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疑惑

第三十一章 疑惑

又到春暖花開時,王詡的春天似乎也來了。。

不過這次來得似乎太猛烈了一些,桃花運過了頭,那就成桃花劫了……

自打個周末和燕璃出去了一次,學校里風傳王詡和燕璃的緋聞是越發嚴重了起來,要說尚翎雪不知道這事兒,那明顯是不可能的,人家只是到目前為止不表態而已。

王詡在恢復意識后聽了埃爾伯特的陳述,知道風雲客棧的事情已經解決,不過他是一點印象都沒留下,就這麼渾渾噩噩又回到了市。

他回來跟貓爺彙報工作的時候,後者似乎完全心不在焉,王詡自然要問他出了什麼事,結果他回答:「我最近正在向灰太狼這個類型的男人轉型中,精神負擔很大。」

王詡不笨,他從這話里聞到了十分危險的氣息,婚姻的氣息……

於是他也不跟這位深究下去,還是回學校繼續過自己的日子,他還不知道,他自己就快出事兒了……

另一方面,伍迪策劃的豪龍膽爭奪戰在他的謀劃下漸漸浮出了水面,從各地湧來的靈能力者們都是志在必得,眼看又是一場火藥味十足的腥風血雨。

根據他在各條道放出的消息,一位「世外高人」要在市把這豪龍膽贈給有緣之人,至於這個有緣人是誰,他不說……讓你們自己琢磨,他只說了一點,這人的實力必須超人一等,人品立場什麼的那是次要問題。

這個傳言已經經過了市的最高負責人,也就是貓爺的證實。因此各路人馬那是摩拳擦掌,甭管陰招陽招,反正能用的都用,把競爭者擠出局才是王道。

這戰火蔓延的飛快,不過暫時還沒燒到王詡頭,他要遭遇的事情,恐怕更加讓他痛苦。

周一的早晨,有人敲響了王詡寢室的房門。

他直接從床滾了下來,然後就穿著汗衫短打跌跌撞撞衝到門口,邊開門邊用罵人般的口吻道:「誰啊?!大清早的不想活了啊!」

他一開門,看見丁耀板著一張臉站在門口,王詡當下就醒了大半。

「大叔,你怎麼進來的啊?」

「自然是走進來的。」丁耀答道,其實也有道理,大白天的,男生宿舍樓是可以隨便進的。

「我是說……你怎麼進到翔翼校園裡來的……」

「我是學生家長。」

王詡「啊?」了一聲,不過他轉而想到,當初貓爺這傢伙不也冒充自己表哥來參加了開學典禮嗎,子夜的人要混進來看來也不是不行。

所以王詡也沒有再問這種沒營養的問題,他十分鎮靜地打開門讓丁耀進來,去後面拿了個杯子:「大叔你還真是不死心呢,居然還找門來了。」他說著倒了一杯水:「要不您先喝口水坐會兒,我穿衣服,然後咱們找個沒人的地方拼個你死我活。」

丁耀關門,自己搬了張凳子坐下,依舊板著臉:「我今天是想來和你談點事情。」

王詡把那杯水放到丁耀面前,又給自己倒了杯:「談什麼?你不會是因為打不過我,所以現在想求我自願去做你那種不人道科學實驗的志願者?」

王詡從剛才開始的舉動其實都是有意而為之,他想表現得非常冷靜隨意,這樣很容易讓人產生他實力過人,因此有恃無恐的錯覺。其實王詡在開門的一瞬間已經神經緊繃,準備著隨時應對丁耀的突然襲擊。

丁耀呼出了一口氣,好像下了很大決心,他盯著眼前這個弔兒郎當的小子,說了一句:「我想和你談談我的女兒,燕璃。」

「噗!!!」王詡直接從椅子栽倒下去,一口水完完整整噴到了丁耀臉。

丁耀額頭的青筋有力地搏動著,從來沒有人敢在他面前干這種行為,今天他算是遇到了一個。

「咳……咳咳……大叔,你不是開玩笑……」

「我從來不開玩笑。」丁耀說這話的時候臉表情很認真,王詡整天看齊冰那小子綳著一張臉,他知道一般來說,能長時間,甚至常年做出這種表情的人,不太會撒謊……

「那個……大叔啊……其實最近學校里的那些傳聞呢……」王詡的掩飾,哦,應該說是解釋正要開始,丁耀卻直接打斷了他。

「你們的事情,我已經調查過了,你不必再說什麼。」

「我說大叔你都調查了些什麼啊……」

丁耀道:「你們已經有相當長的日子出雙入對,每天放學后都要到咖啡廳的包房或是其他類似的地方獨處一段時間,而且據我的情報,個周末,你們還一起出去住了幾天。」

「喂……大叔,你這個情報有沒有說我們幹了些什麼……」

丁耀當即就是一拍桌子,當然此刻他手邊沒有桌子,只有王詡的床,於是王詡的床就在這天早晨光榮地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為革命的勝利奉獻出了年輕的軀體……

「你小子……」丁耀站起來,抓住王詡的領口,把他的臉拉到自己面前:「難道那種事情,你想聽我這個做父親的親口說出來嗎?」

冤啊!老子真是比竇娥還冤啊!我這是黃泥巴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

王詡心中悲鳴著,不過他也不知道這種情況下該如何解釋:「那個……大叔……其實誤會這種東西,不說是解不開的……」

「少羅嗦!」丁耀把他往牆一撞,又是牛眼一瞪:「你小子……是不是不想負責任……」

王詡吞了口口水:「不敢……不敢……」

丁耀鬆開了王詡,他又是深吸了一口氣:「我就這麼一個女兒,你要是敢傷她的心……」他一個陰狠的眼色襲來,王詡見了也是倒抽一口涼氣,「後果我想你應該清楚……」

王詡這時的樣子就像那漢奸狗腿子一般,點頭哈腰著:「是是是……太君……哦不……您老的吩咐我一定銘記於心,燕學姐以後叫我朝東,我指定不敢朝西,她讓我去死,我指定不敢苟活。」

丁耀冷哼一聲,甩門離開了王詡的寢室,這場面整個就是一地主老財對手下的佃戶進行了每月收租時的例行恐嚇。

「老子這是為什麼啊……這大叔明明不是我的對手,我也沒和燕璃怎麼樣,為什麼就我就那麼心虛呢……難道我不知不覺喜歡她了?」王詡想了幾秒,「不會……嗯……應該不會……」

…………

這天下午,王詡還是照慣例來到了話劇社排練。

「王詡!這道具你是修改的?誰讓你弄成這樣的?這還能用嗎?」花展雲現在每天都熱衷於給王詡挑刺使絆兒,當然了,這傢伙的陰謀用在王詡這種沒臉沒皮的人身,也著實是浪費感情。

「那就扔了唄……」王詡依舊弔兒郎當的樣子。

「你!」花展雲正要藉機發飆,卻是燕璃站出來制止了他:「花展雲同學,學弟進社團的日子不長,要求不要太苛刻了,這次就算了,你以後多教他,不要只是一味地責罵。」

燕璃這番話說得都在道理,而且社團里的人都知道她和王詡的關係,因此眾人也就紛紛出來打圓場替王詡解圍,花展雲只得冷哼一聲就此作罷。

王詡的表現卻是出人意料,按照他的一貫作風,此時肯定是來個落井下石什麼的,沒想到他就此閉嘴,一個人躲到了後台去。

燕璃見這傢伙一反常態,覺得有問題,便也跟了過去,卻見王詡十分愜意地找了個有靠背的摺椅一躺,獨自發起呆來。

「王詡!我剛幫你說了兩句,你就跑到沒人的地方偷懶?」

王詡依舊抬眼看天:「我在思考。」

燕璃聽了真是氣得想笑,這傢伙也會思考?

「燕學姐,我不明白,照常理來說,我應該是喜歡你的。」他看著天花板,突如其來地說了這麼一句。

燕璃卻不笑了,她問道:「你說什麼……」

王詡仍然是自顧自地說著:「你很漂亮,很聰明,其實性格也不是那麼差,還整天纏著我,我沒有理由不喜歡你啊……」

他頓了一下:「可我就是不喜歡你呢……好奇怪啊……這感覺就像,我心裡早已有了另一個人……」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一下。」喻馨探頭探腦地走了過來,她那表情好像在說:撞破了你們的好事真不好意思。

「今天尚翎雪要過來試戲,就是文化節的演出,現在人已經來了,燕學姐你是社長,沒你在場可不行啊。」

燕璃的眼神還是停留在王詡身:「我知道了,馬過來。」

喻馨臨走還不忘說一句:「大家都在等著,可別太久哦。」

燕璃徑直走到王詡身邊,抓住他的胳膊:「你也來。」

王詡還沒搞清是什麼情況,就被拽了起來,朝劇場前面走去……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疑惑

3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