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心往溫泉

第一章 心往溫泉

「所以說,這次溫泉旅行真的沒有其他目的?」水映遙的語氣中充滿了懷疑的意味。。

貓爺回答時顯得十分鎮定:「結婚日子都定下了,何必這樣懷疑你老公呢……」

「因為你這個人……誰都騙。」

「呵呵……你可是我老婆。」

「所以更好騙。」

「嗯……好,你不要說給後面那群小猴子聽我就告訴你。」

水映遙笑了笑:「說。」

「這個溫泉的老闆娘也許能幫王詡恢復正常。」

「我看他現在就挺正常的啊?他們不是還有說有笑的嗎?」

貓爺發自內心地笑了……

他們此刻正在一輛旅行車的駕駛席,這車的設計是前後沒有突出的倉體,這樣給後面車內留出非常大的空間,而駕駛席和後面是分離式的。

這次旅行貓爺邀請了賀家兄弟、孫小箏、劉航、尚翎雪、燕璃、埃爾伯特、齊冰、喻馨,當然還帶了王詡這個瘋子。

貓爺打開了駕駛座後面的小窗口:「你自己看看。」

水映遙往後看去,竟看到尚翎雪坐在王詡的大腿,正當她再次懷疑王詡這傢伙是不是裝瘋賣傻時,王詡笑了起來:「喉!喉!喉!我的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你能不能別鬧了……」尚翎雪雖然涵養不錯,但臉紅也是必然的。

「哦!真是個很長的名字呢,有七個字呢,要知道聖誕公公我也只有四個字。好,我能看出來,你是個好孩子,你今年要什麼禮物?」

水映遙關了小窗口:「醫院為什麼會答應讓他出院呢……」

「啊……那個要解釋起來也就比較複雜了,早發性老年痴呆症的病人除了神志不清以外,其實是不具備任何攻擊性的,事實,還會出現生活不能自理的情況,一般醫院在診斷出來以後也沒有什麼辦法,最多是讓其住進療養院,或是回家請專人照顧。

像王詡這樣能跑能跳的病例,那就更沒理由留在醫院裡了,反正他現在也就是不斷以為自己是另一個人而已……可能是宅男看的電影動漫太多了點,基本都是名人或者虛構人物……」

「難道他這種癥狀這世真的沒有正常的辦法可以醫治了?」

「嗯……英國和美國曾有幾個神經外科的權威想通過手術的方法解決,最後那些病人都成了『臨床實驗』的犧牲品就是了。」

水映遙想了想:「既然如此,你直說不就行了?為什麼要瞞著他們?」

「只是不想讓那些關心他的人擔心而已,就這樣大家出來玩一次,麻煩的事情都由我來辦妥,在眾人不知不覺中,王詡就這麼復原了,不是挺好嗎?」

「我還真沒發現你幾時變成如此體貼的一個人了。」

「呵呵……最多還有一個來月,某人的身材就要開始走形了,我不學著體貼一點怎麼應付接下來某人的荷爾蒙失調呢……」

…………

「心往溫泉……這名字倒是不錯,可為什麼完全沒有生意呢……」劉航抬頭看著那木製的招牌,還有空空如也的庭院,提出了這個挺現實的問題。

「年輕人說話還真是直接呢……」一個穿著和服的大嬸走了出來。

貓爺前打了個哈哈:「啊,那個,老闆娘,你好,我就是電話里的那個……」

「貓爺嗎?我知道,即使邊緣人之中,你也是很有些名氣的……那麼,客人們,請進,不好意思,本店員工非常少,所以行李得自己搬。」

老闆娘說著就在前面引路而去,男人們只好很自覺地搬起了行李。

「老公死得早,留下這麼一個溫泉,女兒和我經營得相當辛苦,好在這種季節也不會有什麼生意,所以房間就由客人們自己挑選好了。」

雖然年歲不算大,但她的語氣平緩淡然,似乎已是飽經風霜。不過說的這話挺奇怪的,好像是不希望這溫泉有生意一樣。

「這是我女兒美紀,需要什麼你們可以用房間里的電話叫她,如果沒人應就等一會兒。」老闆娘指著經過眾人身邊的一個瘦弱女子說道。

這女孩兒看去不足二十歲,大概和孫小箏差不多年紀,蒼白的臉沒有一絲血色,她見了貓爺等人,也只是低著頭匆匆路過,腳下甚至都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那裡就是溫泉,盥洗室,還有娛樂室,動了什麼東西就原位放好,美紀也是很辛苦的,不要再給她添麻煩了。那麼,幾位自己挑房間,有什麼事找我,就來庭院最南邊的房間。」她帶著眾人大致參觀了一番,然後便自顧自地離開了。

齊冰還是那張萬年不變的撲克臉:「老闆娘和她女兒都是靈能力者,而且這溫泉旅館里除了我們一行人,根本沒有別的客人。」他這話明顯就是提醒大家,這地方可能有問題。

貓爺卻出來解釋道:「哎呀,靈能力者有什麼奇怪的,你不也是嗎?再說人家老闆娘自己說了,現在是淡季沒什麼客人,這不挺好嗎?就好像整個旅館被我們包下來一樣。」

雖然他說的貌似有些道理,不過以他在廣大人民群眾心目中始終如一的惡劣形象,是沒一個人會因他這番話完全放心的……

挑完房間以後,女生們立刻聚集在一起開了個小會,其內容自然是交流情報。

「老闆娘叫杉沙雪,日本人,她的丈夫其實是中國人,不過老闆娘記憶中沒有丈夫的中文名,只知道他的日本名字是加藤智,兩人在日本相識以後很快結婚,老闆娘的家族本是世代守護神社的一個世家,因為家族裡反對這門親事,兩人才私奔到了中國,這個溫泉算是他們隱居的地方。

她的老公死了有些年了,女兒似乎不愛說話,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對母女用了某種方法,使我無法獲知她們深層的記憶和腦中所想,我只能解讀她們較為淺顯的一些記憶。」

尚翎雪說到這裡時喻馨打斷道:「等等,這麼說來,這對母女的靈能力非常強,可以抵擋你的支配之力?」

「不,我想不是,應該是術法之類的,因為她們的記憶很明顯得分為了可以解讀的部分,和深埋心底的部分。」

水映遙想了想問道:「你剛才說老闆娘是日本某個守護神社的世家,這種記憶難道不算是深層的嗎?」

燕璃卻是聽明白了,她解釋道:「在人的心裡,記憶的重要與否並不是以其客觀重要性來劃分的,而是主觀,也就是說,翎雪看到的記憶,對老闆娘本人來說並不算重要,如名字,還有那些多年前的往事。」

尚翎雪補充道:「可能一件對我們來說並不會在意的小事,對老闆娘來說卻是非常重要的記憶,那樣的記憶反而是看不見的。」

孫小箏關心的卻不是這些:「你剛才說,貓爺是來求她治好王詡的,她究竟有沒有這種能力呢?」

尚翎雪猶豫了一下:「這個……如果她們母女精神的保護是來自於鬼穀道術,那『醫蠱篇』或許真在她們手。」

水映遙坐到孫小箏旁邊:「傻丫頭,你著急什麼?我看王詡就是裝瘋賣傻,乘機占你們三個便宜。」

喻馨也跟著起鬨:「就是就是!那小子現在整天對你們動手動腳的,我看他八成就是裝的。」

燕璃和孫小箏都紅著臉低下了頭,只有尚翎雪想了個辦法轉移話題:「說到這個……我通過讀取劉航的記憶,知道了一些事情……」

其餘四個女孩都抬頭看著她。

尚翎雪接著說道:「王詡計劃……他們今晚要集體……」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心往溫泉

4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