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九科

第三十章 九科

第二天,王詡和齊冰在課時被廣播叫去了校長室。.

他們一推門進去,立刻就有四個西裝筆挺的大漢堵住了門口。但王詡和齊冰又怎能不知道屋內有幾個人,他們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依舊錶現得從容不迫,哪怕這四位現在立刻掏出衝鋒槍掃射也絕對傷不了他們分毫。

一個中年男人正背對著他們,坐在校長辦公桌的對面喝咖啡,此時他緩緩轉身:「兩位不必緊張,我是特警隊的張隊長,想請你們跟我回去一趟,只是回答幾個問題。」

王詡心裡不屑:「你是警察?唬誰呢?就這陣仗……起碼是國安局那級別?搞不好還是子夜的人冒充的……」

齊冰面無表情:「可以,那現在就走。」他也只能這麼回答,因為校長看他的眼神寫滿了畏懼和懷疑,也不知道這位張隊長散布了多少他和王詡為非作歹的傳言。

不多時,兩人就已坐在了一輛黑色的加長型轎車裡,在翔翼這樣的學校,哪怕是超長的林肯車也不算太扎眼,這裡的學生家長乘坐這種車的多得是,因此,他們就這麼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學校,並沒有引起什麼注意。

王詡和齊冰並排坐在那位張隊長的對面,當車駛離學校后,王詡率先開口道:「我說這位老張啊,你現在可以亮明真實身份了。」

那張隊長正襟危坐,談吐不卑不亢:「等你見到我的司,自然就知道我們的身份了,我現在能告訴的就是,我們隸屬於政府,代表著國家了利益,希望你們可以配合我們的工作。」

王詡回頭看看齊冰,然後發覺自己似乎是多此一舉,因為從他臉也看不出他是什麼態度,如果齊冰不想跟他們走,估計早就動手了,於是王詡也就閉嘴,繼續等待著。

很多人都以為那些國家秘密機構肯定都有著一個非常隱蔽的基地,不是在沙漠里,就是某某軍區,反正離老百姓那是遠遠的,還得建在地下,空襲都找不著目標那種。

但現實是,王詡他們的目的地就在市的市區里,地段不算繁華,卻也稱不偏僻,一棟十幾層的樓房,看去不像居民樓,也不像商務樓,說是個廠房也行,說是個倉庫也像。樓房外面有圍牆,不過牆並沒有鐵絲網,更沒有王詡幻想中的高壓電網……

圍牆裡有些許停車位,看大門的老大爺顯得平易近人、和藹可親,此時正坐在門房間里喝茶看報紙,當王詡他們乘坐的車駛到門口時,他和開車的司機互相揮手打著招呼,然後按下了電子門的開關。

車停好以後,王詡和齊冰跟著張隊長下了車,他們來到大樓門口,當然,那大門也沒有王詡幻想中的激光射線保護……不過當他們走進那棟樓裡面,終於看到了一些特別的地方,因為那扇大門後面除了一部電梯,就只有兩旁的牆壁了。

四個西裝大漢並沒有跟進來,只有王詡他們三人一起魚貫而入,啟動電梯竟需要那張隊長的指紋、聲紋、瞳孔三重保險,而且這電梯里除了開關門的兩個按鈕,就只剩下一個樓層鍵可以選擇。

「一般人如果被請到這裡來,在到達最終的房間前都是要戴頭套的,不過你們情況特殊,所以沒有這樣處理。」張隊長說明道。

王詡心中冷笑:「你還想給老齊戴頭套?信不信他把你的頭先給凍成一冰麻將。」

齊冰此刻在想的卻是,這裡的設計者還真是高明,建築外面沒有任何標示,而且就造在市區里,頗有大隱於市的味道。就好比你每天下班回家都會路過某一棟商務樓,但你從不會去關心這地方究竟有哪些公司,在干哪些業務。

於是,這個極其機密的機構選址在此,反而像是隱形了一般,真得感嘆一下如今這社會的冷漠……以及那些懂得利用人心冷漠來便利行事的人……

電梯的門打開,他們面前是一條雪白的走廊,兩邊整齊地列著數十扇門,看去倒是頗像黑客帝國里那矩陣中的通道,只不過這條走廊是看得到盡頭的,而王詡他們,正是要去那最後的房間。

張隊長轉動了門把手,他第一個走進房間,然後回頭道:「請進來。」

王詡和齊冰交換了一下眼色,然後邁入房中,結果王詡一看見屋裡的兩人就驚叫起來:「你們倆怎麼會在這裡?!」

貓爺回頭道:「老尚請我來下象棋啊,這不正下著呢么?」

尚衛國看到王詡進來,便放下了手中的棋子:「你跟我過來一下。」他站起身,打開了房間里的另一扇門,看來是準備請王詡到小黑屋裡談談。

齊冰問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貓爺有氣無力地朝他揮揮手:「你坐下陪我接著下,我來告訴你。」

那張隊長不知何時已經關大門出去了,齊冰又真的坐下和貓爺下起象棋來,王詡的腦筋一時有些短路,就這麼稀里糊塗地被尚衛國拉進了隔壁的房間。

詭異的是,這隔壁的一間房竟然和剛才貓爺所在的房間完全相同,都是很普通的辦公室布置,同樣的傢具,同樣的裝潢,甚至桌東西的擺放位置都像鏡中的倒影一樣。

王詡不知道這樣的安排意義何在,他此刻拋出了自己最感興趣的一個問題:「嗯……尚叔……您不是從事古玩買賣的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尚衛國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逼視著王詡:「你真的不知道我女兒去哪兒了?」

王詡嘆道:「我如果知道,早就去找她了……」

其實這個問題尚衛國已經問過貓爺了,從王詡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並沒有說謊。

「那麼,你知不知道她為什麼要走?」

王詡乾笑一聲:「我還真不知道……」

「那你都知道些什麼?」

「我……」

「你是不是要告訴我,你什麼都不知道?」

王詡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尚衛國對他這個未來女婿很不滿意,而且現在看來,他確實有理由不滿……

「哎……也罷……」尚衛國自顧自地坐下,給自己點了一支煙。

其實王詡的心裡也比較委屈,女朋跑了,杳無音訊,他毫無辦法,只好在那之後不斷地「工作」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如今老尚又重新提起這事兒,言下之意,似乎他這個男朋當得很不稱職,對尚翎雪的離開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尚衛國吐了口煙:「首先,我表明一下身份,我們這個部門的名稱是『第九科』,與其他任何政府機構都沒有關聯,無論是警察、檢察院、軍隊、國安局,都找不到關於我們這個部門的資料,也無權干涉我們的行動,但我們卻可以通過很便利的手續讓他們配合我們行事,可以說,在中國這片土地,我們有著最高的執法許可權。

而我,就是市的負責人,平時的身份是一個商人,但必要時,我可以做回一個軍人,甚至一個殺手。」

王詡並沒有露出什麼吃驚的表情,因為他已有些受驚過度了……

尚衛國接著道:「二十一年前,我們這個部門正式成立,當時由政府從軍隊、武警、普通警察還有一些特殊人才中挑選出了一批人,作為第九科的元老成員,我就是其中之一,我們的工作是前所未有的,那就是調查一切無法用科學來解釋的事件,並確保這些超自然的東西不會危害到國家安全。

這些年來,我們的工作從未懈怠過,狩鬼者、邊緣人、超能力者、甚至陰陽界的存在、我們全都已經調查到了,可我們很難介入這個世界,因為我們只是一群凡人,就算是最出色的特種兵,在靈能力或者超能力面前也如同孩童一樣無力。」

他又深深吸了一口煙:「直到十年前,有一個叫余安的人,也就是被你們稱為宋帝王的那個老人,他主動來與我們接觸,和我們達成了許多協議,雖然都只是口頭的,但都一直沿用到了今天。

其中第一條,就是我們第九科不能來騷擾你們狩鬼者的生活,在這點我們和他很快就達成了共識,因為我們也必須承認,你們都是英雄,都是可以置自己的生死於不顧,去拯救和保護普通人的英雄。

而他也承諾,狩鬼界有義務去清除那些使用靈能力作惡的敗類,這樣無疑比我們介入要有效得多。」

王詡聽到這裡訕訕地笑了起來,那表情就像野原新之助同學在說:「我沒有那麼好~」

尚衛國真的很想加一句:「只有你小子不像英雄像狗熊」。但他終究沒有貓爺那麼刻薄,這話還是說不出口的……

王詡問道:「那麼……今兒這是……」

尚衛國的臉色十分凝重:「今天,我不得已才來和你們交涉,因為某件事情的發展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控制範圍,如果再不藉助你們的力量,其後果將是不可預計的……」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九科

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