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交涉

第十二章 交涉

很快,兩位尚大人的公子都被判了秋後問斬,先不管結果如何,明天,這個消息就會傳遍蘇州城,不出三天,京城下就都得知道這事兒。k.

總之,張棟天這個名字,馬就要火了,如果誰要請他簽名,那可得抓緊時間,因為在不久的將來,這位不是人頭落地,就是青雲直,到那時再要找他,可就難了……

這個案子涉及的人非常多,城防的那些將士們可屬於地方武裝力量,一般來說,案件要是牽涉到軍隊,頭就會變得很敏感,刑部、吏部、兵部全都得有點兒表示,派個京官兒下來再查一查那是肯定的,問題就是來的這人究竟是個什麼角色了。

不過那是后話,時間回到今夜。

趙辯和杜逢春被拖進了大牢,縱然他們一開始精神頭不錯,在牢里不停地恐嚇每一個人,但一頓暴打以後,他們也就閉嘴了。

打他們的人倒不是獄卒,而是同樣一起蹲大獄的獄,不知為何,今晚這衙門就是牢房緊張,不得不讓趙杜二人和其他的一些死囚擠在一間牢房裡。

這二位顯然沒有坐牢的經驗,依舊是我行我素,以為只要是老百姓都是好欺負的,因此他們付出了相當慘痛的代價……

其實這種情況和現代的拘留所很像,你們這二位少爺剛進來,油水比較足,前兩天就不必吃飯了,菜就讓前輩們分了。平時呢,你們就蹲在那角落的馬桶旁邊大眼瞪小眼,如果你們表現還算不錯,過段日子就可以過來給獄老大捶個背、揉揉肩什麼的。如果表現不好,那在砍頭之前你們就一直與那馬桶為伴。別說你是尚公子,你就是龍王三太子,進了這大牢,也得看誰的拳頭大才能說話。

趙辯和杜逢春都是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長大,從少年時起的興趣愛好就是遊山玩水、吃喝嫖賭,偶爾禍害一兩個良家婦女,或是送幾個得罪了自己的倒霉鬼進監獄。

這兩位可從未想到過會有今天,如果問他們此刻的感想,他們一定會寫一篇很長的論文,中心主旨就是八個大字:「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他們的報應確是來了,但還未絕望,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老爹一定有辦法把這事兒給平了,到時他們再去和那張大人慢慢計較,現在么……還是乖乖裝孫子。

另一邊,下了銬子的王詡沒有回醉星樓,他被判無罪釋放以後竟還不走,十分猥瑣地跟在張大人的身後,似是要陪他一起回去睡覺……

「你這是要做什麼?」

「我想跟你去後堂。」

「嗯?大膽!這衙門的後堂是你想進便能進的嗎?」

「我想見貓爺……哦不……是古大夫。」

張大人兩眼一亮,這王詡剛才分明說了貓爺二字,也就是那塊大內密探金牌刻的名字,難道他知道古大人的身份……

略一思索,張棟天便覺得事有蹊蹺,雖說他今天可以毫無顧忌地做個好官十分痛快,但細細想來,除了懲治那兩個惡少以外,這古大人似乎是從側面幫助了王詡,而這王詡以一當百的武藝也是有目共睹,難道他也是……

「嗯……你跟我來。」張大人在前面引路,將王詡帶到一處房間中坐下,然後道:「等在這兒。」

王詡也無所謂,他剛才跪累了,此時正好坐下歇會兒。

不多時,貓爺走了進來。

「老張呢?」王詡隨手拿了壺茶就喝了起來,絲毫不把自己當外人。

「我想和你單獨談談,所以讓他迴避一下。」貓爺坐定后翹起二郎腿道。

「哦,很好,這樣我說話就方便多了。」

貓爺的聲音雖然慵懶,但心裡卻也猜不透王詡這小子到底是什麼路數:「你怎知道要來這衙門後堂找我?」

「哼……一般發生了不合常理的情況,我就會想到是你在背後搞鬼,不得不承認你確實是搞陰謀的一把好手。」

貓爺笑了笑:「聽你這樣講,似乎是很了解我?可我不記得有你這麼一個熟人。」

王詡放下茶壺:「我就直說了,你我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哦?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

「就好比是……有一天,你從床醒來,卻發現自己回到了三國時代,而在那裡,你還碰到了一些熟人,可他們都已經不記得原來的身份了,甚至不認識你。」

這番說法在古人看來確是離奇了一些,不過貓爺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哦……也就是說,你現在就是這個情況?」

王詡點頭:「對,而你是我認識的人之一,也是在這種情況下,唯一可以給我答案的人。」

貓爺陷入了沉思:「如此講來,他一見我就能叫出「貓爺」來也不奇怪了,或許是他原本就知道……」

王詡從未見過貓爺花了那麼長的時間來推理,因為這個時代知識的局限性,要解答周遭的一切還是相當困難的。

「你這說法太過匪夷所思,用常理難以解釋,不過我姑且當你說的全是真的,待我回去想清楚,再來和你商量。」

王詡好像鬆了口氣:「那好,反正你知道哪裡可以找到我。」他說完就起身離開了。

水映遙又如幽靈一般隨後出現:「你真的信他?」

貓爺沒有回答,而是搖頭笑道:「映遙啊……這衙門的後堂你也像自己家一般進出,這不太好?」

「你便不能和我正經些說話嗎?」

「好好……我來說說我的看法,首先假設他說的全是假的,但到底有什麼目的呢?是為了用這番話來掩飾他知道『貓爺』這個代號?難道你不覺用其他任何理由都比現在這個解釋要強嗎?

第二種假設,他根本就是個瘋子,這我看可不像,我覺得他非但不瘋,而且大多數時候都在裝糊塗,其實心裡什麼都明白。

那麼只剩下最後一種假設,他說的全是事實……」

水映遙打斷道:「如果他說的全是真的,那你根本就不該存在,這是不可能的。」

「可能不可能我會慢慢想的……這件事,希望你暫時不要稟報去。」

「哼……我為何要聽你的?」

「呵呵……你雖然嘴如此講,其實還是會聽我的……」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交涉

4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