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候選人

第二十八章 候選人

當晚十點三十分,貓爺和王詡來到了附近的一所醫院門口,死神名單的名字仍然沒有被劃掉半個,埃爾伯特所跟蹤的人至此時也沒有遇到任何危機。.

「喂……你又有什麼陰謀?不會是讓我陪你來看花柳病?」王詡叼著根棒棒糖,對吐槽依舊樂此不疲。

貓爺又一次如同屏蔽一般無視了王詡的廢話:「我需要血,最好出自同一個人身,而且量要大。」

王詡後退幾步:「你想幹什麼……」

「你就別耍寶了……我當然不是要你的血,我只是要到醫院的血庫走一次。」

「那我該幹什麼?在你拿刀威脅護士的時候給你把風?」

「我怎麼弄到血不用你操心,你拿著這個背包,到停屍房裡布置一個儀式,材料都在裡面,擺放的方法我寫在一張紙了。全部弄好以後,等我拿著血來就可以了。」

王詡接過貓爺帶來的背包,他本想再問一些問題,不過貓爺交代完事情就匆匆離去。他也只好自己去找那太平間了。

醫院這地方,肯定是不能讓人想去哪兒就去哪兒的,不過停屍房,往往就只有一兩個管理員值班而已,因此王詡用了個很簡單的方法,一肘子把那位老伯給打暈了,免得他妨礙自己辦事兒。

王詡走進太平間,這地方陰氣的確比較重,總讓人感覺比外面多了份寒意,他走到房間一角,打開了貓爺給他的背包,東西還真不少,茴香、白蠟燭、粉筆、一些王詡不認識的植物,還有一些已經沒人能認出來的動物屍體……

貓爺留下的紙除了這些東西的擺放位置和布局,還寫明要在地畫個古怪的圖陣,王詡逐一擺放著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心裡升騰出一種不太好的預感,聯想到貓爺現在正在取人的鮮血,看來他手頭正在擺的就是傳說中的「降魔術」無疑了。

一隻手搭在了王詡的肩膀,幾乎在一瞬間,王詡就知道這隻手的主人並不是貓爺,因為這手根本沒有絲毫溫度存在。

王詡回過頭,一張潰爛的大臉映入眼帘,搭在他肩膀的手還在淌著膿水。

「燒成這樣……這是哪個墳圈子爆炸把你給炸出來了……」

那鬼魂張大了嘴,喉嚨里又噴出些膿水:「我好慘啊~~」

「靠!」王詡一巴掌按在那鬼的臉,把它推開出去:「你有沒有搞錯?知不知道我這衣服昨天剛洗過?你這又是口水又是膿的,還跑過來勾肩搭背,惡不噁心你?」

「我好慘啊……我好痛啊……救救我……」那鬼說來說去就這麼幾句,還是往王詡身邊湊著。

「這個是最下級的地縛靈,臨死前受了太大痛苦,沒法兒離世,你就別跟它吐槽了,這種鬼最悲慘,其實它現在幾乎已經沒有意識了。」貓爺這時推門走了進來。

他看了一眼王詡擺放的儀式,然後蹲下抄起粉筆,把王詡未畫完的圖陣完成。

王詡問道:「喂……那這傢伙怎麼辦?」

「你搞定唄。」

王詡嘴角抽了幾下,心想我要是搞得定還問你幹嘛?事實,他到現在為止,也從未正經地念經超度過一個鬼魂,基本不是人家自己飛升了,就是被他給幹掉了。看著眼前這位,實在是標準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人家都這麼慘了,你再把他整一身死魂滅似乎不太厚道。

不過王詡很快還真想到了一個辦法,他試著催動主宰之力去安撫眼前這個人的靈魂,漸漸的,它身的傷口消失了,皮膚又回到了它的臉,它也停止了哀號,而是平靜地站在那裡,不再做聲。

貓爺停下手頭的事情,回頭看了這邊一眼,然後自言自語般說了句:「看來想辦還是辦得到的嘛……」

王詡長吁一口氣,他萬萬沒想到,剛才這番施為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精神力,此刻他甚至有些眩暈要倒地的感覺。

「多謝這位大師助我脫離苦海……小生感激涕零……」那鬼講話文縐縐的,衣服也不像今人所穿,看來他待在這兒的歷史,比這醫院還要久遠得多。

「得了得了……趕緊投胎走人,讓我歇會兒,別來煩我。」

「那大師保重,小生去也。」那鬼長揖到地,倒是很有禮貌的樣子,然後漸漸消失。

王詡道:「誒,你說,像他這樣的,究竟是去了哪兒?是到那所謂『地獄』報道了呢?還是直奔樓婦產科了?」

貓爺不回頭,仍然低頭在地畫著,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他不能說「不是去地獄就是直接到了冥海」,所以他乾脆就不解釋了,而是轉移話題道:「我敢興趣的是,你居然可以用主宰之力去修補那些弱小的靈魂了。」

王詡大言不慚道:「那是,我是誰啊?咱平時可都是隱藏實力的,遇到事情這才體現出來嘛。」

「你喘得那麼厲害,要不要去樓下吸個氧之類的……」

「嗯……我只是加快呼吸來促進新陳代謝而已……」

貓爺蹲在那裡笑了笑,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停下手頭的事,看了眼號碼,然後接起道:「齊冰是嗎?難道高劍又被追殺了?」

「對,你們走後又有過幾次事故,我都擋下了,不過最近一個小時,死神的追殺越來越頻繁,越來越難對付……所以我想告訴你們一聲。」

貓爺頓了幾秒問道:「按照現在這個強度,你估計自己還能擋多久?」

齊冰那邊沉默了許久:「哼……我當然……能一直擋下去。」

貓爺回道:「很好,有前途,繼續等我消息。」

他說罷就終止了通話,用粉筆在地的陣法中添最後幾筆,接著站起身,退開三步距離,口中念起了王詡聽不懂的古怪咒語。

待他念完,停屍間里靜了下來,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王詡看了看四周:「你是不是玩失敗了?」

「很顯然,他沒有失敗。」一個男人的聲音忽然從王詡身後傳來。

王詡回過頭,這位他在拉斯維加斯見過一面,應該是叫文森特來著。

「沒想到會是你親自來呢……」貓爺這就算是打招呼了。

文森特還是沒變,他的樣子,他的微笑,他那彷彿掌握著一切的雙眼:「我建議你以後不要再弄相同的儀式了,這很危險,好在我正好有空,要是換做別人來,你非但不一定能達到目的,說不定還會搭性命。」

貓爺道:「這次的事件已經超出了我能控制的範疇,所以我急需要一個知情的高階惡魔來解答我的一些問題。」

文森特知道他要問什麼,他也不多說廢話:「你們手的那個,確實是死神名單,不過,它的主人最近被除掉了。」

王詡瞪大了眼睛:「不會?死神都被幹掉了?難道孫猴子已經閑得出國去燒生死簿了?」

文森特回頭看了王詡一眼,後者立刻就乖乖倒地暈了過去,他接著道:「這些事我告訴你就可以了,他不能聽。」

貓爺乾笑一聲:「反正我已經是你們地獄的替補隊員了,再多知道些也無所謂了是……」

文森特點頭:「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事情是這樣,真正的死神只有一個,他在地獄里,是所有死神的B,和撒旦還有四騎士一樣,如果不是聖經的天啟降臨,他是不會,也不能來人間的。

而平時在人間活動的死神,非常多,一般像市這樣有千萬人口的大城市裡,十幾甚至數十個那是應該有的,他們就像是班族一樣,手持名單,每天跑動跑西,確保那些名單的人會按時按序死去。

無論是常人、靈能力者、超能力者或是鬼魂全都看不見那些死神,只有真正處於『彌留之際』的人才能在很短的時間內看到死神的存在,即『註定要離開這個世界的靈魂。』

所以在人間,『死神』這個稱呼,可以視為一種職業,還是個挺吃力不討好的職業,當然了,這職業不是終身制的,他們有時也會遇到我們那裡的人事調動,這時,就會出現空缺。

死神名單是神賜之物,永遠不會消失,必須有人去持有這東西,那麼,當原來的死神離職了,我們就必須再派一個人去接替他。」

貓爺插嘴道:「我明白了……你們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事變動,因為這個死神不是被你們調走,而是被別人消滅了!」

「對,但死神名單這東西可不僅僅是一本筆記本那麼簡單,它的存在本身比死神要高級得多,就好比指環王里的至尊魔戒,就算你把它丟進河裡,它也能自己想辦法被人找到,因為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縈繞著它,使其不朽……」

貓爺問道:「那麼它現在就和至尊魔戒一樣在自己尋找主人了?可是其規律又是什麼呢?」

文森特回道:「這我也不是很清楚,次出現死神被人間的勢力殺死,已經是好幾百年前的事了,相關記錄很少,也並不是我經手的,不過據我估計,如果它真的在找主人,候選人應該就是那個高劍。」

貓爺若有所思道:「即使沒有死神持有它,名單的人依舊在死去,說明它在沒有主人的情況下,自己也在運作……而在我們得到它以後,它的運作受到了干擾,我救下了將近一百個人,嚴重干擾了它……於是……」

文森特笑著接道:「於是……它迫不及待地把名單的下一個名字作為候選人,開始了測試……呵呵,你果然厲害。」

他們相視一笑,兩人幾乎是同時得到了這個推論,文森特繼續道:「那麼,它的標準很可能就是,如果高劍能夠在越發瘋狂的追殺下堅持到午夜,他就有了持有這份名單的資格,而今天那名單的其他人,也因高劍這個新死神的誕生而獲救。至於高劍,他從今以後的使命,就變成了確保更多人按時去死……呵呵,有趣的因果論呢。」

貓爺長吁了一口氣:「看來,這高劍是註定要和我們說永別了。」

文森特笑道:「放心,以後我會關照他的。」他說著打了個響指,地的王詡支了一聲,逐漸恢復了意識。

貓爺正色道:「在你離開之前,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聰明人之間講話,很輕鬆,文森特已然知道了貓爺的問題,他如同來時一般微笑著:「喻馨曾經加入過一個邊緣人組成的組織,阮達也是那組織的成員之一,而那組織的首領,可能是到目前為止,鬼谷派的最強傳人,比武光宗還要厲害。」

貓爺雖然表面鎮定如故,但心裡卻很是震驚,武叔的實力與十殿閻王中最強的宋帝王余安不相下,在後輩中根本找不到出其右者,如果非要找出幾個比他強些許的,恐怕也只有陰陽界各個勢力的統帥者了……

「那麼……這個可以把常人看不見,靈能力者看不見,甚至是鬼都看不見的死神給找出來殺死的人,比起鳳仙來,誰更強些?」

文森特的身影逐漸消失,他最後只是笑著留下一句:「這種事,在他們交手之前,誰又能知道呢……」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候選人

4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