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公堂之上

第六章 公堂之上

王詡扛著那燕兒姑娘一路飛奔,醉星樓的打手們早就被他甩得沒影兒了,待他跑出了很遠,拐進一條無人的小巷,四下張望了幾下,把燕兒放了下來。.

「累死我了,你居然這麼重,還真是看不出來……」王詡靠著牆直喘氣。

那燕兒倒是出奇的鎮靜:「那麼,你現在又要如何?」

王詡回過頭看著她:「什麼如何?我還要問你呢?這究竟怎麼回事?難道你們全都穿越了?那其他人在哪兒?」

「你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我說燕學姐,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你知道什麼就告訴我,不要耍小性子。」

「哼……不知所云,不過也好,這裡四下無人,不會有人看見我出手,你是瘋子也好,淫賊也罷,去死!」燕兒這樣說著就突然刺出一劍。

王詡可萬萬沒想到對方會來這麼一手,縱然他身手過人,面對燕璃閃電般自袖中摸出的短劍也是避之不及。

不過避不開,並不代錶王詡就沒有辦法,他一張嘴,就用牙把那劍給咬住了。

「你!」燕璃的表情十分吃驚,她的武功其實是非常不錯的,剛才被王詡扛在肩時,她就已發覺對方全無內力,應該是不可能接住自己一招半式的,但眼前的事實告訴她,凡事無絕對……

王詡鬆了口,往後跳開一步:「燕璃!你這是幹什麼!還有……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厲害?」

燕璃的神情又是一變:「你怎知我的名字叫燕璃?難道你是朝廷的密探?!」

王詡聽了這話愣了兩秒:「哇靠……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不同時空中的同一靈魂理論』?其概念參照軒轅劍四外傳蒼之濤。」

燕璃可不知道王詡在說些什麼,她的靈魂現在處於一種做夢般的狀態,在這個世界里,她的記憶是完全不同的。

「不管你是何方神聖,既然知道了我的名字和武功,就更不能留你活在這世了!」她話音未落就順勢而起,此刻她已認為王詡其實是個高手,開始認真對待。

王詡吃驚地發現燕璃手中的短劍竟是招招帶著劍氣,破壞力十分驚人。她的劍招輕靈飄逸,閑雅清雋,一般乘武功都這樣,出招不是非常有霸氣就是非常好看,實際是兇險異常,要你老命。

眼前這個燕璃無疑是個武林高手,王詡已經沒有餘力再去思考旁的事情,他根本不會什麼武功,自從入了狩鬼界基本都是靠本能在戰鬥,近身技擊的手段倒是會一些,欺負欺負賀文宏這種毫無近戰能力的傢伙還行,遇到了古代的高手,人家就是給你來一套最基礎的武當長拳估計也夠你喝一壺了。

不過王詡也有他的優勢,雖然在招式吃虧,但他的速度和力量絕對能躋身江湖超一流高手之列,因此,縱然燕璃現在的武功能壓制住王詡,也沒辦法阻止這傢伙腳底抹油。

閃過背後的兩道劍氣,王詡衝出了小巷,燕璃見他要跑,立刻腳下一踏,一步登天、二步橫空、三步風行、四步神遊,這飛檐走壁對她來講易如反掌。

但燕璃剛越過兩三間民宅,就發現王詡已是跑到了城中最繁華的主幹道,其奔跑速度基本和博爾特有的一拼。

由於不能敗露自己的真正身份,隱藏武功是必須的,燕璃也只得作罷,她回到了地,沉思起來:「這個瘋小子不像是江湖功夫,更不會是朝廷里的高手……難道他真的只是個瘋子?哼……看他的古怪樣子,即使他把我會武功的事情說出去,我一口咬定他是胡謅便也無妨了。」

她整理了一下衣衫,將袖劍重新藏好,便走了街,剛走了沒幾步,就看到了難以置信的場面。

王詡被捕快抓住了……

這傢伙慌不擇路,腦子裡又在想事情,竟是在街和尾隨而來的一大群人撞了個滿懷,老鴇指著他大罵:「就是這個淫賊!光天化日竟敢來醉星樓鬧事!綁走了我們的燕兒姑娘!」

旁邊的官差和醉星樓的打手們七手八腳地就給王詡來了個五花大綁,他還沒回過神來,就已經成了個粽子一般……

「媽媽……我在這裡。」燕璃竭力表現出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那當真是形容憔悴,我見猶憐。

老鴇一見燕兒就站在那不遠處,立刻凄呼著沖了去:「哎喲!我的小姑奶奶!可算是找到你了!怎麼樣?有沒有受傷?這人有沒有欺負你?」

「沒有……這人可能是個瘋子,他把我扔在地,又調頭跑了。」燕璃也只能如此解釋,她畢竟不能說是自己武功蓋世把王詡這淫賊給嚇退了。

王詡似乎想說什麼,不過他沒機會了,怒髮衝冠的男人們直接把他揍成了一胖子。

這世道……美女的話誰都信,王詡的話,人家聽都懶得聽。

「你小子!膽子不小!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做出這樣的勾當!跟我們回衙門去!」

這位官差的話另王詡十分震驚,作為一個犯罪嫌疑人,他好像還沒法庭就被定罪了,不過他也沒有說什麼,他明白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還是留著點唾沫到衙門裡說算了。

不知為何,這群平日里遊手好閒的捕快們在王詡的案子是如此積極,而且辦事效率極高,不到半小時,王詡已經帶了公堂。

這蘇州知府姓張,留著絡腮鬍,看去不怒自威,好像確是個角色。

驚堂木一響,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堂下何人,報名來!」

「回大人的話,民婦何氏,乃是醉星樓的老鴇。」

其實張知府自然是認識這位老鴇的,但官員不得出入風月場所,這是一條眾所周知也名存實亡的規定,因此他還是要明知故問一下。

「為何擊鼓?」

「稟大人,這個淫賊來我醉星樓鬧事,還綁走我們的燕兒姑娘,意圖不軌!」

驚堂木又是一響:「大膽淫賊!何氏所說可屬實?」

王詡還未說話,老鴇直接插嘴道;「絕對屬實!我醉星樓的夥計,還有大人的捕快,都可以作證!」

此話一出,那堂外聽審的,街看熱鬧的,還有旁邊站樁的衙役們,居然全都跟著起鬨,不知為何,就多出了這麼多證人來。

張大人只好再拍一下桌子來控制住局面:「淫賊!你可認罪!」

王詡對這審訊實在是無語了:「這位大人……就算你連辯解的機會都不給我,至少也問一下我的名字……這世界難道還有人會給自己兒子起名叫『淫賊』的嗎?」

張大人想了想,這倒也是……醉星樓有府尹大人撐腰,那可不是人人都敢搗亂的,至少得問得明白一些,就算以後當故事出去講,也不能說,「某年某月某一天,有個淫賊云云……」

「好,你且報名來!」

「王詡。」

「好!王詡,你可知罪!」

王詡差點背過氣去,剛才還是問他是否「認罪」,現在直接成「知罪」了,按照電視里演的,他現在能回答的基本是「臣罪該萬死」之類的。

「大人……你能不能聽我本人來陳述一下案情啊……」

「哼!無非就是些狡辯之詞罷了,不聽也罷。」

「哇靠!這都被你看穿了!大人真是冰雪聰明、靈氣逼人……」王詡開始滔滔不絕起來,張大人聽了他這話只覺得越來越冷……

「住嘴!」再不拍桌子,估計張大人就要吐了,「既然你要講案情,那就就講講……」

「好的,其實事情很簡單,你們剛才看到的那個人不是我,是我的雙胞胎哥哥秦漢,我的真名叫秦祥林……」

「來人那!大刑伺候!」

「慢著!」王詡又道:「啊哈哈……那個……其實啊,我是看剛才堂的氣氛太緊張了,所以說個笑話來調節一下氣氛,相信大人是不會介意的對?」

「王詡,你若再有半句扯皮胡謅,本官可就不客氣了……」張大人已是咬牙切齒。

「好……事實是……我今天去醉星樓吃霸王餐,本來想吃完就從窗戶逃跑,但老鴇突然又進來了,還帶了個姑娘來,我心想事情要遭,於是就抓了那燕兒姑娘做人質再逃跑,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就把她給放了,誰知我剛跑回街,就被抓了起來,基本就是這樣。」

老鴇這時又跳了出來:「大人,休要聽他胡言亂語,要跑便跑,難道扛著個活人跑得更快不成?」

張知府點頭:「是啊,王詡,這你要如何解釋?」

「嗯……是這樣……我本來以為呢,醉星樓里總會有一兩個武功高強的打手坐鎮,怕自己跑出沒幾步就被人用六脈神劍啊,彈指神通啊什麼的射成蜂窩,因此就抓了個人質,誰知是我多心了……

其實大人只要仔細想想就該明白,我要是個淫賊,直接在妓院里下手不就得了,要不就是直接扛著那姑娘巡個沒人的地方了事,何必把人擄去街,又放掉呢?」

王詡這話雖然漏洞百出,但乍聽之下確實有道理,放到當今社會,這叫「流氓邏輯」。

張大人又想了想:「如此講來,你便只是去醉星樓吃霸王餐而已?」

「沒錯……當時就是這樣……」王詡用非常真誠地眼神朝那張大人望去,心裡卻惡狠狠道:「你丫要是再不識抬舉,我就要爆發了。」

經過他這一番「狡辯」,公堂的人們似乎還真就相信他了,連老鴇都恍然大悟般,覺得就是這麼回事兒。

張大人哼了一聲:「何氏,一個吃霸王餐的,何必如此興師動眾?你醉星樓難道還對付不了一個吃霸王餐的混混?」

老鴇這下可搞得鬱悶異常,這姓張的怎麼又責問起她來了,好在她身後的燕璃為其擋駕:「回稟大人,是媽媽過於擔心我的安危,一時失了方寸,請大人莫要責怪。」

既然美女開口了,張知府也不敢犯眾怒:「既然燕兒姑娘如此講了……堂下聽判!

王詡,你擾亂治安,強搶民女是實,本府現判你廷杖二十,后交由醉星樓何氏發落!」

張大人果然也不是笨人,你這吃霸王餐的小子,要是打完了關牢里,一是浪費朝廷的糧食,二還得找大夫給你看病,萬一你因為的傷爛死在牢里,我還得找人把你埋了,不如打完就把你推給那老鴇算了。

王詡高聲道:「謝大人從輕發落……」

對他來說這個結果還是可以接受的,別說是廷杖二十,就是打個兩百下,估計王詡也不痛不癢,只要打他的人沒有靈能力或者內力就行……

老鴇看著洋洋得意的王詡,惡狠狠地低聲道:「等你挨完了板子,給我當三個月的男妓來還債!」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公堂之上

4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