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約見

第三十九章 約見

林曉霜的出手動作稍縱即逝,那拔刀與收刀的速度靠肉眼已經很難捕捉到。DUSHU001.COMk.

悄無聲息中,刀氣橫飛而來,就如清風拂面一般,當你感覺到時,其實已被穿透了。

可貓爺比她更快,冥動一閃,他就已擋在了眾人身前,左手紅芒迸現,隨意一揮,就打散了眼前這犀利的刀氣。

他無精打采地甩甩手:「還挺厲害的。」

林曉霜沒有回應,因為她已不知所蹤,一旁的洛影也在眾人的注意被吸引時消失了。

段飛道:「身手都很不簡單,短短几秒就離開了流的範圍。」

貓爺冷笑道:「無所謂了,他們的目的只是分散我們,然後柳傾若親自出手把王詡抓住,我想現在他們已經成功了,所以這邊的洛影就不該戀戰,安然撤退是對的。」

劉航一聽這話就覺得有問題:「聽你這意思,難道一開始就知道是這麼回事,接著就故意分組行動把王詡給賣了?」

貓爺很淡定地回道:「所謂不入虎,焉得虎子?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段飛問道:「你就不怕他們殺了他?」

「哈!這怎麼可能呢!我基本能推斷出來他們想要從王詡身得到什麼,在他們得到答案以前,絕不會殺死他,最多就是虐待兩下。

而且……他們就算再怎麼虐待,也不可能找到答案的,因為這答案雖然就在眼前,卻已永遠都看不見了……」

…………

夜幕又一次降臨,王詡從昏迷中醒來,他頭疼,噁心想吐,四肢酸痛,不過他不是宿醉,而是在一隻鰲魚的肚子里待了幾小時罷了。

他搖了搖頭,想使自己清醒一點,接著,他看清了四周的景物。

此刻王詡置身於一間磚瓦結構的小屋中,除了自己身下的木頭床,房裡就剩一套桌椅,桌點著一盞油燈,沒有任何旁的東西。月光透過竹窗照射進來,照亮了一張寫滿了疑惑的宅男面孔。

「這回……不會是真的穿越到古代了……」王詡自言自語道。

當然,坐在這裡是不會有人給他答案的,於是他決定出去看看。

推開門,一個小花園印入眼帘,王詡也不知這花園的設計是出自哪朝哪代,更沒有心情去欣賞那些花花草草,他踏著腳下鋪滿石子的小路,穿過花園裡的池塘,往前方的主宅行去。

他也是走出來才發現,自己剛才身處的那間小屋,似乎跟當初醉星樓里的柴房一樣,只是後園里不起眼的小屋……

正當王詡疾步前進時,忽然聽到有人吟道:「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他回過頭,往那聲音的出處看去,只見池塘的小亭中,一個從頭到腳裹著長袍的黑影站在那裡,王詡只能看到這人的背影,聽聲音應該是個男的。

對方如果不是突然詩興大發,或者說失心瘋大發而在晚吟那「映日荷花」的話,那就是故意想引起王詡的注意了。

於是王詡便徑直朝那人走了過去,「這位兄台,真是淫的一手好濕啊!」

那黑影還是背對著王詡:「哼……你也懂詩?」

王詡一臉不屑道:「別的詩可能不懂,你那兩句太好理解了,『接天』連夜無窮逼,硬日『荷花』別樣紅嘛!就是說一個叫『接天』的男人,和一個叫『荷花』的女人,發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經歷,想想也是啊,既然是『硬日』,那能不見紅嗎?」

那黑影回過頭來,黑袍下竟裹著一副骨頭架子,這骷髏人正是裴元,如果他臉還有皮肉,那此刻肯定正在抽搐著……

「你……」裴元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王詡看到這骷髏倒也不算吃驚,繼續大言不慚道:「你可千萬不要崇拜我,我從小就才思敏捷、冰雪聰明、靈氣逼人,要是早個幾百年,估計混個狀元是沒什麼問題的。」

裴元的骨頭下巴正在抖動著……

「首領說,等你醒了,就讓我給你指路,她就在前面的房內等你,進去右轉……」裴元很機械地說完了這番話,因為他想儘快結束王詡的精神攻擊。

「哦,那回見,下次有不懂的詩詞可以來請教我,我看好你哦!」王詡說完就走。

裴元獃獃地站在那裡,那骷髏臉似乎都成了囧狀。

進入住宅,王詡就走到右手邊盡頭的房間門口,清了清嗓子:「有人嗎?」

「你進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從屋裡傳來。

王詡很確定這聲音的主人就是柳傾若,他也不客氣,推門而入。

但見那柳傾若坐在桌邊,一身碧綠的翠煙衫,散花水霧綠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煙紗,肩若削成腰若約素,肌若凝脂氣若幽蘭,香嬌玉嫩秀靨艷比花嬌,一顰一笑動人心魂。

「好一個古裝美女!」王詡也不禁在心中贊道。

不過他很快就納悶了,心道:「不對啊……這女人抓我回來,不殺不關,現在這半夜三更的,誘我入房,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難道她對我有什麼不良的企圖……」

柳傾若打斷了他的思緒:「坐。」

王詡斜視著她,走到了桌子旁邊,然後把自己那張凳子往後挪了挪,盡量離柳傾若遠了一些:「你……想怎麼樣……」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約見

5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