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鬼王初現

第三十五章 鬼王初現

深夜,齊冰獨自坐在房中,他睡不著,已經連續四天沒有喻馨的任何音訊了,手機永遠是關機狀態,這是以前從未出現過的情況。。

自從一次新人評估以後,他們之間的戀情已持續了半年多,兩人甚至從未吵過架,這看似十分穩定的關係,現在看來,好似只是貌合神離而已。

齊冰回憶著半年來的經歷,兩人發展的很自然,像其他年輕男女一樣,約會、逛街、在校外租房。喻馨沒有再提過報仇二字,似乎這樣的關係會一直這樣平靜地持續下去。

可喻馨失蹤以後,齊冰終於明白,她從未對自己真正敞開過心扉,他想不到任何一個可以去找的地方,只要喻馨不想讓他找到,可能他一生都無法再見其一面……

手機鈴聲響起,他看到了來電顯示喻馨的號碼。

心中湧來的感覺無法形容,多半是欣喜,還有些年輕人還無法說清的感懷。

「喂?馨,是你嗎?你在哪裡?發生什麼事了?」他是個少言寡語的人,但此刻卻變得羅嗦,語氣中透出難以掩飾的關切。

喻馨那頭卻是不冷不熱:「我就在你房門外面。」

齊冰幾乎是小跑著到了門口,他絲毫沒有去考慮為什麼喻馨不敲門,而是打電話,為什麼到了酒店裡還要隱藏靈識。

就在他打開門的瞬間,一道紫色的光芒閃過,血液澆灌在了門口的地毯,瞬間就將大塊地面染成了暗紅色。

齊冰捂著胸口跪倒下來,他的心跳停止了,體溫持續下降。在這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最簡單的一擊就能奪走任何高手的性命……

此刻,齊冰彷彿回到了十二年前那個晚,那時他剛滿八歲,雙手卻已沾滿了血腥,就像現在一樣。可也有不一樣的地方,因為當時那些血,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來自一對夫婦,喻馨的父母。

「終究……還是這樣的結局嗎……」他抬起頭,只看見了喻馨的背影正在遠去。

「等等……」他掙扎著出聲,在死之前,他能說的話已經不多了。

喻馨停下了腳步,可沒有回頭,也沒有說話。

「有個傢伙曾經說過,人的靈魂是不會說謊的,所以,能讓我再看看你嗎……」

喻馨依然沒有回頭,語氣冰冷地回道:「你想要看什麼?看我流淚嗎?你有提這種要求的資格嗎?」

齊冰沒有再說話,因為他已倒下了,殷紅的鮮血在地毯綻開,年輕的生命就此消逝……

喻馨離開了,到最後都沒有朝房間里再看一眼。

可就在她走後不到一分鐘,王詡和貓爺就鬼鬼祟祟地從走廊里摸了進來……

「喂!這好像很嚴重啊,還有救嗎?」王詡顯得十分著急。

貓爺皺眉看著那猙獰的傷口:「放心,只要頭沒被砍下來,我都能救活。」

王詡聽他這樣說還算鬆了口氣:「我說怎麼會在老齊身看到死相,沒想到會是這樣……」

「其實我先前已經基本猜到會是這情況,所以才會選擇偷偷藏起來,等人走來再來救他。」

「喻馨會殺齊冰,這你早就知道?」

貓爺冷笑道:「切……父母的性命,少女的貞操,都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東西,結果都被這小子奪走了,尋仇那是遲早的事情……」

王詡嘴角了兩下,不過仔細一想,還真是這麼個道理。

也不知貓爺用了什麼方法,齊冰的傷口片刻就已止血,完成了初步的搶救,貓爺長吁一口氣道:「撿回一條命來,功德無量。」

王詡也放下心來:「那接下來就是假裝齊冰已經死掉,然後靜觀敵變是……」

「暫且如此,喻馨的突然失蹤和再次出現都頗為蹊蹺,她以前就是無魂的成員,這一些列的舉動應該都和創世計劃有些關係,先讓她認為自己已經得手,看看對方接下來會有什麼動作也好。」

…………

陰陽界,某處。

一望無際的沙漠中,一個人影正在狂奔著,他如一頭漆黑的獵豹,迅速而有力。

如果仔細看,可以看到他的身後,除了足跡以外,還有點點血滴留在了沙礫中……

「嘿嘿嘿……你逃得可真快呢,但我已經失去繼續你的興趣了。」這個聲音的主人叫做伍迪,是撒旦手下的一名魔鬼。

那狂奔的身影仍舊一言不發,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猥瑣眼鏡男,他只是換了個方向繼續奔跑。

「你也該明白,我是不會讓你去跟柳傾若報信的。」伍迪又一次瞬間擋在了那人前面。

「啊!!!」逃亡者狂怒地嘶吼著,一股巨大的靈力爆開,向四周擴散而去,竟在這沙漠中掀起了沙嘯。

「嘿嘿嘿……終於決定要和我拚命了嗎?你的忠誠確實令我欽佩,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你仍舊不放棄要去給主子報信。」

逃亡者胸口的衣服被撐破爆裂,他的肋骨如蟲足一般綻開,伸展,最終竟變得比人的手臂更長,而且還長滿了可怖的倒刺。

「呵呵……很有意思呢,你怎麼不幹脆把自己的腎掏出來扔我,或許我會很害怕的。」伍迪依舊輕鬆,輕鬆到還有空挖苦一下這位把骨頭探出體外戰鬥的對手。

逃亡者的身形就地消失,一秒后,他已來到伍迪面前,用觸手般的肋骨將伍迪束縛在了身前。

「骨牢碎體!」隨著一聲暴喝,倒刺密布的肋骨向當中收緊,伍迪的身體被交叉的肋骨絞成了碎肉。

「嘿嘿嘿……這麼露骨的擁抱,你還是自己享受,我可沒有這方面的興趣。」伍迪的聲音又一次傳來。

逃亡者驚懼地睜大了眼睛,剛才他看到的似是幻覺,他的胸口根本沒有屍體。

可下一個瞬間,他就明白了過來,這不是幻覺!他的骨頭確實絞碎了一些東西,那就是他自己的軀幹和內臟……

他倒在地,鮮血不斷被他嘔了出來,灼熱的沙子反而能使他已碎爛的傷口感覺好些。

「還沒有死嗎……嘿嘿……這創世計劃的作品可真是有趣呢,每個失敗品的生命力竟都是如此頑強。」

又一個人影突兀地出現,他的腳踩在了那個逃亡者的頭,隨著腦漿爆裂,這個痛苦的生命終於結束了。

伍迪看見那來人,還是猥瑣地笑道:「嘿嘿……你為什麼要這麼快殺了他呢?難道是同情他嗎?」

「我只是對你的惡趣味,感到厭惡罷了……」

伍迪冷哼一聲,鏡片的白光后,露出猙獰的眼神:「鬼王,既然都來了,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好了。」

鬼王望著天的日月,眼神中寫滿了蒼涼:「我只問一個問題,希望你可以如實告訴我。」

伍迪笑著道:「你不妨先問,至於怎麼答,我可要想想。」

「柳傾若是否註定會失敗?」

「嘿嘿嘿……你這麼問,難道還真認為她有成功的可能嗎?」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伍迪推了推眼鏡:「她做的事情,是神絕對不允許的,必要的時候,我們即使直接對她出手,也要阻止她,那麼你覺得,她能在我面前堅持多久呢?」

鬼王深深地嘆息:「看來,身在這世,逆天改命,終究只是一句空話。」

隨著這聲嘆息,鬼王的身形消失了,就如他來的時候一樣突兀。

伍迪還在冷笑:「解決了柳傾若,離搞定你鬼王的日子也不遠了……就算是你,又能在我面前堅持多久呢……」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鬼王初現

4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