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問斬

第二十章 問斬

「問斬?!」王詡驚呼道。。

此時他正在一間陰暗的牢房中接受貓爺的審問,而對方則告訴他,後天正午他就會被公開行刑。

「你不要驚慌嘛,我保你不死。」

「你說具體點兒!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貓爺不耐煩道:「哎呀,你有什麼好擔心的,別忘了這個世界的支配者是尚翎雪,就算我的辦法不行,她也肯定不會讓你死的。」

「那你的辦法到底是什麼……」王詡還是不太相信他。

「很簡單啊,知道明神宗這一輩子在什麼事情花的時間最多嗎?」

王詡神色一變:「難道是……」

「當然不是,虧你還是個歷史系的,腦子裡卻只有些如此齷齪的想法。」

「喂!我還什麼都沒說呢!」

貓爺才不理他的辯解:「還是我來給你一課,朱翊鈞這個皇帝,生平最大的愛好就是修道了,只要到時候我去稟報一下,說你是玄門中人,而且法力不小,沒準能助他成仙什麼的,那你的小命基本就保住了。」

「那不如你現在就去稟報一下……」

貓爺冷笑一聲:「這可不行,你必須刑場,這樣我們才能快些離開這個夢境世界。」

「這兩者之間有什麼必然聯繫嗎?」

「當然有,不過我不能告訴你就是了……」

王詡心中又升騰出不詳的預感:「那你能告訴我的有多少……」

貓爺想了想,開始敘述道:「這次趙杜二位尚公子的事件已有了結果,這就相當於皇帝發出了一個信號,官場中人都明白,這二位尚的好日子到頭了,他們已經失勢了。

從政治角度來看,一旦失去了皇帝的支持,那作風就得低調一些,朝時話不能太多,點你名發言呢,言辭不要太犀利,觀點不要太鮮明;對朋要點頭哈腰,對敵人更要點頭哈腰;等風頭過去,找個時機辭官回老家種田,沒準還能保住身家性命。而他們如果還想做些孤注一擲的行為,可能就要加速自己退出政治舞台的步伐了……

總之,他們的落馬只是個時間問題,而這兩位本就是死對頭的尚玩兒完以後,就會立刻牽動多個黨派間的鬥爭,到時包括後宮、內閣、錦衣衛、東廠等等都會捲入其中,各個勢力間的利益衝突那是不可避免的。

那麼,當每個人都把注意力放在這次事件的時候,有些與朝廷作對的勢力,就會伺機而動了,比如百花會……」

王詡問道:「切……不就是偷聖旨嘛,那能算什麼行動,還不如我到處放火造成的影響來得惡劣。」

「不是偷聖旨,喻馨在騙你,真正的目的是留言。」

「什麼留言?」

貓爺抬頭吟道:「祗園精舍鐘聲揚,回蕩諸事盡無常,剎羅雙樹花顏改,示意吾等斬奸猖。」

王詡剛要說話,貓爺接著道:「看你那表情估計也聽不懂,所以我也懶得跟你解釋,反正百花會每次要殺死某個朝廷中的高官前就會留下這樣的一首詩。以前都是留在那些官員的府邸之中,縱然那人再怎麼加強防備,最後也會一命嗚呼。

而這次,這首詩被寫在了皇帝的房裡……」

王詡乾笑了兩聲:「不是這麼囂張?」

「就是這麼囂張,而且你是她們的幫凶,我今天來審你,你還抵死不招,頑抗到底,準備一死以赴大義……」

「喂……你這傢伙露餡兒了!其實怎麼處理我是你決定的!你明明還沒審完,就跟我說後天問斬?」

貓爺打了個哈欠:「因為我在進來以前,就已經決定了後天斬你,不管你跟我說什麼,我出去以後都打算這樣奏明皇帝。」

「獄卒大哥!掃地的大叔!有沒有人那!我要招供!」

「你就不要吐槽了,等了刑場,你就什麼都明白了。」貓爺說完就離開了牢房,留下王詡一個人在那裡鬼哭狼嚎。

…………

第二天,王詡即將被砍頭的告示就貼滿了全城,貓爺做事非常徹底,這告示不但有時間地點,還附了王詡的畫像,好似生怕別人不知道這亂黨長得什麼模樣。

而這次的監斬官是竟是那劉航劉大人,也不知這是誰的安排,反正這件事也被寫在了告示……

其實貓爺的這一舉動,其目的也是昭然若揭的,就好比是在全城發布傳單,面寫著:「此乃行刑的所有基本資料,請來劫法場。」

一切已經趨向明朗化,貓爺知道,這個世界,即將在這次事件中終結……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問斬

4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