誤的,如果不是我們來了,剛才你已經在幻覺中被溺死,所以現在,請你開門,不然我們就自己進來了。」

掌柜的想起早他們還叫人樓修過大門的鎖,心想區區一扇門也肯定是攔不住這兩位,而且再一尋思,這人的話有道理,於是他起身朝門口走去:「來了,等等。」

他開了條門縫,看到了埃爾伯特的臉,這才慢慢把門打開道:「兩位請進來說話。」

待他們坐定,王詡率先開口:「關於我是如何知道你腦中想法記憶的事情,你不必問,我也不便跟你解釋,你現在把剛才遇到的幻覺跟埃爾伯特複述一下就是了。」

掌柜的也是個明白人,知道這兩位肯定不是什麼市井良民,說不定是什麼捉鬼的道士高人,他也就毫不避諱地把剛才所見說了一遍,還附加說了些關於八年前的細節。之前他跟埃爾伯特講那故事的時候,略去了朝河裡投佛珠的事情,不過此刻他是知無不言,講得極為詳實。

埃爾伯特聽完了敘述,思索著念道:「這和我昨晚看見的幻想大同小異,殺人的手法也是溺水身亡……」

王詡此刻表現得沉靜如水,他波瀾不驚地說道:「這次這個東西很不尋常,其實之前它都是隨機挑選受害者的,而昨晚襲擊你是因為你有靈識,但不強,殺死你以後它可以獲得更強的力量,至於剛才襲擊掌柜的,是要報復……」

埃爾伯特從剛才就感覺王詡好像有點問題,從他離開燕璃的房間后,到王詡找他一起過來救人,這段不長的時間內王詡好像變了個人,剛才居然還表現了類似讀心術的手段,總感覺可靠了許多……

「王小哥……你好像已經知道了這次要對付的東西?」

王詡沒有回答,而是轉頭對掌柜的說道:「掌柜的,你那套推論有錯誤,我們這次要對付的不是一般的厲鬼冤魂,而是更加厲害一些的東西,我想當年,給你佛珠的高人和尚已經從你身看出了一些端倪,因此他借你之手完成了一次封印,而你卻一無所知……

不過,那『東西』卻一直記恨著你,因此在它擺脫束縛以後就回來找你,它本想在此地殺夠了人以後再解決你,但我和埃爾伯特的出現讓它把計劃提前了。它害怕了,昨晚在接觸到我靈識以後它感到了危險,加速了它的復仇。」

掌柜的緊張起來:「兩位,我早就看你們絕非是一般人,你們就是那天的神仙羅漢下凡了,請一定要救救我!你們如果要錢……」

王詡一擺手示意他收聲:「我們不要錢,神仙羅漢都是不要錢的,你這樣想就好了。」他說著站起身,對埃爾伯特道:「跟我出去一次,今晚就把這事情解決掉。」

掌柜的一聽他們要走,慌忙道:「王神仙,你和這位洋神仙都走了,那東西再來找我該如何是好?」

王詡知道他有此一問,便回道:「我會在客棧周圍布個陣法,我們走後邪物也進不來的。」

掌柜的得了這句才算安心了一些,將這兩位送出了門。

兩人走出客棧,夜晚這郊區的空氣到底是比較清新的,讓人精神為之一震。

王詡真的開始在客棧周圍轉著圈,口中還念念有詞,而埃爾伯特則是一臉疑惑地跟在他的背後。

突然,王詡停下腳步說道:「別用靈視盯著我看了,不是你想的那樣。」

埃爾伯特還是有些戒備地跟王詡保持著距離:「據我所知,王小哥可不會布希么陣法,你究竟是誰!」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可靠的王詡

3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