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生吞鬼谷子

第三十六章 生吞鬼谷子

成都,清晨。

驅之不散的大霧,又出現在了這座城市的各處。

可人們還是在街麻木地行走著,對身邊這明顯且詭異的變化視而不見,生活就是如此,不知從何時開始,每天朝九晚五、風雨無阻,曾經的夢想和豪情,已經被打磨得所剩無幾,每個不平凡的人,最終都沒入了凡人的洪流。

生活,變成了生存。

人,成了行屍走肉。

在這本就人煙稀少的街,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中,即使你面前幾米處有一個碩大的、懸浮在空中的黑影,你也不會去在意它,因為你只把它當成了一塊廣告牌,或者一輛違章停放的車輛而已。

兩個人影從霧中行來,身形逐漸清晰,是王詡和諸葛維。

由於城市中的濃霧有好幾處,所以分頭行動才是最有效的方法。而貓爺對他們的人手進行了一個非常惡意的分組,那就是同期的新人評估第一名,搭檔第二名……

於是,他自己和段飛成了一組,無疑是最輕鬆的;而劉航,由於齊冰的受傷,所以和黃悠成了一組,有十殿閻王陪著,自然也很好辦。

至於王詡這一屆,似乎沒有什麼名次之分,不過已經取得錦竹之稱的諸葛維,認個第二也無可厚非,只是王詡這傢伙,實在不能給人絲毫可靠的感覺。因此他們這邊,無疑是實力最弱的一組。

「帝保佑,千萬不要讓我們遇到那個柳傾若。柳傾若,你要真是神,聽到了我的祈禱以後就去找貓爺他們,幹掉他替天行道,功德無量,可助你早日飛升……」

諸葛維聽了王詡的自言自語,也只有苦笑:「鬼谷子,我們只是來調查這霧的,貓爺也說了,未必會遇到無魂的人,更不要說直面柳傾若了。」

「哈!哈!哈!」王詡狂笑三聲:「維仔,你太天真了!他的話也能信?!」

「維仔……」雖說諸葛維涵養不錯,但聽到這個稱呼,臉不囧那是不可能的。

王詡接著道:「你也說了,這種同時、多處出現異常大霧的現象今天還是第一次,而且就發生在我們幾個到達這裡的第二天。那事情就很好解釋了,這明顯就是分散兵力,將我們逐個擊破的計策……」

「這點我也有想過,可是……貓爺似乎不是這麼看的……」

「廢話!你我都想到了,他會想不到?他只是故意不這麼說而已……陰謀啊……今兒這分組可是大陰謀啊!八成是準備把我們倆犧牲掉,藉此試探一下對方的實力……」

諸葛維不知該說什麼,他對貓爺的了解確實不深,不過用常識來講,王詡的話實在難以令人相信。

他們繼續搜索著,這次運氣似乎不錯,很快就找到了霧中的怪物。

不過出現在他們眼前的,並不是巨大的黑色眼球怪,而是只蛤蟆,至少在王詡看來,這東西最接近蛤蟆。

蛛珠鱉,魚。山海經記:六足有珠,其味酸甘,食之無癘。通俗點形容,這是一隻有六條腿,長著魚鱗魚尾,額頭還頂著顆怪珠的赤色大蛤蟆……

王詡一看見這玩意兒,就覺得渾身不自在,以前他看過《金剛》,電影里說,金剛居住的那個島之所以一直被霧氣籠罩,就是因為有這麼只大猩猩常年呼出巨多二氧化碳。

而現在,看著這隻怪物一鼓一鼓的腮幫子,感受著周圍稠密溫濕的霧氣,王詡豐富的想象力讓他倍受折磨。

「就趴在公交車站的路牌旁邊呢……這是不是太囂張了一點。」

諸葛維可沒空和王詡吐槽:「這東西似乎並沒有什麼攻擊性,我試試將它抓起來。」

「抓起來?」王詡聽了這句后,立刻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他腦海中瞬間閃過了三樣東西:乾坤袋、紫金葫蘆、集裝箱卡車。

正在王詡瞪大了眼睛,想看看諸葛維究竟會掏出什麼法寶時,後者突然神色陡變,祭出了自己的笛子,轉身緊盯著王詡的身後。

王詡這才反應過來,他也轉過身,後退幾步,與諸葛維並肩而立,口中嘆道:「我就知道,求帝沒戲,帝根本不認識我……」

就在十米開外,一個驚人的靈識突然出現,此刻一步步向兩人逼近,他們心裡都明白,擁有這前所未見的可怕靈力者,定然是那無魂唯一的首領……

柳傾若以穩重的步履、沉著的姿態走進了兩人的視線,她留著長發,體態輕盈,穿著簡單素雅,容貌如清泉般純凈美麗,那雙明眸飽滿有神,富有情感。

王詡見過的美女也算不少,尚翎雪脫塵出世,燕璃高傲聰敏,喻馨神秘冷艷,寧楓沉魚落雁,孫小箏可愛驕橫……就是那老愛揍人的水前輩,也絕對能稱得是「情人、仇人眼裡公認的西施」。

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偏愛,但柳傾若,卻肯定屬於人見人愛的類型。

如白居易所:減一分太短,增一分太長。不朱面若花,不粉肌如霜。色為天下艷,心乃女中郎。

她又如最純凈的水,透明、柔美、一塵不染,無論怎樣聯想,都不可能把她和野心勃勃、企圖顛覆世界的女魔頭畫等號。

看到她的第一眼,王詡原本在腦中構建的那個半老徐娘、體態走形,還有點更年期綜合症的老巫婆形象頃刻間支離破碎。

「真沒想到啊……看來這年頭的反派都是走偶像路線,我長得這麼帥,得考慮轉型了……」

縱然現在大敵當前,但聽到王詡如此無恥的言論以後,諸葛維也忍不住轉頭看了他一眼:「鬼谷子……你能不能認真一點……」

「王詡,我們終於見面了……」這竟是柳傾若對他們說的第一句話。

王詡也是一愣:「啊?原來我這麼有名啊?街隨便冒出來個美女都期待見我一面是怎地?」

柳傾若又說道:「你做到了我一直沒能做到的事情,卻從未遭受過『那些東西』的懲罰,所以,得到你,應該會對我實現最終目標有很大幫助的……」

王詡聽不懂這話,不過他大體知道對方的意思,似乎是要將自己活捉,然後為所欲為……

「靠!想抓老子?!分了勝負再說!維仔,抄傢伙跟我!」王詡的短劍已經在手,話音未落,就已使出靈識聚身術——改,用其極限速度欺身到了柳傾若面前,對著其肋下使出一記直刺。

這一擊從戰略來講,頗具突然性,也很正確,對付柳傾若這樣強過自己很多的人,就是要出奇制勝、一擊解決。從實施的有效性來說,也非常不錯,連諸葛維都沒能完全捕捉到王詡的動作,因為他實在是很快。

但王詡的戰術並沒有成功……

柳傾若沒有動,她甚至十分淡然地閉了眼睛。

一個手持武士刀的人影如鬼魅般出現在王詡和柳傾若之間,她沒有出刀,而是用刀鞘把王詡的武器格開,然後對著王詡的胸口輕推一掌,後者便如離弦之箭般倒飛出去,完全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

好在諸葛維及時從後面穩住了王詡的身形,但他竟也隨著王詡倒飛了近十米才止住了退勢。

王詡站定以後抬起頭,兩眼盯著那人影:「卧槽……這麼厲害……」他這是由感而發,在那人現身的瞬間,王詡只覺全身的血液都彷彿凝固了半秒。

這個人就像是一把刀,她手中的刀雖未出鞘,但人已出鞘,王詡清楚地知道,剛才如果對方有意要取他性命,可就不是輕推一掌這麼客氣了。

諸葛維看清來人,臉色越發難看,他已猜出這女人是誰:「曉霜含白刃,落影駐雕鋋……」

「喂……維仔,現在可不是念詩的時候,人家又多個高手,情況越來越不妙了。」

諸葛維不再理王詡,而是與那持刀之人對峙起來,兩人間距離逐步縮短,殺氣與靈氣已在空中開始了碰撞。

「留下王詡,你可以活命。」林曉霜的語氣和容貌,與她的名字一樣透出冰冷的感覺,在之後很長的一段日子裡,王詡一直懷疑她是齊冰失散多年的親妹妹……

諸葛維當然不會答應,就算王詡這人再沒有拯救的價值,但讓他不戰而言敗是不可能的。

笛中傳出的音嘯朝著林曉霜襲殺而去,後者卻依舊沉靜如水,立於原地。

林曉霜不會說類似「你不知死活」這樣的話,她只會用行動來讓對手明白這一點。

刀出鞘,血落地。

一秒,足以分出勝負。

音嘯,靈氣,都被這一刀斬斷。

刀氣在諸葛維的左肩留下一道巨大的傷口,血從那裡噴洒出來的聲音,真就如《東邪西毒》中的偉仔所說,像風聲一樣很好聽……

諸葛維仰面倒了下去,王詡想要前接住他,可柳傾若卻瞬間擋在了他的面前。她只是沖著王詡微笑,然後搖搖頭,似乎是在說:「你就別白費力氣了。」

王詡這下可真的發火了,看著同伴被隨意地打倒,還有對方這種有恃無恐的態度,他短劍的黑炎與他的怒意一樣竄起。

就在這時,那隻一直在不遠處發獃的蛛鱉竟是平地一躍,誰能想到這麼大的癩蛤蟆還能跳得起來,周圍的大地都被震得抖動了兩下。

蛛鱉落在了王詡身後,後者回過頭來,只見一張血盆大口自而下向其籠罩而來,接著就是一股怪味傳進了王詡的口鼻,使他意識逐漸模糊,四肢也變得無力。

王詡手中的黑晶劍消失了,事實,他本人也不見了,因為他已被那蛛鱉給吞進了肚子里。

柳傾若回頭看了看地的諸葛維,好像還有口氣的樣子,她抬頭對林曉霜道:「其實你不必跟著我。」

林曉霜道:「我只是擔心……」

柳傾若打斷了她:「我知道……我知道……」她頓了一下,接著道:「你去幫一下洛影,他可能會有危險。」

林曉霜點頭道:「好的。」她如來時一般,頃刻沒入了濃霧中。

柳傾若走到諸葛維身邊,她平靜地說道:「你們為什麼要和我作對呢,我只是想要一個更好的世界罷了……」她說著,徒手就擊向了諸葛維的心臟……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生吞鬼谷子

4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