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無家可歸

第二章 無家可歸

「小孤,你這一整天都去了哪裡?學校里的老師來電話,說你又曠課了。dushu001.com.,。,首。發」余安的語氣並不嚴厲,更不像質問,而是如同和一個朋商量事情那樣平常。

「師父,今天可厲害啦,我在街遇到個小鬼,她的靈能力好特別啊!」水雲孤興奮地形容著,這年,他十五歲,已是十殿閻王之一。

「雖然你總是轉學,可課業也不能荒廢太多,不要總因為一些小事曠課。」余安作語重心長狀說道。

「哎呀,初中那點兒破東西,我早自學完了,去不去一樣,學校好無聊啊……」他雙手枕在腦袋後面,往沙發一躺。

「你現在已是閻羅王了,十殿閻王乃狩鬼者的表率,若你繼續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般,如何服眾?」

「我本來就是未成年人嘛……不說了,我出去再玩兒會兒,晚飯就不回來吃了。」

水雲孤蹦起來,又離開了旅館的房間,余安也只得對這個長不大的徒弟報以一聲嘆息,了年紀的人總是會有類似的感嘆,比如自己在這個年紀的時候可比他懂事多了云云……

夕陽西下,水雲孤又跑到了城北的墓園,他搬來這座城市已經有兩個月,計劃是在這裡讀完初中的最後一個學期。每天,他最大的樂趣就是在黃昏時來到這裡和那些孤魂野鬼聊天。

這片墓園的管理者是個駝背的老頭,也具有一定的靈識,不過遠不及狩鬼者的程度,只是幹這一行時間久了,對靈魂的感知總會比普通人強些。

「陸伯,跟你說多少遍了,你就別再颳了,你死都死了,咱們鬼身是沒有癌細胞的。」一個瘦得如排骨精一般的男鬼道。

陸伯十分執著地回道:「我刮我自己的肺,關你小子屁事?!」

「跟你說多少遍了……你颳得這是胃……肺在胃的面,你老是掏錯!」

「你別蒙我老頭!我自己病哪兒不知道嗎?我看你和那些醫死人的大夫一樣,想忽悠我!」

柳傾若安靜地坐在一塊石頭看著眼前的爭執,這兩個鬼吵了足足一個小時了,說來說去都是車軲轆話,可柳傾若就一直這麼默默地聽著,那張如瓷娃娃般可愛純凈的臉,卻是顯出一種悲涼的感覺。

「小鬼,我又回來了!」水雲孤突然從她背後冒了出來,似乎是想嚇嚇她。

他就沒思考過,一個敢於坐在墓地里發獃的八歲小女孩兒,沒嚇到過路的已經很不錯了……怎麼還會被這麼低級的手段嚇到。

「你不用回家嗎?」柳傾若說話的語氣反倒像個大人。

水雲孤坐到柳傾若旁邊:「切……要你管?我說小鬼,看你這樣,今天是曠課了,現在太陽都快下山了,要不要大哥哥送你回家啊?」

柳傾若臉的表情冷了下來,若有所思道:「家……如果沒有家人在那裡等你,那還算是家嗎……」

這個問題對於總是長不大的水雲孤來說似乎太深奧了些,不過他還是答道:「小鬼,你就別跟我裝深沉了,哥我吃過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呢!告訴你個道理,和你相互依靠、不計代價為你付出的人,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也是你的家人。」

柳傾若抬起頭望向他,水雲孤擺出一副十分得意的表情,其實他這也算是現身說法,父母失蹤后,基本是師父將他帶大,教他狩鬼者的本領,他對師父就有如同家人般的感情。總之,他覺得自己小小年紀能總結出以這句話,實在是非常了不起。

「那如果,一個人都沒有呢……」柳傾若又問道。

「這……」這下可把水雲孤給難住了。

柳傾若接著道:「我來告訴你,那你就該學會照顧好自己,即使孤身一人,也要堅強地活下去。」

「嗯……有道理。」結果他被一個比自己小了七歲的小學生給教育了……「誒?不對啊?怎麼變成你在教訓我了?」

柳傾若笑了,這是父親死後她第一次面露笑容:「你叫什麼名字?」

「我啊?記住了,大哥我叫水雲孤,可是很厲害的狩鬼者哦……小鬼,雖然你白天不表演靈能力給我看,但據我觀察,你肯定也是哪個狩鬼者世家的小姐?靈識很不簡單嘛。」

「不對。」柳傾若很乾脆地否決了對方的推理。

「呃……」水雲孤又遭打擊了。

「我聽這裡的幾個鬼說,你每天都要來這裡?」柳傾若問道。

「是啊,怎麼了?」

「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

水雲孤撓頭想了想,然後指著遠處的一個弔死鬼道:「你看那個傢伙,就是在數自己舌頭有幾寸的那個。」

柳傾若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水雲孤接著道:「你不覺得這很有趣嗎?」

「不覺得。」這倒是實話。

水雲孤又指著另一邊:「還有陸老伯和餓死鬼,他們每天都在吵,而且吵得就那兩句話。」

「那又怎麼樣?」

「這些鬼在活著的時候可能並不快樂,但在這個墓園,他們就是一家人,好像這是一桌永遠不會散的宴席一樣……我從小就未曾有個安定的家,在這裡,我能找到些家的感覺。」

柳傾若聽完站了起來,似是要走。

「喂!小鬼,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你總有一天會知道的。」她說罷便揚長而去。

水雲孤還真沒見過那麼酷的小孩兒,被雷得愣在當場。

與此同時,他和余安所住的旅館,來了一位意外的訪客。

「宋帝王前輩……晚輩叨擾了……」

「是薛家的後生嗎,呵呵……坐,別客氣。」

薛靈微笑著點頭坐下,她看去還不到二十歲,梳著馬尾辮,戴著副厚厚的眼鏡,一看就是那種典型的獃子,叫得難聽一點,就是「四眼鋼牙妹」。

「我就直說了,這次,家父是有難以辦妥的事情,想要請余前輩出手相援。」

余安高深莫測地笑著:「如果有我能幫忙的,自然是義不容辭,什麼事,但說無妨。」

薛靈道:「在之前的兩個月里,有個神秘的靈能力者正在大規模地毀滅靈魂,至少……家父認為是毀滅……」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無家可歸

5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