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多瑪

第五章 多瑪

當余安到達城北墓園的時候,他只看到了水雲孤孤獨落寞的背影。.

這個地方已成為了一個沒有靈魂的墓園……

水雲孤的心裡很難受,那些鬼每天聚在一起天南地北地和他閑聊,這個墓園就像一處避風港,在這裡沒有外面那世界的紛繁複雜,沒有和墮落,有的只是可以傾訴的朋。而就在剛才,他們就這麼消失了,沒有留下半點痕迹、線索,事先也沒有任何徵兆。

到了這時,水雲孤才明白,失去一些東西,遠比得到來得容易,就像他曾經失去了父母,如今又失去了這些朋……命運總是悄無聲息地到來,當我們意識到什麼時,事情其實早已不可挽回……

「小孤,回去。」余安前拍著他的肩膀道。

「師父啊……我們這些所謂的十殿閻王又有什麼用呢……我連這些遊魂都保護不了。」水雲孤嘆道。

「我們也是人,人都有辦不到的事情,只要相信自己做的是正確的,並且儘力,那就足夠了,沒有人可以拯救全世界的……」

水雲孤沉默不語,不知是在消化余安的教誨還是依舊沉浸在悲傷的氛圍中,片刻后,他終於開口道:「只有這件事,我不能坐視不管!無論那幕後的人藏得多深,我都要將其查出來……師父,請幫助我!」

余安點頭:「這件事沒有你想象中的簡單,我已隱隱有一種預感,這些表象的背後……涉及到我們難以預測的兇險……」

…………

薛靈回到了住處,她將自己獨自關在房中,雖然夜已深,但她難以入睡。

又是一次靈魂大規模消失,而且和一次的間隔同樣七天,她這次沒有親自到現場去,因為她已探查到水雲孤和余安的靈識去了那裡。

薛靈的想法是:如果自己一直以來的調查都沒有進展,肯定是哪裡出了問題,不如這次就交給別人,看看這位宋帝王前輩能否找到些她所不查的線索。

摘下眼鏡、解開頭髮,薛靈不再是那個四眼鋼牙妹了,這樣一個恬靜溫婉的美女,如果早生些許年月,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們會打破頭去搶這個模特,為的只是用自己手的畫筆將這容貌鐫刻為永恆……

當然了,薛靈平時的打扮的確算是暴殄天物了,女孩子從小沒娘,很可能會變成假小子,或者就是這種疏於裝扮的類型。

心事重重的薛靈決定洗個澡來緩解一下情緒,畢竟靈魂消失事件困擾她已久,就算再去糾結,也難有什麼突破。

她走進浴室,正要褪去衣衫之時,忽然有了種古怪的感覺——房間里還有人在!

薛靈天生就有非常強烈的直覺,這也和她的靈能力有關,這種直覺甚至可以感知到任何方式都不能探查的領域,因此,她十分確定,在浴室的門外面,就在她剛才所處的卧室里,有某個陌生人存在。

能夠無聲無息進入薛家的豪宅,又潛入她這薛家大小姐的房間里,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就算十殿閻王也未必可以。想到這一點,薛靈更加緊張起來,門外的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真沒想到呢……在墓園那裡都沒被抓出來,卻是在這裡被你給發現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他似乎知道了行蹤敗露,也不想再藏的樣子。

薛靈拉開了浴室的門,看到一個穿著黑色夾克的男子正坐在自己的床,從這傢伙的臉看不出年紀,他要是穿西裝,可能像個三十多歲的成功人士,他要是換短打,說是十八也絕對有人信,他的神情很自然,好像是坐在自己家裡那麼自然,而且臉還掛著彷彿掌握著一切的神秘微笑。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文森特。」

「你是怎麼進來的……」薛靈已經提高了靈識,神經高度緊繃,她從這男人身探查不出任何東西,這個文森特就像一個謎,唯一能確定的是,他散發出極度危險的氣息。

「我來的似乎不是時候呢……」他把頭轉到一邊。

薛靈這才注意到自己除了身一件寬大的襯衣以外,其實是一絲不掛的。她臉不禁發燒,也顧不其他,趕緊關了浴室的門,用浴袍把自己裹嚴實才出來。

文森特也不著急,他總是很淡定,任何時候都是這樣,直到薛靈第二次打開門,他才回過頭來:「打點好了?」

薛靈似是有些惱怒:「你究竟是什麼人?有什麼企圖?」

他又笑了,而且是搖頭苦笑:「你想象中那個『企圖』,我肯定是沒有……至於我的身份嘛,你就當我是神仙好了,說多了,怕引起你誤會和反感,我要是解釋呢……又可能越描越黑……」

薛靈的臉還是寫滿了懷疑,這也難怪,這世哪兒來這種在晚摸進少女閨房的神仙……

文森特說不解釋,那就真不解釋,他直接進入了正題:「我這次來呢,主要是想傳達一個信息給你,我只說一遍,全是重點,你要記好,確保傳達給余安他們。

首先,關於靈魂消失事件,你的推測是正確的,靈魂不是被消滅了,而是轉移了,完成這件事的人也的確只有一個,這個人叫蕭錦榮,男,二十九歲,關於戀愛狀況和他的興趣愛好我不便透露。」說到這裡他停了一下,原本文森特是想故意來點冷笑話元素讓氣氛變得輕鬆一些,沒想到薛靈還是老樣子,用十分戒備的眼神看著他,於是乎……他只好自己乾笑兩聲,然後接著講下去:「在十字軍第一次東征時,他們曾經沿途剿滅了一個神秘的國家,當然了,說是部落或者種族也可以……這個部落叫做迪卡爾,他們有著一個自己所信奉的神明,迪卡爾人稱其為『多瑪』——永生之神。

在迪卡爾人看來,只有多瑪才是唯一的真神,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們的國家最後會走向滅亡……當時的羅馬教廷本就是打著『拯救聖地』的名義進行沿途的侵略罷了,按照他們的理論,信伊斯蘭教的國家全都是異教徒,那麼迪卡爾部落這古怪的信仰,順手滅掉也不足為奇了……

多瑪是不是真神已經無從得知,總之它沒能拯救自己的子民,但在迪卡爾部落消亡后的多年,嗯……我想想,反正我第一次聽說這事兒的時候,一戰剛剛爆發……那時,一個像模像樣的傳說浮出水面,說是迪卡爾部落有一件聖物被保存了下來,經過了00年的歲月,再次重見光明,那就是所謂的『真神魔方』,即多瑪的復活鑰匙。

這東西雖說是魔方,但卻不是六種顏色,而是三種,黃色,代表了黃土,孕育生命的力量;綠色,代表農作物,使生命成長的力量;紅色,代表火焰,淬鍊生命的力量,同時,也是毀滅的力量……

土地、農作物、火,這三洋東西是最初的人類社會延續下去的必需要素,宗教史也出現過許多以這些為依託而現世的邪神……所以多瑪存在的真實性,應該還是很高的……」

文森特說到這兒又停了下來,他從薛靈的神情中捕捉到了些什麼,補充道:「我之所以說『應該』,是因為在蕭錦榮之前得到真神魔方的所有主人,沒有一個能成功召喚出『多瑪』,因此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的確認。」

許久的沉默后,薛靈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文森特站起身:「有個很簡單的方法……」他一步步朝薛靈靠近:「我不必證明剛才那些話,只需要證明一點,那就是……」

薛靈突然倒在了文森特懷裡,僅僅一秒,當文森特用其全部實力侵入了薛靈的識海,後者就瞬間失去了意識。

他將薛靈放到床,蓋好了被子,笑著搖頭:「做的太過火了嗎……搞不好這種刺激下她的靈能力會大進呢……也罷,至少她現在一定被這種從未見過的神級實力鎮住了,應該會相信我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多瑪

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