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醒悟

第十四章 醒悟

「啊?拜我為師?」王詡的表情絕對是哭笑不得。k.

「是啊是啊,大俠你就收下我!」孫小箏眨著大眼睛,顯得十分有誠意。

王詡擺手道:「不行。」

「為什麼啊?」她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我不收女弟子。」

「啊!你怎麼知道我是……」

「反正我就是知道了,你可以死心了。」王詡的語氣十分堅決,他可不想和孫小箏之間再發生些什麼。

「那大俠你為什麼不收女弟子啊?」

「哪兒來那麼多為什麼,你整個一『十萬個為什麼』,不收就是不收,時候不早了,我要睡覺,兩位請便。」他說罷就往柴禾堆一躺,兩眼一閉,這就算下了逐客令。

站在一邊的賀文宏早就想發作了:「你這是什麼態度!我表妹這樣求你,你卻要擺架子!」

「哈!哈!哈!」王詡大笑三聲,不再說話。

失望的孫小箏只好悻悻然離去,賀文宏瞪了王詡一眼,然後也跟了出去。

待他們走後,王詡長嘆一聲:「賀文宏啊賀文宏……我這可是在變相地幫你,你這人咋就這麼笨呢。」

「你幫他什麼?」燕璃的聲音自門口傳來。

王詡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轉移話題道:「今晚的竊聽工作完成了?」

燕璃找了一處乾淨地方坐下:「我便不能歇一天?」

王詡笑了起來:「行啊,女人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最好少動……」

「你這人當真是不知禮儀廉恥,一個大男人,這種話也說的出口?」

「那我說點別的好了,據我推測,街對面那位『婦科聖手』,現在應該是為朝廷效命的,所以你的處境可是相當不妙。」

「這還需要你告訴我?我早就知道這個古大夫武功深不可測,絕不可能只是個大夫那麼簡單。」

「不不不……你不明白,這個人比你想象中要厲害太多,就算他不會武功,也能把人給玩死……而且,他和我也算是有些交情,我希望你們之間不要有什麼直接的衝突,你還是儘快離開這醉星樓……」

「你和朝廷的人有交情?!」燕璃突然激動起來。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絕對鬥不過他的,前天晚的事件就是個導火索,他在當晚八成已向張知府亮明了身份,以他萬無一失的行事作風,會肆無忌憚地顯露身份,說明他已經沒有繼續偽裝的必要了,我想很快他就會有什麼大動作。」

「哼……你好像很了解他,看來這交情還不淺嘛。」

「我說了這不是重點……」

燕璃打斷道:「你不必說了!我知道該怎麼辦,不需要你來教我。」

「哎……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下淚啊……」王詡苦嘆著搖頭。

燕璃顯得十分憤怒:「當初你說自己不是朝廷中人,我信了你,可現在,你卻和那朝廷的走狗狼狽為奸!」

「要真是狼狽為奸,我就不會讓你跑路了,直接把你生擒了不是更好?」

「誰知這是不是你們串通好的陷阱?!」

王詡沉默了幾秒:「既然話說到了這個份,那我也沒辦法了,你想怎樣就怎樣……」

燕璃起身便走,出門前丟下了一句:「從此刻起,你就是我的敵人了。」

王詡翻了個身:「沒關係,我這邊還是會把你當朋的。」

…………

「貓爺前輩?久仰大名!在下劉……」

「劉航老弟嘛,我知道,皇帝一定讓你帶密旨了?咱也別客套了,你快點拿出來,我們研究一下,然後一起出去大吃一頓,哦,最近我手頭緊,這次就你請好了。」

「嗯……」劉航被他說的很無語,也只好拿出了密旨。

貓爺打開稍微看了兩眼,立刻就給燒了。

「皇的旨意是?」

「哦,讓你重審趙杜二人的案子是個幌子,你只需走走形式便可,這兩人已是死定了。

你這次來真正的任務,是協助我和水統領一起抓捕百花會的人。有可靠消息,百花會的第一高手喻馨已經到了蘇州府,這也說明我之前數月所做的事情起了作用……

那麼接下來,就是要生擒她和對面醉星樓那位燕兒姑娘了,一旦成功,就算她們抵死不招供任何事情,那麼殺了她們也可以極大地打擊百花會的實力。」

「難道以前輩和水統領的武功,還需要我來相助?」

貓爺想了想:「百花會的兩大高手齊聚,勝負尚不可知,為防變數,多你一個高手是很有必要的。」

劉航點頭:「我明白了,那麼我們何時動手?」

「我想想……嗯……最近我還在忙些別的事情,姑且再緩個幾天好了,總之現在咱們先去吃飯。」

「哦……那好……」劉航心裡覺得非常莫名,他來之前曾被皇帝親自召見,朱翊鈞大大地誇獎了一番貓爺額武功和智謀,讓劉航好好跟他,要是這次的事情辦好了,很有希望混個鐵牌大內密探的位置。

但現在的情況卻是,這人好像在潛伏工作中陷入了嚴重的經濟危機,一副半年沒見過肉的樣子,僅僅一頓就把這欽差大人的腰包吃空了大半……

酒足飯飽以後,貓爺把劉航打發到了衙門,讓他和張棟天大人互相加深一下了解,以便在他回京復命時,可以帶回一份詳細的報告,主要內容為:張棟天不升職實在是暴殄天物。

而貓爺自己,卻星夜出城,來到了蘇州城郊的一處破爛瓦房。

這屋子顯然已經荒廢多年,屋頂全是窟窿,周圍的莊稼地長滿了雜草,屋內除了四面牆空無一物。

不過這裡,是貓爺從小長大的地方,或者說,是在這個夢境中,他記憶里的老家。

「如果那小子說的是真的……」貓爺走進了屋子,四處觀察著,他努力去回憶一些細節,比如死去父母的樣子,還有在家裡生活的情景。

可是他驚訝地發現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他可以想到父母的名字,但臉卻非常模糊,他知道自己成長在這裡,但卻根本想不起任何一件兒時的事情,玩伴的名字、童年的遊戲、甚至是在哪兒的私塾都不記得了。

「家裡大火以後,就剩下了我一個人,然後在燒焦的地板下找到了武功秘籍……」貓爺自言自語著,這件事他現在想來就覺得詭異無比了。

「如果我的記憶全是被灌輸的……那麼就不會有細節,但我自己平時是難以發現的……」他乾脆坐到了髒兮兮的地開始了推理。

腦海中……他變成了一個旁觀者注視著自己,然後在這個旁觀者以外還有一個如同宇宙一般巨大的人格正在觀察著這個旁觀者,這就是貓爺的思考方式,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以這種形式去審視問題,好像這是與生俱來的天賦。

無論時間、空間、主觀意識、客觀現實、這一切複雜問題,都會在他的這種思考模式下漸漸浮出水面,即便是最難以看破的靈能力,也可以用這種方式輕易解開。

不知不覺中,貓爺在那裡坐了整整一夜,到日出時,他終於站了起來。

緊皺的眉頭鬆開了,懶散的笑容出現在了臉。

一塊白色的石頭出現在了貓爺的手中,這是夢魔事件時他從高晉那裡得到的一件寶物,此時看來,這白色的「夢魂石」和心往溫泉老闆娘所使用的黑色石頭竟是驚人的相似!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醒悟

4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