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提示

第八章 提示

又一個七天過去,蕭錦榮依照慣例地行動了,這次他的目標是一所醫院。.

雖然次柳傾若的出現帶給他許多疑問,甚至對真神魔方產生了一種隱隱的恐懼,但他還是抑制不住地要去完成「多瑪」的復活大業。

其實蕭錦榮自己也漸漸意識到了,這件事並不是他不想停止,而是已經無法停止了……如果說最初驅使他的是模糊的信仰和成為神使的,那麼現在,他行動的原因只有一個——他是多瑪的傀儡。

「師父,我們為什麼不靠近一點啊?」水雲孤此刻正站在離那醫院所在足有五條街遠的一幢樓頂用靈視眺望著。

他身旁的余安還是一副穩如泰山狀:「這個距離是極限了,再靠近些,或許就會引起他的注意。」

「可我看這個蕭錦榮的實力只是一般啊,我們隱藏靈識,起碼能靠到五十米以內?」

薛靈搖頭:「你有所不知,這個距離是我測試出來的。幾天前,在查到這個人的住處以後,我立刻親自跑去監視,由於不敢打草驚蛇,我十分小心地隱藏自己,可他的反應非常奇怪,雖然他沒有發現我的位置,但卻好像知道有人在跟蹤他一樣,變得異常警覺。經過幾次這樣的試探,我確定只有現在這個距離才不會被他發現。」

水雲孤若有所思道:「那麼奇怪啊……」

余安笑道:「若是考慮到真神魔方的存在,那就很容易理解了,我想那件寶物一定有某種能力,可以探知到危險靠近,然後向持有者發出警告。因此,就有既定距離的限制,另外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蕭錦榮能察覺到跟蹤,卻又找不到薛靈。」

水雲孤接道:「我明白了,所以才挑今天動手,在他用那魔方轉移靈魂之時,注意力勢必會分散,我們就可以乘機接近抓住他。」

余安道:「目前來講,計劃就是這樣,不過變化也是存在的……我很在意文森特提供的信息,他只是說了移魂者是蕭錦榮,其他全都是關於真神魔方的一些傳說,他甚至沒有說那魔方就在蕭錦榮手……更沒有直接告訴我們移魂和真神魔方的關聯。」

薛靈打斷道:「可我記得前輩說過,這個文森特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

余安接著道:「嗯……就是這點讓我擔心,他不說廢話,而且知道我們所知的一切,因此在提供信息時會用跳躍性思維,然後把我們的聯想、推理,甚至是猜測全都計算進去。

他直接拋出了蕭錦榮這個目標,接著就說一堆關於真神魔方還有多瑪的事情,於是……不需要任何解釋的,我們自然會把這兩者聯繫起來,認為是蕭錦榮用真神魔方完成了移魂,這樣做的細節不明,但最終目的,無疑和那『多瑪』有關係,極有可能就是召喚出這個所謂的『神』來。」

水雲孤道:「我也是這麼想的,難道不對嗎?」

「哎……這當然是正確的,別忘了我說的,他把我們的推理也計算了進去……所以按照這個常規的思路,得出的必然就是事實正解。」余安說到這裡停了下來,心裡想的卻是:可是這個文森特還有個惡趣味,就是喜歡把一些關鍵的細節隱藏起來,看看別人能否自己發現……

「好像開始了!」薛靈神色凝重地望著遠方,她的話將余安的思緒拉了回來。

余安神色一正:「準備用最快的速度接近那裡,出發的瞬間使出全力,不需要再隱藏靈識,務必在最短的時間裡與其接觸,一旦靠近……他絕沒有逃離的機會。」

「是!」「知道了!」薛靈和水雲孤早已蓄勢待發。

而與此同時,醫院的樓頂,蕭錦榮手中的真神魔方發出淡淡的光芒,這個方形的大盒子自行浮到了空中,六面的顏色皆是混亂無序地變化著。

蕭錦榮開始使用移魂的靈能力,整個醫院附近的遊魂都被一種無形吸力扯動著,頃刻間,猶如產生了靈氣的漩渦般,數百魂魄朝著真神魔方涌去。

突然,蕭錦榮神色大變,立刻停止了施為,他抓起空中的真神魔方扭頭就跑。他在樓頂飛躍的動作之快,估計就是忍者神龜也得甘拜下風,真可謂形如疾風、勢如閃電。

當水雲孤三人衝到醫院樓頂時,那裡已經空空如也。

「怎麼回事?他剛運起靈識來,怎麼那麼快又消失了?」

余安往四周望去,臉色變得很不好看:「我明白了……」

水雲孤問道:「明白什麼了?」

「我們都以為是蕭錦榮在驅動真神魔方吸取靈魂,可事實是,進行移魂的只是蕭錦榮這個人而已,他在用靈能力做這件事,真神魔方僅僅負責吸收和接納,因此……對周圍的監視依然存在。

當我們三個靠近這裡時,蕭錦榮一定收到了真神魔方的信號,立刻逃離了……

這下可真是最糟的情況……我們如此打草驚蛇,他很可能會意識到自己已經暴露,萬一他就這樣逃離這個城市,並且以後行事更加小心,我們就很難再找到他了。」

薛靈聽到這番解釋,心中念道:「這麼說……我最初的直覺是正確的,果然是用靈能力嗎……」

「文森特一定是知道這些的,可他不說,因為這種可能性是可以推敲出來的,他想讓我自己去推理……」余安此刻的感覺就是,有人給他出了道智力題,他解出一個答案來,可惜這題的本質是腦筋急轉彎。

「那現在怎麼辦?」水雲孤問道。

「現在嘛,只好由我來提示你們一下了。」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

三人都沒有注意到這個人的靠近,皆是有些驚訝地回過頭,他們看到了一個十五六歲模樣的少年,這傢伙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十分可愛,一張娃娃臉,五官都不算突出,可是湊在一起很和諧,笑容如微風般和煦,眼神比嬰兒還純真,這位要是再長個幾年,那肯定會成為一朵花樣的男子,如果他是個女的,那現在就數蘿莉中的極品。可惜這些假設都不成立,因為他的樣子永遠都不會再變了……

「你們好,我叫席德,我師父讓我帶話給余安先生。」他說話倒是非常禮貌,不像伍迪般猥瑣,也沒有文森特的高傲。

「師父……」余安臉露出有些古怪的神色:「文森特會收徒弟?」

「嗯,是的,那麼我現在就進入正題了。」他居然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來:「這是師父的原話——『余安同學,如果席德出現在你面前,說明你已經把事情搞砸了,我不得不說,我很失望,原以為數十年的歲月足以讓你成長一些了,可惜啊……

我就再給你些提示,不過最多也只有這點提示了,我不能介入得太多,你總不能讓我手把手幫你把蕭錦榮抓住?當然了,如果你乾脆徹底搞砸,讓多瑪重新出現在世,就不存在直接干涉會產生業力的情況,那時我就可以幫你了,但你的自尊應該不允許那種情況的發生。

所以聽好了,提示一,七天的時間間隔,這個你馬就會用到;提示二,接近他的方法,實力強大、心懷敵意,這是真神魔方對威脅的判定標準,明白了就自己想辦法;提示三,我寫到這裡,決定補充一下提示二,你身邊有兩個靈能力很厲害的小鬼,好好利用。

好,話說到這個份,我想你就算表面想要故作鎮定,其實也已經氣得要爆血管了,如果你此刻忽然決定撒手不管我也可以理解。』」

席德把這段話念完,只見余安太陽的青筋有力地搏動著……

水雲孤想了想:「最後這句,是先把人激怒以後,再用一次激將法……這段話還真是有很多玄機呢……」

這時席德道:「好,我的任務完了,再見。」

余安剛要開口說:「等等。」

席德又蹦出一句:「師父說了,余安如果要我傳話,我連聽都不要聽,不是罵人就是恐嚇,毫無意義的叫囂罷了。」他說完就突然消失了,只留下一個氣得已有些要噴血的宋帝王。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提示

5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