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部下

第十七章 部下

「起死回生?!」

「對!」水雲孤點頭道:「就在它的生命癥狀完全消失后,僅僅過了幾秒,它全身的皮膚由紫變紅,然後又復活過來,其力量竟又一次大增!」

余安的腦海中這時閃過了文森特最初提供的信息:紅色,代表火焰,淬鍊生命的力量,也是毀滅的力量。

「原來如此,所謂毀滅與淬鍊……多瑪只有死過這一次,才算是完成了最後的變身!因此在真神魔方變為紅色以後,它只有潛在能力提升,表面的戰力卻並沒有增強多少。」

「師父你真厲害,我一形容你就明白了。我當時可相當莫名,要不是事後那小鬼跟我解釋,我還以為多瑪的信仰堅定到可以原地滿狀態復活的地步了……」

身為作者,我忍不住要在這裡吐槽一下,大家都知道,這世只有信那個人……才能原地滿狀態復活的……

余安又道:「那麼,後來你是怎麼打敗它的?」

水雲孤清了清嗓子,接著道:「多瑪站起來以後,那小鬼倒也並不吃驚,好像早就料到會有這種結果似的,於是她再次使用了靈能力,可這次沒起作用。多瑪的周圍出現了新的防禦屏壁,不是真神魔方的,也不是它先前用過的,我想應該是它復活后的新招。

那能量形式又是我前所未見,簡直太誇張了,看去只是個金黃色的半透明護罩,但卻能擋掉一切,無論是善意的、惡意的、中性的,只要是非物理存在的能量就會被過濾在外,就比如說,把一件法寶扔進那個護罩,待穿過後,法寶就變成了廢鐵,面的靈性變成了遊離能量被擋在護罩外面……

我當時雖然受了傷,不過還能動彈,在它斷氣那幾秒鐘,我已掙脫了它先前的束縛,可情況還是沒怎麼改變,甚至是有些惡化了。我試了一下用它自己的靈能力攻擊它,果然也遭到了防禦壁的阻隔。

多瑪隨即開始反擊,這次真的可以用恐怖來形容,它把嘴張開,張得超大……嘴裡開始飛出紫色的光球,幾百千,鋪天蓋地飛射出來,那球依然是我認知以外的能量所組成,剛從它嘴裡出來的時候還只是乒乓球大小,等飛散到空中,就變成籃球大小了,而且擊中物體后的爆炸威力驚人,被爆出的光幕沾到一點就會遭到泯滅般的傷害。

好在那些光球的速度不算太快,我本能地想拉那小鬼逃開,可她居然站在原地不動也毫髮無傷,我想一定是她的靈能力在起作用,那些球飛出了金色護罩就會被她干擾。於是我乾脆站到她旁邊,問她還有沒有什麼辦法對付多瑪。誰知這小鬼用鄙視的眼神瞪了我一眼,不說話了,嘿!你說現在的小學生……嗯……是?」他想說個貶義詞,但細一想,人家也沒怎麼樣,一時語塞,就莫名其妙問了句「是」。

余安笑道:「好了好了,你說是什麼就是了,那後來呢?」

「後來?後來我就火了唄!我怎麼說也是十殿閻王,結果搞得像要求她一個小鬼幫忙一樣,她不來我也是要跟那多瑪拼到底的!所以我乾脆就抄起原水神劍沖了去!」水雲孤說到這兒聽了一下,他的後半句非常雷人:「然後我就暈過去了。」

余安嘴角了兩下:「是不是我年紀大了耳背……你說你怎麼了?」

「暈了啊,也就是失去意識了。」

「我知道暈的意思……可是你昏倒和多瑪的死亡有什麼直接聯繫嗎?」

「嗯……是這樣,我醒過來以後,那小鬼告訴我,是我殺死了多瑪。」

「怎麼殺的?」

水雲孤笑了笑:「我也是這麼問她的,可她支支吾吾,說什麼『看來你對自己的力量毫不了解』。我再追問,她便東拉西扯起來,說了許多關於多瑪的事情,最後她說能告訴我的都告訴我了,就這麼走了。」

余安思索了幾秒:「那麼真神魔方呢?你有沒有再看見那東西?」

「沒有,小鬼說多瑪死時,那東西就碎裂消失了。」

余安皺起眉頭,身子往後靠了靠,陷入了沉默。

水雲孤疑惑道:「師父,這事兒應該算完了?」

余安兩眼微閉:「希望如此……」

…………

柳傾若坐在家中,真神魔方就擺在她面前的桌,桌子的另一頭,正站著一個男人的鬼魂。

他的身還穿著軍裝,形象狼狽、灰頭土臉,太陽還有個焦黑的傷口。他的面孔給人狂傲、粗野的感覺,舉手投足間卻顯露出軍官才有的做派。

「我的弟兄們都去哪兒了?」他問道。

「應該是隨著多瑪的靈魂一同離世而去了。」

「是投胎轉世嗎?」

「我沒死過,不知道。」

那男人長嘆了一聲:「為何只有我還留在魔方里?」

「自然是因為你的靈魂強度遠超其他遊魂,在短時間內,多瑪還無法與你完全同化,你還沒有被他的信仰和意志侵蝕,僅僅是分享了它的部分記憶,所以幸運地留下了。」

「幸運嗎?哼……我倒是更願意和弟兄們一起走,不管去哪兒……」

「既然你在這世已經沒有了目標,不如就繼續留在魔方的世界里。」

男人又道:「你的意思是,做你的手下嗎?」

柳傾若抬頭直視著他的雙眼:「你覺得,追隨一個小孩兒……很難以接受是嗎?」

他搖頭道:「我看到了先前的戰鬥,你很強大,真正的強者,是不能以出身、地位甚至信仰來衡量的,何況是年齡呢……」

「很好……看來你死後這麼多年,已經改變了不少,不再是那個剛愎自用、有勇無謀的莽夫了,懂得懺悔和重審自身,也未必會讓人變得軟弱呢……」

「你……」他露出了十分震驚的表情。

柳傾若道:「我知道你生前的經歷,這不難。我也清楚,你不會拒絕我的邀請……郭凈天。」

郭凈天身略微前傾,算是鞠了半躬:「屬下願為大人牽馬執鞭。」

柳傾若的臉並沒有什麼表情波動:「牽馬執鞭?哼……那還不夠,我要走的路,遠比多瑪的理想更加艱難……你的覺悟至少是,披肝瀝膽,萬死不辭。」

「屬下……明白了。」郭凈天心裡很清楚,他無法拒絕,因為他已從多瑪的記憶中知道了許多事情……以這個小女孩兒的能耐,完成逆天的大計也不是沒有可能,如果能將這個世界改變,他很願意成為這個強者的手下,甚至是僕人。

「你以後就躲藏到魔方中,需要時我會召喚你。雖然多瑪死後,它在裡面建立的世界崩壞了,但還是有些殘留的大陸存在,你就待在那裡,我會逐步進行重建的。」

郭凈天點了下頭,也不多話,就重新進入了魔方之中。

柳傾若靠在沙發,心道:「那個水雲孤的真正力量,總有一天他自己會察覺,到時很可能變成心腹大患……今天真該殺了他的,是我太仁慈了嗎……」

她白凈的小臉愁眉緊鎖:「我的理想還太遙不可及,我需要更多的幫手,更多像郭凈天這樣不會背叛我的人……對了!喻馨!她一定會幫我的!」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部下

5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