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貓爺的自信

第二章 貓爺的自信

「今日凌晨四時左右,警方於東區白教堂后的屯貨區發現一具女屍,其身份可確定為瑪莉·安·尼古拉斯女士,時年43歲,死者生前曾遭到慘無人道的毆打施暴,屍體損毀程度嚴重。。------.--此系八月內倫敦市區第二起惡性謀殺毀屍案件,且也是發生在白教堂附近,警署方面已引起重視,據本報探悉,蘇格蘭場的著名偵探埃瑟爾尼·莫頓先生已介入調查,相信有這樣一位訓練有素、經驗豐富的的警長主持大局,不日即可破案……」

王詡把報紙的這段文字讀完,抬頭看了看正在那兒喝咖啡的貓爺:「《每日電訊報》就這麼多了,後面全都是吹捧那位警長的廢話了。」

貓爺嘆了口氣:「其實你剛才念的基本也是廢話,哎……媒體啊,經過了這麼多年,除了搞八卦的水準長進了意外,其他方面根本沒變呢,你看看,《旗幟報》說這是政治謀殺,《泰晤士報》都扯到移民問題去了……那些記者當中,哪怕只有一個人,可以洞悉到這件案子在接下來的三個月里會發展到如何轟動的地步,絕對可以直接提幹當主編!」

王詡把報紙一仍,開始吃自己的晚飯:「那麼你倒是說說,這事兒會怎麼個轟動法?」

貓爺笑道:「這還不是明擺著的嗎?我都跟你說了,這是近代連環殺手第一人!他開創了一個犯罪領域的新紀元!他殺人不為了錢,更不為了情,他只為了一個對自己來說正確的觀念去殺人,無視所有法律與道德的準繩,或許是單純為了追求刺激,或許是發泄某種病態的仇恨,那些死者和他素不相識,卻又非死不可!

在我們的時代,所有的連環殺手可以說都是他的模仿者,舉個最近的例子,著名的新奧爾良斧頭殺人魔出現在191年,要比他晚了整整三十年!

他不但殺人,而且還給警方寫信挑釁,割下死者的器官,吃掉一些,寄給警方一些,你以為《沉默的羔羊》里漢尼拔那廝很厲害嗎?真正厲害的是這個人,因為他直到最後都沒有被抓住,甚至沒有被查出來!」

王詡冷笑一聲:「我看你倒是挺崇拜他的,那麼這位變態殺人魔的稱號到底是什麼呢?」

貓爺往椅背靠了靠:「說了那麼多你居然還不知道,他就是開膛手傑克!」

「噗……」王詡正好喝了口茶,結果直接就噴了出來:「原來你是他的鐵杆粉絲……難怪自己的稱號都用開膛手。」

「這倒不是,我稱號的由來呢……是因為我作為狩鬼者幹掉的第一個傢伙,被我逐個挖出了內臟,慢慢玩死……」

王詡打斷道:「行行……隨便了,那你現在是什麼打算,親自把這個傢伙抓起來?」

貓爺道:「哼……那是自然,他可是最好的獵物……不過,要抓他,至少還要等兩個多月。」

「這又是為什麼?」

貓爺想當然地回道:「我得等他把該殺的人全殺了才行啊,我想想……9月日在漢伯寧街要殺一個,9月30日擺了具屍體在主教廣場;11月9日……」

王詡吞下一口食物:「喔靠!你果然變態啊!你知道每一件兇殺的具體時間地點,居然不準備制止?!」

貓爺深深嘆息了一聲,那種頗有些憐憫的目光又一次投向了王詡:「你這人就不會自己動動腦子想想?我們可是未來的人,如果改變了歷史,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王詡恍然大悟般:「哦!蝴蝶效應!」他說完這句立刻又改口道:「誒?不對啊,按照這個理論,我們現在每做一件事情,每呼吸一口空氣,都可能對未來產生影響,那豈不是已經改寫了歷史?」

貓爺搖頭:「很顯然,你的推測錯誤了。」他又從壺裡倒了些咖啡出來,接著道:「我們身處的時空,一定有某種自我保護機制,其承受能力遠比你想象中要強大。

我們在1年這個時間點做的事情,確實會對未來產生影響,蝴蝶效應也很有可能會改變一些歷史的細節,但是時空的連續性和大體的走向都不會變,冥冥之中的命運之力會將一切逐漸修正到正軌,我們倆庸庸碌碌地度過餘生,最終化為歷史中的塵埃,不會被任何一個人記起,那麼,世界就和諧了……

但我們如果做些驚天動地的事情,那可就嚴重了,比如說,你去寫本小說,而且還出版了,大受歡迎,在整個歐洲史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又比如,現在你就出門找艘船,啟程去法國,乘著梵高那哥兒們還沒精神失常割耳朵的時候把他給扔精神病院里去……」

王詡聽明白了,他接著貓爺的話頭道:「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介入並改變了知名的歷史事件,比如終止開膛手傑克的連環殺人案……其對歷史的深遠影響可能就會超越時空的承受力,超出可修正的範疇,最終導致我們原來那個世界徹底崩潰,而我們……也就不復存在了。」

貓爺點頭道:「這是最壞的情況,當然了,這種結果發生的概率是很小的,因為時空根本不會讓我們成功,比如你現在想去美國把愛迪生殺了,很可能你只要產生了這個念頭,就會有重重險阻莫名擋在你面前,船在海遇到風暴、火車出軌、走在路被車撞……如果這些都阻止不了你,九天玄雷之類的東西也不是不可能劈下來……」

王詡乾笑兩聲:「哈……哈哈……那什麼……傑克是,他想幹嘛就幹嘛,我只當這些事是早一百年前就發生過了就是了……」

貓爺這時拉了拉鈴鐺,樓梯很快傳來了腳步聲,接著,一位洋大媽輕叩了兩下門,走進了屋子:「洛根先生?是您叫我嗎?」

「哦,是的,赫德森太太,請您再幫我煮一壺咖啡好嗎,您煮的咖啡味道可真不錯。」貓爺微笑著道。

「當然可以,先生,您能喜歡是我的榮幸。」郝德森太太應了一聲便離開了房間。

待她的腳步聲到了樓下,王詡開口道:「我說,我到現在還很奇怪……我們兩個身一沒錢二沒證件,還長著顯眼的東方人面孔,你是怎麼把房錢給付掉還買了這一身英國佬行頭的啊?」

貓爺道:「記不記得你在那個破飯館兒里吃早飯的時候,我離開了半個小時。」

王詡點點頭,貓爺面露得色,接著道:「那裡可是老城區東側,要搞錢容易得很,我只花了五分鐘,利用靈識的搜索判斷,就在倫敦橋東沿河北岸的碼頭後面找到了一個鴉片煙館,名字還挺響亮,叫『黃金酒館』。

大群的社會渣滓偃卧在一起吞雲吐霧地吸毒,就算我長著東方人面孔,也絲毫不能引起那些煙鬼的興趣。煙館的老闆是個印度阿三,除了開店,他偶爾也會夥同手下抓幾個客人到後巷里暴揍一頓,洗劫一空,有必要時,殺掉幾個流浪漢也是正常的……」

王詡聽到這兒就已經足夠明白了:「你這是黑吃黑啊……」

貓爺想了兩秒,滿不在乎地回答:「你要這樣理解也是可以的,總之,這傢伙比我想象中要富一些,至少,在這個每天收入十二先令就能湊合著過日子的城市,他絕對不能算是窮人了。」

「難怪我看你買衣服付房租的時候都不忘給小費……原來那錢來得容易。」

貓爺冷哼一聲:「切……說得振振有詞,其實你對這個年代貨幣的單位和價值概念完全是無,算了……我也懶得跟你解釋……」

王詡清掃完了盤中的食物:「嗯……不跟你扯這個了,對了,我們以後該怎麼辦?等你和那個開膛手玩夠了,難道我們還一直留在這個時代,直到過完黑吃黑的平凡人生不成?」

貓爺顯得成竹在胸:「這你不用擔心,回去的辦法一定是有的,不過目前階段我沒什麼好透露給你……接下來的兩個月,我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王詡吐槽道:「幹什麼?你想蕩平倫敦黑道啊?這麼大動作沒準會被雷劈的啊……」

「當然不是,接下來的時間裡,我要想辦法以合法的身份加入到開膛手傑克的案件調查中,最終破解整個事件的真相。」

「靠!你連他什麼時候殺人都知道,到時候直接用靈識跟蹤他,什麼事兒都解決了唄。」

貓爺搖頭:「這不行……必須尊重我的對手。因為我,是一個偵探,而傑克,是罪犯之王,用狩鬼者的方法投機取巧,是對這場較量的侮辱!我要用屬於偵探的方法,去解決他!」

王詡往沙發一躺:「哈!那按你這意思,不如寫封信寄到蘇格蘭場,來個毛遂自薦。」

「這種事只有你會做,非常天真,而且有點賤。」

「你也配評論別人的人品做派……」

貓爺走到窗邊,凝望著這座霧中的城市:「用不了多久,那些警察,就會主動門來請我給予他們幫助的……」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貓爺的自信

5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