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無法逃避的滅亡

第十五章 無法逃避的滅亡

「小鬼,看來這下你得幫幫我了……」水雲孤站了起來,他稍稍恢復了一些體力,可看著多瑪的傷勢隨著變身全部復原,他也明白,接下來還是近乎絕望的惡戰。!!!超!速!首!發

柳傾若那充滿稚氣的臉擺著一副很凝重的神情,由於她實在長得挺可愛的,這表情顯得很不協調:「它已經孤注一擲,我們也只有聯手了。」

「好,你用靈能力牽制它,盡量保證自身安全,不要靠近,進攻就交給我好了。」水雲孤又一次平舉起原水神劍,他這次是下定了決心的,實在不行就冒著靈魂受損的危險施展多瑪的靈能力。

「你會有這種自以為是的想法,究竟是因為比我大幾歲,還是大人們口中所謂的大男子主義呢?」

這次水雲孤不再是無言以對,他笑著答道:「哈哈……兩者都是!」

柳傾若轉過頭看了他一眼,接著竟是發出一聲長嘆,似乎自己的面前站的是個早該絕種的超級傻瓜。

此刻,多瑪的最後變身終於完成,它的身形縮小了許多,幾乎已和常人無異,它全身的皮膚,或者應該說是皮甲,完全變成了深紫色,不管怎麼看,這副樣子和剛才高大詭異的形象一比,貌似反而弱了些許……

「很奇怪啊,多瑪只有氣勢的變化,想象中的實力大增並沒有發生啊?難道它只是通過變身讓傷勢復原?」席德不解地問道。

文森特嘆道:「哎……所以說不能以貌取人啊……」

伍迪也在一邊搭腔:「嘿嘿嘿……和現在這個真正的怪物相比,剛才的樣子要可愛多了呢……」

多瑪的左手輕輕一托,全部呈紅色的真神魔方浮到了半空,緊接著,在這整場戰鬥中,多瑪第一次主動移動了!

死亡的氣息頃刻間襲來,當水雲孤的瞳孔開始急劇收縮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脖子已被多瑪掐住,幾乎在同時,他就出於本能地揮劍去斬對方的胳膊,或許再晚一秒,他的脖子就會被輕易擰斷,可出乎意料的是,水雲孤的這一擊竟直接斬斷了多瑪的手臂。

那嬰兒般的臉浮現了詭異的冷笑,紅色的雙眼露出猙獰的神色,短短几秒,多瑪斷臂的紫色血液就已凝固,然後就有一條條沾著粘稠液體的肉芽飛快地從傷口破繭而出,這些血肉一接觸到空氣就劇烈顫動並開始猛漲,當手臂的輪廓再次出現時,外層的紫色皮膚也蔓延包裹了來。

一共花了五秒,這個被砍掉十幾磅肉的怪物立刻又長了十幾磅出來,更為可怕的是……這條新的胳膊還隱隱透出比剛才更加強悍的戰力。

看著落在地的斷臂氣化消失,柳傾若道:「這就是你的最終形態嗎?永生之神……」

多瑪的四重聲線答道:「這是一切生命的最完美形式,永遠不會因時間的洪流而腐朽,永遠不會被空間的轉變所泯滅,我就是這樣的存在,我有足夠的資本,站到那些神的面前,對他們的一切提出挑戰!」

水雲孤回道:「那麼我也可以認為,你只是一個超越了時間與空間束縛的妖怪,和其他妖怪不同的地方,僅僅是你擁有更好的條件、更長的歲月去修行、去成長!」

「愚蠢的凡人!」多瑪喝道:「你以為自己是誰?!你竟敢把我和你狩獵的那些渺小存在相提並論!」

柳傾若在一旁道:「你確實和他說的妖怪不同,至少,你有著自己的執念,不過,這也是僅有的不同罷了。」

「哼……我也不期望你們這些螻蟻能夠理解我的偉大了,你們就快點消失!」多瑪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他們的頭頂,伸出一手,凝視著地面。

整個大地開始顫動,無形的壓力從天而降,轟然壓在了水雲孤的肩,他的雙腿已然是支持不住了,可就在他即將倒下的瞬間,一根根錐形的石柱破土而出,交錯著刺穿了他的身體。

大口的鮮血從水雲孤嘴裡不斷咳出,但他還未失去意識,奮力地掙扎著。

「嘿嘿嘿……雖然插得像篝火的烤肉,但也只是四肢、肋下、肩膀這些地方被穿透,他竟然避過了所有的要害。」伍迪還是有興緻開玩笑,因為那些石柱插的畢竟不是他……

文森特的眼睛卻是落在柳傾若身:「另一個小鬼毫髮無傷嗎……果然,她的靈能力對原力也是可以干預的……」

多瑪見自己的攻勢並未對柳傾若產生作用,立刻再次出手,它輕揮手指,無形之力便劃開虛空朝著對方而去。

但柳傾若依舊站在原地,抬頭仰望著對手,那些原本該把她撕成碎片的攻擊全都打偏了,在地面留下了一道道長十餘米的溝壑。

「還有別的嗎?」她那純真可愛的小臉,寫滿了冷漠。

多瑪發自心底地產生了恐懼,這個小女孩兒比它更可怕!

在天空中的席德皺眉道:「沒有對生死的敬畏……那雙眼睛,充滿了對一切世事的漠視……這麼小的孩子怎麼會……」

文森特道:「看來她的性格已經基本接近神格化了……哼……比起多瑪,她才應該是人界真正的禍害。」

伍迪也道:「嘿嘿……這種神格化的異類,無論是修習靈能力、道法或者原力、超能力,都要遠遠超過凡人能領悟的境界,要是陸坤那小子能有她的覺悟,我們也不必總為了幾年後那場浩劫發愁了。」

「好了,我們走。」文森特說罷轉身遠去。

席德還沒反應過來:「誒?師父你怎麼說走就走?這不還沒打完嗎?萬一還要我們……喂!伍迪前輩,你去哪兒啊?」

「嘿嘿嘿……文森特已看出了勝負,你也跟,再多留一會兒,可能就要被那兩個凡人發現了……」

席德撓撓頭,他又回頭望了一眼狼籍的戰場,然後也隨著另外兩人消失在了夜空里。

柳傾若朝天舉起了一隻手:「如果你沒有別的伎倆了,那麼我得收回之前的話。」她轉頭看著已動彈不得的水雲孤道:「看來……即使它孤注一擲,我也不必和你聯手的……」

多瑪已怒不可遏,但是它的原力和靈能力卻都傷不到柳傾若分毫,於是它乾脆決定,直接用雙手結果掉這個令人膽寒的小鬼。

不可思議的速度再次被施展,這對多瑪來說並不費力,可當它的手即將抓住柳傾若的頭蓋骨時,表情忽然變得極其痛苦。

小女孩兒仍舊顯得很冷靜:「帶著你那扭曲的理想,長眠……」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無法逃避的滅亡

5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