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大內密探

第八章 大內密探

自從那晚以後,笑容又回到了燕璃的臉,解開了一個心結,她也不去在意王詡的表現了。.k.

日子又這麼過去了幾天,在一個陰雨連綿的午後,老鴇把王詡叫了過去。

「小柳不太舒服,你帶她到街對面去看看大夫。」

「你就不怕我跑了?」

「少廢話!讓你去就去!」

「是……是……」

王詡覺得莫名其妙,難道他看去就是如此可靠兼之好欺負的人嗎?

事實,老鴇還真是這樣想的,因為這一個月來,王詡簡直老實到了極點,根本就沒有踏出過醉星樓一步,干起活來更能稱得任勞任怨,所以就給人留下了一個相當不錯的印象。

其實老鴇不知道,王詡之所以待在這裡是因為根本無處可去,他不是想跑出這個青樓,而是想跑出這個世界……

王詡撐起紙傘,背著那小柳姑娘就往街對面那寫著「婦科聖手」招牌的醫館行去。

在古代,像小柳這樣纏過小腳的青樓女子可以說是非常苦命的,平日里行動就極為不便,接客時,得由龜奴背到客人的房中。平日里還難免染一些臟病,或是被逼著喝那紅花湯墮胎,前者可能危及性命,後者更是會對身心都造成巨大的痛苦,而到了年老色衰之時,不能接客,也無人為其贖身,就只能嫁給龜奴。

王詡確是有些同情這些女子的,雖然在那些嫖客看來,也好,龜奴也罷,沒有一種是被他們當做人來看的,但王詡卻總是給予這些女子最起碼的尊重,因為他懂得,那些自甘墮落的人遠比身不由己的人更下賤。

「有人嗎?」王詡走進那醫館,卻沒發現半個人影。

「來了。」一個懶散的聲音從屋裡傳來。

王詡一聽到那人說話立刻臉色大變,自言自語道:「不會……這個聲音是……」

貓爺從後堂走了出來,毫無顧忌地在客人面前打著哈欠:「哎……這陰雨天氣就是提不起勁兒來呢……是這位姑娘病了?你把她放下好了。」

可王詡站在那裡動都不動,嘴裡還在嘀咕著:「我早該想到了……在妓院對面開婦科診所,還掛著那麼大言不慚的招牌,還能有誰……」

「這位小哥,你聽不見我說話?」

「貓爺!你還裝什麼蒜?快說!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出現集體穿越的情況?是不是你又玩什麼陰謀?」

貓爺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機警之色,不過他的語氣未變:「什麼貓爺狗爺的?我就聽過兔兒爺,你到底瞧不瞧病?不瞧走人。」

王詡無奈,只好把那小柳姑娘放下,讓她跟著貓爺進了內堂。

他在外堂坐立難安,來回踱步,「怎麼可能啊?難道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是不同世界中的同一靈魂?」

大概只過了盞茶功夫,貓爺的聲音又一次傳來,「外面的小哥,進來。」

待王詡走了進去,貓爺遞來一張紙:「這是藥方,用法用量都寫的清楚,按時抓藥吃了,幾日便好。」

王詡湊近他,虛著眼道:「大夫……你是叫古塵嗎?」

「這街的人都知道我古大夫叫古塵,怎麼了?」

「你真不知道貓爺二字的意思?」

貓爺也虛起眼,學著王詡那犀利的眼神回道:「診金白銀一兩,拿來。」

王詡整個一自討沒趣,他掏了老鴇給他的銀子把錢付了,背起小柳就回了醉星樓。

貓爺緊隨其後,把大門給關了。

他回到房中,從懷裡掏出一塊金牌,那金牌的正面寫著四個字「大內密探」,背面則是「貓爺」二字,金牌的周圍還鑲著一條金龍,一看就是宮中之物。

「這小子……是如何知道貓爺二字的……」他自言自語著。

「這問題應該由我來問你。」一個女子的聲音突然從貓爺的背後響起。

貓爺沒有回頭,他笑了笑:「映遙啊,還是這麼神出鬼沒的呢……雖然你是我司,但一個大姑娘家,老是往我這屋子裡跑,就不覺的有些不妥嗎?」

「你還知道我是你司?那就該叫我統領,映遙也是你叫得的?現在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你的身份會被一個在妓院跑堂的知道?」

貓爺兩手一攤:「也許他會天眼通之類的神通之術?」他這意思就是,我的潛伏工作非常完美,絕沒有露出半點馬腳。

「哼,我看是你去對面那醉星樓喝花酒的時候,把金牌拿出來現了?」

「呵呵,我去沒去過對面難道你會不知道?也不能因為我偶爾調戲你一下,就給我扣帽子穿小鞋?」

「你!大內密探如何會出了你這麼一個無恥的登徒子!」

「可能是因為我武功特別高,腦子也挺好使……呵呵,行了行了,這件事我會查明白的,那小子也好,那百花會的燕璃也好,等時機成熟,一起收拾掉不就罷了。」

「希望你儘快查明,不要讓我等太久。」水映遙說完就神出鬼沒般消失了,似乎武林高手都是這麼來去無蹤。

…………

貓爺辦事還是很有效率的,當天晚他就來到了醉星樓,想要打探打探王詡這人的底細。

所謂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這晚,來得猛人可不止他一個……

「哎喲!這不是古大夫嗎!你們幾個還愣著幹什麼,快些來招呼客人啊!」老鴇十分殷勤地湊了來。

貓爺要問她事情,所以也表現得頗為圓滑:「何姐姐最近看著又年輕了幾歲,我都快不敢認了呢。」

老鴇笑得眼睛都不見了:「哎喲,古大夫,你可壞死了。」

貓爺這人雖然心理承受挺強,但此刻也不禁是一身的白毛汗:「那個……我跟姐姐打聽個事兒。」

老鴇雖然還在笑,但笑容明顯沒那麼燦爛了:「這個嘛……古大夫你要知道,這醉星樓是尋開心的地方,打聽事兒嘛……」

一錠相當大的銀子被塞進了老鴇手中。

「誒喲喂!瞧您這客氣的,既然是古大夫開口,姐姐我又怎麼好推辭呢!喂!那個誰,你死人啊!這麼半天了還不茶!」

貓爺擺了擺手:「不必了,我就是問問,姐姐這醉星樓,近來可有來什麼特別之人?」

老鴇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然後往前湊了湊,壓低聲音道:「這您可問對人了,今晚就來了好些個呢!」

貓爺一挑眉毛:「哦?姐姐可否與我講講是哪些個?」

老鴇指了指二樓的一間房:「江湖赫赫有名的賀家槍二少爺賀文宏,正在那間喝酒,他今天還帶來一位姓孫的小公子,誰不知他們賀家與那禮部的孫侍郎是表親啊,那姓孫的小子我看八成就是孫侍郎的……」

貓爺臉還是笑盈盈的,心裡卻在思索:「這倒奇怪了,孫侍郎只有個女兒啊……難道……」

老鴇接著說道:「您再看那邊兒,正在窗邊喝花酒那位,乃是吏部趙尚家的公子趙辯,瞧那氣派,門外的隨從就好幾十個呢。」

貓爺此刻眼中看到的卻不是那趙公子,而是趙辯身邊的一個青年,面無表情,冷若冰霜,但那隱在小腿處的奇門兵刃,卻時刻透露出可怕的殺機。

「幾十個隨從都在門外,唯獨這個跟在身邊嗎……」貓爺心裡覺得今晚的事情是越來越有趣了。

老鴇又道:「最後就是那邊那位,兵部尚的公子杜逢春,誰都知道,他老爹與那吏部的趙尚乃是朝中死敵,而且,他今晚也帶了不少隨從在門外,我看還有不少挺眼熟的,似是那負責城防的……」她沒有把官兵二字說出來,因為她知道,有些話就該點到為止。

貓爺心中冷笑:「老爹在京為官,兒子全都跑來這江南之地尋花問柳,兵部尚的兒子都能調得動城防的兵力來假扮隨從……這朝廷當真是不堪。」

就在他們說話間,只見一個跑堂的龜奴匆匆朝著頂樓跑去,每晚,都是由他來打開那望星閣的大門,而每當這個時候,人們也知道,是那燕兒姑娘該出場了。

望星閣也不是人人都能進的地方,如果你身沒有足夠的銀子,那就別想了,別看每天都有那麼多生往裡湊,人家可都是為一睹燕兒的芳容不惜一擲千金的闊綽子弟。

而今晚,那幾位特殊的客人都踏了這望星閣,跟著他們一起去的,還有一個偽裝成婦科大夫的大內密探……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大內密探

4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