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行動

第五章 行動

9月7日,貓爺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就出了門,到了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才回到住處。。------.--一進門這傢伙就愁眉深鎖,癱卧在扶手椅里,整整兩個小時一言不發。

王詡伸了個懶腰,從自己的房間里走出來,因為他的工作必須在晚進行,所以白天他就根本沒起來。

詡用手在貓爺眼前晃了兩下,「怎麼樣啊?」

原本他這句是問事情的進展怎麼樣,沒想到貓爺卻答了四個字:「絕代佳人。」

「絕你妹啊!我還國士無雙呢,你今天到底幹嘛去了?辦事兒還是妞啊?」

貓爺好像不想搭理他,嘴裡念叨著:「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

王詡見這傢伙連古文都出來了,自己肚子里那點兒墨水……還真有些吐槽無力的感覺,乾脆就不再理他,拉鈴讓郝德森太太準備自己的早午、晚餐去。

待他就餐完畢,天也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這時貓爺好像恢復了正常,擺出一張半夢半醒的睡臉道:「晚黑,河邊沒有燈光,出門記得帶盞煤油燈。」

王詡回頭道:「你發花痴發完了?」

「事實,我遇到難題了,而且現在依然沒有解決,艾琳·瓊斯小姐……嗯……不對,應該稱呼她為女士,不然就太不尊敬了。

那位女士絕對是不同凡響的,如果說有某種職業最合適她,那無疑就是英國女王。即使是我,也必須承認,她的能力不遜於任何一個男人,要從她的身找出破綻非常困難……或許立刻改變策略去倒戈我們的委託人反而能更快搞清真相。」

王詡嘴角著:「看來這次你花痴的程度相當嚴重……」

貓爺道:「這是非常純粹的欣賞而已,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了,不會有你想象中的那種企圖。」

「切……你們不還沒結婚嘛。」

「哼……」貓爺居然一聲冷笑:「其實在你還是瘋子的那段日子裡,我和她已經去民政局登記過了,以後有機會可以給你看結婚證。」

「你辦事夠低調的啊……」

「不但低調,還很有效率。」

王詡把杯中的茶一飲而盡,然後站起身披了一件風衣:「反正這案子你就低調而效率地全權處理,我要出門抓鬼去了。」

貓爺指了指自己的房間:「煤油燈在我卧室的桌。」

「不用,我用靈視就行。」

「廢話,鬼怪沒有腦子,看見你這種夜能視物的神人,它們還敢出來?」

王詡想想也是,他走進貓爺的房間,一眼就看見了那盞煤油燈,他堆著一臉不爽的表情走了出來:「這燈……為什麼……是綠色的……」

貓爺把頭偏到一邊,裝出心不在焉的樣子:「我昨晚連夜改造的,綠色不是挺好,色澤和諧,在夜間又具有穿透力……」

王詡把燈提高到肩膀的位置,另一隻手握拳,輕輕碰了一下燈:「光明的白晝、漆黑的夜晚,一切罪惡將無所遁形!」

貓爺虛起眼:「切……被看穿了嗎……」

「廢話!爺這種資深宅男,會沒看過綠燈俠?你咋不連夜做個綠色的戒指出來?」

「哎……真沒意思……出去的時候記得關門。」本想耍弄王詡一番的貓爺眼見陰謀被識破,頓覺無趣,又一次擺出了先前的痛苦沉思狀。

…………

王詡提著貓爺製作的綠燈俠煤油燈出了門,他到街角喊了輛馬車,匆匆駛入了夜幕之中。

二十分鐘后,王詡到達了目的地,打發走馬車夫以後,他發現這段路的行人還真是不多,不過這使他顯得更加扎眼。

他離開大路,朝河的方向走去,此時已是晚十一點,一般妖魔鬼怪們到了這個點,差不多就該出來活動活動筋骨了。等走到河邊,周圍已完全無人,王詡用靈識開始了探查,沉睡在黑夜中的整座城市都清晰地展現在了他的面前。

「沒有什麼詭異的東西啊……河裡全是小魚小蝦來的……」王詡自言自語道。

正在此時,一隻手搭了他的肩膀。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行動

5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