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殺手鐧

第四十二章 殺手鐧

阮達的攻勢還在繼續,豪龍膽的每次直刺與橫掃都能帶起驚人的靈力風暴,但劉航卻是避開了每一擊,而且都是正好離開攻擊的範圍,靈氣絲毫沾不到他的身體。k.

一番試探過後,阮達也看出了問題,他暴怒地大喝:「你小子!居然不出全力!看不起我嗎?!」

劉航不說話,所謂自己的事情自己心裡最清楚,縱然表面他顯得挺輕鬆,其實每次閃過豪龍膽的攻擊他都得冒出不少冷汗,之前劉航打散了一次豪龍膽的槍氣,到現在還覺得自己體內氣血翻騰、兩手發顫,要是讓他再這麼正面接一次,估計不死也得受重傷。

阮達不知道這些,他以為受到了輕視,或者說侮辱,對他這樣的人來說,這是最不能接受的,於是他停止了試探,捨身狂攻而來。

槍來槍往之中,本就只有招架之力的劉航這下更是覺得吃緊起來,他的體力正在無謂地消耗著,但也沒有辦法。阮達的槍剛猛迅捷,招招如獵鷹撲食,劉航本來的靈識就不如阮達,實力差得就算不多,現在也被豪龍膽給拉開了,因此能夠將這連續的攻勢抵擋下來已經可以說是不錯了。

時間漸漸流逝,兩人的交鋒中仍未出現受傷,雖然阮達看去占風,但劉航這樣跌跌撞撞地見招拆招,居然一直堅持了下來。

都道阮達是個狂人,不過作為一個高手,定然是粗中有細的,此刻他停下了攻勢,開始分析眼前這異狀,一個不該在自己手下堅持那麼久的人,竟然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從自己手下走出了一百招,這其中肯定是有原因的。

「靈識不如我,靈體合一的程度也比我低,而且我用的是豪龍膽……難道是靈能力?」在排除了各種可能后阮達想到了這點,他自以為這一定就是正確答案,所以他又恢復了自信。

「小子,雖然不知道你玩的是什麼花樣,但我可以告訴你,我還有的是體力,你如果一直使用靈能力最後把靈力消耗光,就不可能抵擋我的任何一擊了。」

「哼……你怎麼想是你的自由……」劉航喘息著回道。

其實他根本沒有什麼靈能力可以用,或者也可以說早就用了……

劉航的能力和貓爺一樣屬於特殊系,也就是那些不能被劃分到任何一個大類別的能力。劉航之所以會成為一個武鬥型的狩鬼者也和他這能力有關,因為他的能力是一直存在的,就好比是一個永遠開著的水龍頭,無時無刻不在發揮著作用。

乍看之下這種類似於被動永續效果的能力很強,比如王詡主宰之力中對自身的「絕對主宰」,等於是一個永遠存在的超強防禦能力,能對其產生影響的恐怕也只有支配之力了。

但劉航的能力卻可以說是一個很雞肋的存在,這個能力的作用就是使他的靈力以一種新陳代謝的方式不斷運動著。

比如劉航這一秒鐘自體內產生了一部分靈力,但與此同時就有等量的靈力從他的身流失掉了,周而復始,劉航身的靈力總量其實是不變的,該耗盡的時候還是會耗盡。

所以劉航只能成為一個武鬥型的狩鬼者,因為他根本就是個有靈識卻沒有任何特殊能力的人。

「天才」之類的頭銜從未在劉航身出現過,他也不像韋遲那樣對某一領域特別有天分,他能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在基礎付出比任何人都多的努力……

阮達以為劉航是靠靈能力避開了他的所有攻勢,其實他錯了,擁有狩鬼界第一槍客之名的劉航,在戰鬥時靠的從來都不是靈能力,而是他的槍術。

劉航是一個一根筋的人,他不會信誓旦旦地去說「登峰造極」這四個字,他只是做眼前的事……日以繼夜地鑽研武技,從不懈怠。當他打敗勁敵時,腦中所想的並不是自己已經超越了此人,而是自己還有什麼要改正。

今時今日,劉航在戰鬥中的體力、集中力、直覺、瞬間判斷、應變都早已踏入了超級高手的行列,他對所有最基礎的東西都做到精益求精。因此,越是與強大的對手過招,劉航越是可以超越自己的極限,就在戰鬥的過程中,劉航的實力也會有顯著的提升。

阮達的攻勢又起,劉航依舊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在這生死一線的過招中,他已經掌握了真正的主動權,逆轉形勢只是時間問題。

「可怕的小子……就像一根總也壓不彎的竹子,這樣的傢伙如果不在一開始使出全力秒殺掉,最後輸的就會是自己……」貓爺總能洞悉戰鬥中一切的細節,他已經明白,如果阮達現在打不贏劉航,恐怕他是再也無法打贏了。

伍迪笑道:「我想,阮達很快就會發現這點的,那時,我們就能看到那『飛將』的殺手鐧了,那隻能使用一次的壓箱絕招……」

文森特打斷道:「不,他應該已經發現了,只是在等一個時機,一個可以秒殺對手的機會……」

這個時機似乎沒有讓阮達等得太久,他使出一招騰空入海,劉航用槍尖點地翻卷著身體閃過,接著阮達又是一招撥草尋蛇,這一刺威力不大,但虛實難料,變化多端,劉航不敢託大,向後急退一步,用槍頭去點豪龍膽的前段,這樣可以在第一時間感知到後者的變招。

阮達的嘴角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飛將一閃!」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二章 殺手鐧

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