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無魂

第三十一章 無魂

陰陽界,無法離世的強大鬼魂聚集之地。

在日月交輝的天空下,無盡的沙漠中,有著一片不算大的綠洲,在這水源的邊,有間客棧孤伶伶地坐落在此,門口的旗杆寫著「黃泉居」三個大字。人間界的靈能力者踏足陰陽界以後,往往都會先到此處,購買一些必須的物資,另外就是交換情報。

這天,一個嬌小的身影踏入了這裡,大堂里雖然依舊是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彷彿根本沒有人在意這個女人的到來,但其實每個人的注意力都被她吸引了。

因為在場的大多數人都知道,她是「無魂」組織的成員,喻馨。

黃泉居的老闆是一個戴著小圓墨鏡的瘦子,兩撇八字鬍修得非常漂亮,本人也姓黃,不過這黃掌柜是否真的姓黃名泉就不得而知了。當喻馨走到他跟前時,他露出了一口黃牙笑道:「這位客官,請問有何指教?」

喻馨此刻的表情比齊冰還要冷:「我知道裴元就在裡面,我要見他。」

這位黃掌柜的似乎很愛笑,而且是奸笑:「嘿嘿……我這黃泉居的規矩,客官您也應該清楚,無論要辦什麼事兒……都得……」

喻馨把一疊靈幣拍到了櫃,不發一言。

「呵呵呵……客官您請跟我來,這就為您引見。」他說著就把那疊紙收進了袖中,人說有錢能使鬼推磨,看來還真沒錯。

他們一同來到二樓,黃掌柜在一間屋前停下,他剛要敲門,屋內的人就先發話了:「讓她進來,有勞黃老闆了。」

於是喻馨獨自走進屋,隨手就關了門,坐在桌前的一副骨頭架子,正是裴元。

「怎麼?你的復仇已經結束了?要回歸組織了嗎?」

喻馨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她現在的實力究竟到了何種地步?」

裴元顯然知道喻馨口中的「她」指的是誰:「呵……這種問題有什麼意義嗎?你和首領在一起的時間遠比我長,難道她的強大還需要我來告訴你?」

這不是喻馨想聽的答案,她又道:「我再問一遍,她……『現在』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裴元似是聽出了什麼:「我明白了,你是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

喻馨見他不想正面回答,於是乾脆問道:「她是不是已經可以殺死這個世界以外的東西了?!」

裴元的骷髏臉看不出表情,不過他的語氣中充滿了不屑:「如果你是指首領殺死了死神這件事,那根本不算什麼,和我們即將要做的事情比起來,這隻能算是個小試探罷了。」

喻馨沉聲道:「你知不知道這是在和什麼人……不,是和什麼東西在作對?」

「我當然知道,我們的對手……就是那些高高在、目空一切、著所有人命運的傢伙。但我相信首領的能力,我也會永遠追隨著她,因為我們有著共同的理想,去創造一個更完美的世界。」

喻馨聽著裴元狂熱的言論,深深嘆了口氣,她沉思片刻道:「我要回歸組織,越快越好,我要見她!」

裴元冷笑著:「這當然可以,不過……你當初自稱是為了對那姓齊的小子復仇才暫時離開的,如果他此刻還活在世,那麼你回歸組織以後,其他成員必然會有些風言風語,『無魂』豈容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這會令首領很不好做啊……」

喻馨眼中殺機畢露:「我怎麼做事?難道還需要你來教嗎?」

裴元的語氣還是很從容:「你用何種方式去復仇,那是你的自由,但我不希望你的行為給首領帶去困擾,僅此而已……」

喻馨冷哼一聲:「這不用你操心,我見她的時候,自會有一個交代。」

裴元空洞的眼窩裡有火焰般的光芒閃過,如果他有張臉,此刻應該是在冷笑,他並沒有再說多餘的話,只是回答了兩個字:「成都。」

然後就揮手向喻馨擲出了一道藍色的光芒,喻馨隨手將其接住,一隻閃著藍色光芒的紙鶴就這麼躍然於她的掌。

沒有更多的交流,達到目的的喻馨直接離開了這個房間。

而裴元,卻在她走後再次冷笑出聲:「哼……感謝我,齊冰,與其被這個心如蛇蠍的女人繼續,還是早些了結會讓你痛快些……」

雖然裴元對喻馨說的話好像是在迫她早些殺死齊冰,但其實他卻是出於一番好意……

裴元確是一個好人,不管他的理想和信念如何,至少他不是一個陰暗險惡的人,如果齊冰是他的仇人,他會直接就動手將其殺死,給其一個痛快便罷。因此,他一直看不慣喻馨的所作所為。

同樣身為男人,裴元也曾經嘗到過被自己心愛的女人傷害是一種什麼滋味,而那個女人甚至根本不知道他的感受。

人就是這麼一種很奇怪的動物,裴元沒有恨過那個女人,只是默默承受著一切,但當某一天,他發現喻馨這個乳臭未乾的丫頭也要對齊冰做類似的事情時,他卻生出了無名之火。

其實裴元一直以來都在尋找這樣一個假想敵而已,他不會恨自己的愛人,只好遷怒到喻馨的身,因為她們做的事情本質是一樣的……

…………

成都,劉宅。

劉航回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家族中的長者們對這唯一的繼承人得到豪龍膽都倍感欣慰,劉家的這個子孫雖然靈能力頗為廢柴,人也有些大大咧咧一根筋,但其付出的努力卻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如今豪龍膽在手,這狩鬼界第一槍豪的頭銜更加名副其實。

可自從劉航從市回來以後,卻一次都沒有修習過功夫,他終日閉門不出,就算是和長輩們坐在一桌吃飯,也是一副愁眉深鎖、心事重重的模樣。

這是家裡人前所未見的,他絕不是那種因為一點點成就便會懈怠修行的人,這所有人都明白,一時間劉家下眾說紛紜,他老媽甚至推測劉航其實是戀愛了,終日魂不守舍地在想姑娘……

其實他們都錯了,真正困擾劉航的事情,是地獄使者們曾經提到過的「使命」。

在回到成都以後,劉航越發有一種壓力迫近的感覺,像他這樣直覺非常強的人,對冥冥之中的一些巨變有著非常敏銳的洞察力,他知道這肯定是有大事要發生了……

如果姜儒老弟在此,就會拍拍他的肩膀說一句:「你這種壓抑的感覺我每覺睡醒基本都會有,除了胸悶頭暈以外,也沒什麼特別的,等那些未來註定之事與現實重疊時,你再吐個幾口血,吐著吐著……也就習慣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無魂

4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