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京城

第十八章 京城

兩人走出了山洞,喻馨率先開口道:「有話便說。.」

「你應該知道我要說什麼。」齊冰沉聲道。

「齊少俠,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我怎會知道你的想法?」喻馨似是準備裝傻到底。

齊冰也不想與她在這面多糾纏:「齊門中人,向來是收錢辦事,不會問僱主太多的細節,你正是知道這點,才找了我,而我,卻是因此著了你的道。」

「呵呵,齊少俠,此話怎講,好像我會賴賬似的。」

「哼……如今我還要錢何用?」

喻馨眼中的笑意更濃:「不要錢,難道你還要人不成?」

可能因為齊冰這人臉總不出現表情,所以喻馨特別喜歡戲弄他,不過面對這女人的挑逗,齊冰依然是秉持著萬年不變臉的宗旨:「你只說是有高手要對你與師妹不利,讓我從旁協助你們脫險,可從未說過你們的敵人是整個大明朝。」

「可你也未曾問過啊。」喻馨狡辯道。

齊冰嘆息了一聲:「我已經被視為與你們一樣的亂黨,只要我一天不死,朝廷的追捕就一天不會停下。」

喻馨忍不住笑出聲來:「那你是在責怪我咯?要不然,你乾脆殺了我,提著我的人頭獻給朝廷,不但能洗清冤屈,沒準還能換得後半生榮華富貴……」

「你以為我真的不敢嗎?」齊冰說這句話的時候很平靜,如果旁邊還有個人,聽他的語氣一定會覺得他敢……

「你當然敢,可你不會這樣做,因為你不是這種人。」

「我與你連泛泛之交都算不,你卻知道我是哪種人?」

喻馨幾乎要脫口而出:「我就是知道」,可話道嘴邊,她又猶豫了,因為她覺得對方這個問題問的很對,為什麼她會知道齊冰是哪種人?為什麼和這個人說話時,她總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與他認識已經很久很久……

齊冰見她不說話,而是低頭在想心事,便接著道:「總之,今日以後,我們便各奔前程,希望以後不要再見面了。」

…………

醉星樓的圍捕事件過後,這蘇州城裡也發生了不少變化,欽差劉大人帶著一份類似推薦信的報告回了京,這份奏摺可以被視為張棟天的陞官申請表,就看皇帝最後給他個什麼位置了。至於趙辯杜逢春這二位,估計還得在牢里待一段時間,具體待到什麼時候,得看閻王爺什麼時候要他們去報道了。

那掛著「婦科聖手」招牌,開在妓院對面的醫館,終於是關門大吉,傳聞古大夫自己得了重病,回了鄉下老家。

其實貓爺這傢伙根本沒事,王詡本就沒捅到他的內臟,再者他已經恢復了記憶和靈識,可以用遁甲天的法術給自己治傷。因此,他在受傷后一直就是無病呻吟,偽裝成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博取同情,不過這一行為終於在十天後被水映遙發現,鑒於這些日子裡被這個手下佔了不少便宜,騙了不少眼淚,她只能用武力來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

日子過得很快,劉航赴京后沒多久,皇帝的密旨就隨之而來,貓爺和水映遙被傳召回京,準備應對京城中接下來的劇變。

而早在他們出發以前,王詡就已經到了京城,因為燕璃和喻馨把他給甩了,導致他無處可去,留在蘇州肯定不行,於是他很快想了另一條出路。

…………

「師父,今天教我什麼啊?」孫小箏今天又一次在雞鳴時分就把王詡給叫醒了。

王詡雖然結束了跑堂生涯,但他沒想到,做個教武功的拳師同樣是寄人籬下,沒什麼人權:「不如你先來教教我……怎麼才能每天起得如此早……」

「爹從小就教導我,不能做個懶惰懈怠之人。」

「那為師再告訴你些別的,比如做人要懂得及時行樂……」

「你在說什麼呢!」賀文宏一如既往地從一旁殺了出來。

王詡長嘆一聲:「小賀同學,為師順便也忠告你一句,你這樣追女孩子,註定是會被討厭的。」

「什麼為師?我又沒有拜你為師!你這來歷不明之人,真不知道孫伯伯為何會讓你留下教表妹武功。」

王詡打了個哈欠:「這個世界的老孫做什麼決定還不是全得聽『她說完就伸著懶腰往遠處走。

賀文宏沒聽懂王詡這句話的意思,他只知道自己每次一見到王詡,心中莫名就會來火,原因不明……

「你這又是去哪兒?你只是個教拳的,孫府豈能容你到處亂跑?」

王詡回頭對賀文宏道:「我去茅廁,你是想親自為我帶路還是咋地?」

孫小箏聽了當即就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賀文宏此時囧的程度相當嚴重,箇中滋味,只可意會,很難言傳……

片刻,王詡獨自走到了無人處,他突然開口道:「沒想到這麼快又見面了。」

燕璃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我留在你房中的紙條燒了沒有?」

「沒有,我準備一會兒去茅房的時候將其消耗掉。」

燕璃也習慣了王詡的吐槽:「你這人說話還是這般難聽。」

王詡笑了笑:「你說有事求我,那麼就說來聽聽。」

「在我說以前,你要保證不能將此事泄露出去。」

「哈!哈!哈!」王詡的回應就是乾笑三聲。

燕璃秀眉微蹙:「你這是什麼意思?」

王詡抬頭看天道:「請問一下,你有什麼資格對我提要求?我猜都能猜到你要我乾的事情肯定是違法亂紀。

次你和喻馨因為不信任我,所以在那件事以後和我分道揚鑣,可現在有了用得到我的地方,便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於是乎,她就讓你親自來與我接觸,估計她心裡還覺得我和你之間有點兒『那個』意思,派你來我就八成會答應,如果我不答應呢,基本你就要第二套方案了,據我分析,無非就是美人計和反間計這兩種……」

燕璃緊咬下唇,她的雙肩氣得發抖:「好……你很好……我在你眼中便是這樣一個人……」

王詡反問道:「難道我說錯了?」

燕璃長長吁了一口氣,擺出她一貫的冷傲模樣,只是聲音還在顫抖:「對,你說得對,我和師姐都是這種不擇手段的人,既然你什麼都明白了,就給我個答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京城

4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