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約定?暗示?

第二十章 約定?暗示?

大屋,古宅,空氣清朗,環境幽然。.

這是真神魔方中的世界,一塊懸浮在無盡天空中的大陸。

在多瑪離開這個時空的數百年裡,魔方一直伴隨著它,和它的靈魂相互依存。它從未放棄過自己的理想,它要在這裡中建立一個理想鄉,一個足夠大的世界,一個足夠好的世界,有一天,它會把人間界所有的靈魂都拯救出來,讓他們從那些「神」的擺布中掙脫,不再被命運所驅策。

當那些靈魂全部被解放到這裡的那天,多瑪就會打開另一個時空的大門,把整個魔方世界和那裡的居民這個多元宇宙,永遠不再受到輪迴、業力的影響,離這個時空的眾神們遠遠的,直到永遠……

可是多瑪失敗了,它的靈魂被毀,進入了冥海:一個連耶穌、撒旦之流都難以插手的領域。而管轄那裡的,就是這個時空的眾神們……

但多瑪這歷經千年的大計覆滅,卻不是結束,反而是一個開始。

有這麼一句話:「每個人的靈魂都有其在世的使命」。比如佐為為了小光的成長而犧牲,怪獸為了奧特曼的英勇而撲街,恐怖份子們為了邦德的成就而頻繁活動……

多瑪的存在,或許就是為了有一天可以把真神魔方和關於世界的真相一同交到柳傾若的手中。

五年的時光,並不算很長,但是對於一個神格化的小孩兒來講,已經足以完成許多事了。

柳傾若的理念與多瑪並不相同,她覺得帶著人間界所有靈魂離開,並不能解決問題,哪怕這個計劃成功了,神未必不能用冥海來修正人間界的靈魂空缺,要知道那裡有著比此地多得多的靈魂。

所以她要做的是徹底改變,用她的靈能力為基礎,利用真神魔方和神算篇這兩件至寶,完成一個更宏大的計劃,這就是「創世計劃」:通過破壞「平衡」,使神逐漸喪失對這個世界的控制,最終,整個世界將陷入混亂,無數不受命運之力主宰的生命將越來越多地出現在這裡,打亂全部原有的秩序。

異界闖入的生命、經過變異的靈魂,這些全都是這計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些東西是不受「神」在冥冥之中影響的,而柳傾若唯一無法製造的,就是對神的統治威脅最大的一種東西……全新的生命,即憑空造出不屬於這個輪迴中的靈魂。

並不是她沒有足夠的能力或者天分,而是這幾乎不可能,因為神在創造這個世界時,已經定下了凡人「不可觸及的領域」,那是四種力量:時間、空間、創造、毀滅。

在這其中,前兩種力量必須達到一定的層次才會對神構成威脅,比如有人強大到可以來到時間的原點,在神創世以前就將其殺死並取而代之,或者可以通過對空間的控制尋找到神的所在。

這世界能運作至今,自然是因為沒有人能達到以兩種高度,因為隨著他們的日漸強大,便引起了神的重視,最終被命運之力所抹殺,傅定安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他人生的終點竟是死在一群小混混的手裡,而他的冤魂……即使沒有當年的古塵介入,最終也肯定會被地獄使者所終結。

至於四種力量中的后兩種力量,更是神所深深畏懼的,他們並不擔心天地人三界里會有任何一個存在能夠掌握「絕對毀滅」的力量……根本沒有東西能觸及到這種高度。但是「創造」的力量,同樣是危險的,雖然柳傾若本人暫時還沒有這種能力,但隨著創世計劃的逐步進行,也許某一天,她就會找出使用這能力的方法,這無疑讓眾神們感覺如同芒刺在背、魚骨在喉。

那些命運坎坷的人,正逐漸匯聚到了她的身邊,擁有與「時間」相關力量的洛影,擁有「空間」能力的裴元,他們的人生路即使不算太長,但經歷的痛苦和辛酸也未必比柳傾若少,何況他們以後還極有可能成為神的狙擊對象,知道一切真相的柳傾若毫不在意地把有關這個世界的所有真相告訴了他們,他們在得知一切的同時,也已積累了無形的「業力」,除了成為柳傾若最衷心的部下和信徒以外,他們已沒有了任何選擇。

而今天,又一個本該身處無憂無慮年紀的女孩兒加入了柳傾若的陣營。

如果說父母的死還未給喻馨足夠的打擊,那麼當她知道那個倔強的男孩兒和那個溫和的師父就是她的仇人時,當她發現所見到的一切都建立在欺騙的基礎時,她崩潰了。

喻馨從此變了,她藏到了無形的面具後面,她靈魂中的妖性覺醒了,無論是言行、心機,還有實力的成長,都可說是一步登天。

她往後的人生只剩下了一個目標,復仇!

向齊家那對虛偽的父子復仇,向那些安排她命運的「神」復仇,只要幫助柳傾若實現了創世計劃,當這個世界徹底失去原有秩序的那天,柳傾若會建立新的秩序,她會成為新的神,那時……就不再會有人遭遇和她們一樣的命運了,那時,這個世界一定會更美好的……

…………

午夜,齊家地下訓練場。

齊松文用靈爆輕易就震飛了喻馨,他閉眼,深深嘆息:「這一天終究是來了……」

喻馨艱難地站起來,嘴裡猛咳出一口鮮血,接著她又禁不住單膝跪地,顯然已受了重傷:「你五年來的照顧,和我學到的本領,在受了你這一擊后……應該算是還清了……」

齊松文道:「你本就不欠我們齊家什麼,而是我們虧欠你。」

「好……很好,她勸我不要來,但我知道,今天我非來不可,從這一刻開始,我們就是仇人,你下次見我的時候,就是我復仇的時刻!」

齊松文聽了又是苦嘆一聲:「作為狩鬼者,我很優秀,但作為一個丈夫、一個父親,我卻是徹頭徹尾的失敗者,在我眼裡,我有三個孩子,第一個恨我,已經離開了我,第二個則因為我的疏忽而背負了痛苦的命運,而第三個孩子,要殺了我……呵呵……哈哈哈哈……」他忍不住狂笑起來,眼神中卻竟是苦澀:「我有最後一個要求,請你,再去見小冰一次,就當是道別,不要讓他看出什麼來……你走以後,我會把所有真相告訴他。」

喻馨抹掉了嘴角的鮮血,怒視了齊松文一眼,一言不發地離開了。

…………

齊冰坐在桌前埋頭背著,他並不是很喜歡學習,但是他的努力可以讓他做到將整本倒背如流,因為在他的同學們呼呼大睡時,他還在挑燈夜讀著。

喻馨忽然推門而入,她甚至沒有敲門,要知道十二三歲可是個挺微妙的年紀,一個異性這樣突然闖進來,顯然是很不禮貌的。

不過齊冰只是略顯疑惑地問道:「你好像受傷了?」

喻馨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下:「齊哥哥,你真的在乎我嗎?」

齊冰這下可愣了,雖說現在也邁進二十一世紀了……但咱們中國人一向是比較含蓄的,這句對白,放到今天這個已有些腐朽的社會,那是沒什麼……但對於當年的一個剛初中的學生來說,未免顯得太奔放、太露骨了一些。

「這很難回答嗎?」喻馨見他半天不說話,便又進行了一次施壓……

齊冰再三斟酌之下,用非常短促的語氣語速,以及頗有幾分痛苦的神情,講了兩個字:「在乎!」

「那麼就請你記住兩個字,牢牢地記住!」

「什麼……這到底是怎麼了?」

喻馨站起身,走到齊冰面前,拿起桌的一支筆,在一處空白的紙寫了:「無魂」二字。

「如果有一天,……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任何事情,請你要想起這兩個字!」她說到此處眼中已有淚光閃動:「因為……這是我的未來,我的救贖,我的一切。」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約定?暗示?

5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