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教練!我想打籃球!

第三十七章 教練!我想打籃球!

王詡拉著尚翎雪到了劇場後面,確認了四下無人,他便開口道:「說。.」

「我沒有什麼好說的。」

「你給我洗了腦現在沒什麼好說的?說!你是不是我失散多年的姐姐!」

尚翎雪對王詡的這個推論實在無語,不過她讀取不了王詡的內心,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在開玩笑。

「我真的沒有什麼可以跟你說的,抹去你的記憶是我的錯,但我也受到了懲罰,而且你失去的那些記憶……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可他遲早是要知道的。」燕璃從轉角走了出來。

尚翎雪很快就獲得了燕璃的記憶,她知道了召魔陣以後發生的一切,她回頭對燕璃道:「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就更沒有必要說什麼了,我應該退出,你是一個高尚的人,你知道該怎麼辦。」

燕璃卻道:「我不是……」

「知道什麼時候該放手,知道什麼時候該去爭取自己應得的東西,那你就是個高尚的人。」尚翎雪這樣說著,拂袖而去。

燕璃前拉住了她的手:「所以我才不是……而你也不是!」

尚翎雪又停下了腳步,燕璃接著道:「你根本放不下他,你今天完全可以繼續偽裝下去,裝成一個普通的女學生,但你卻讓他發現了你的靈能力!」

孫小箏這時也匆匆趕來,她看見這邊三個人好像是在爭執著什麼,立刻相信了剛才貓爺跟她說的話,於是她不由分說就朝王詡沖了過去,抓住他的領口道:「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這三個女人一台戲,燕璃和尚翎雪兩人的對白王詡是完全沒聽懂,現在孫小箏又莫名其妙地來了這麼一句,王詡真可謂頭大如斗。

尚翎雪解答了王詡的疑惑:「貓爺對她說,我和燕璃都懷了你的孩子。」

王詡的下巴都快脫臼了,貓爺你這個人渣!這種沒品到了極點而且一時半會兒不可能解釋清楚的陰謀你都玩得出來!

「另一個我,能聽到嗎?」這時王詡的腦海中響起了自己的聲音,他在內心深處回應著:「我現在是清醒狀態,為什麼你能和我說話?」

王詡心中的本我回道:「我的時間終於走到了盡頭,我就要消失了,或者說,我會成為你的一部分,我們的自我意識從此以後就是一體了,我想,你現在也需要那些失去的記憶來應對眼前的問題?」

王詡又在心中回道:「等等!我還有很多事要問你,我們的記憶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錯開的?是燕璃的催眠嗎?還是在被洗腦的時候?」

「你很快就什麼都知道了……還有,要記住我最後的忠告,不要太依賴於主宰之力,不然會……」他的聲音消失了。

這一切其實都發生在短短的一瞬間內,三位美女可不知道王詡的靈魂剛才已經遭遇了劇變。

孫小箏剛想再質問他兩句,卻沒想到王詡直接昏了過去,就這麼往她身倒了下來。

…………

齊冰和埃爾伯特在病房裡看著昏迷不醒的王詡,貓爺在門口和醫生聊了兩句,然後走了進來。

「怎麼樣了?」埃爾伯特問道。

貓爺聳肩道:「醫生說他很健康,可能是勞累過度,哼……其實這診斷問不問的,我也基本能猜出來。」

齊冰沉著臉:「是尚翎雪造成的嗎?」

「這我也已經確認過了,不是她,不是任何人,是王詡自己的問題。」貓爺說到這兒頓了一下:「或許……是因為『他』消失了……」

齊冰又問道:「你說的『他』是誰?」

貓爺搖頭笑笑:「也沒什麼,無所謂了,要說這次我雖然玩得過火了一點,不過也幫他解決了不少問題。

召魔陣事件里知道王詡和尚翎雪關係的人本就不多,現在經過我的解釋,孫小箏什麼都知道了,而燕璃喜歡的那個人,也和眼前的王詡合二為一,可以說他和這三個女人間的誤會和曖昧關係都被我理清了。最後就看這小子醒過來以後,會做出何種選擇來。」

埃爾伯特還是不太明白他說了些什麼,他撓頭問道:「總之,王小哥其實沒什麼事,很快就會醒來的是?」

齊冰道:「應該就是這個意思……」

貓爺靠著牆,仰頭嘆道:「為什麼這個小子如此受歡迎呢……我這麼帥,這輩子卻已經在一棵樹弔死了……」

這時,病房的門打開了,尚翎雪,燕璃,孫小箏三個人一起走了進來。

她們也不說話,只是默默地看著躺在床的王詡,房間中的氣氛簡直詭異到了極點。

而巧合恰恰就在這一刻發生了,王詡他居然在這時候醒了過來。

除了埃爾伯特吞咽口水的聲音,房間里鴉雀無聲……

王詡自己走下了床,他瞪著眼睛,一言不發,徑直朝著尚翎雪走了過去。

所有人的腦海中都在問一個問題:「這就是他的選擇嗎?」

王詡一隻手拍在尚翎雪的肩,後者的心跳這時抑制不住地加快,他的眼中很快湧出了淚水,然後竟是跪了下來,王詡哽咽著,大聲喊了一句:「教練!我想打籃球!咳……我想打籃球!」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教練!我想打籃球!

4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