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塞壬

第七章 塞壬

9月日,早晨4點。.

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一個人影匆匆行在路,他的背還背著另一個人。

用很快的速度通過了幾條無人的街道,他在一幢建筑前面停下,用鑰匙開了門,在沒有驚動女管家的情況下,悄悄地了二樓。

貓爺披著睡袍從房間里走了出來,臉是和白天一樣半夢半醒的表情……不過當他推開了浴室的門,整張臉都僵了兩秒,然後……他居然又把門給關了。

「夢遊嗎……看來最近壓力實在太大了……」

「喂!你搞什麼呀!」王詡從浴室里追了出來:「你那是什麼反應啊?」

「切……你不過是個幻覺而已,大呼小叫地幹什麼呢……」

「你才幻覺呢!快給我面對現實!」

貓爺深深嘆了口氣,又探頭往浴室里看了一眼:「那是什麼啊……你這幾個小時究竟去了哪裡啊……其實我這一覺睡了整整一年……可以的話讓我繼續睡下去……」

…………

一個小時后,王詡從浴室里走了出來:「我給她吃了點東西,她在浴缸里睡著了,我的天哪……洗黑了三缸水,而且洗乾淨以後,那樣子更加觸目驚心。」

貓爺卧在扶手椅,淡淡地道:「她應該是中了某種詛咒,不解除的話,這種病症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她死亡。」

王詡道:「那怎麼解除詛咒呢?」

「我已經解除了。」

「什麼?什麼時候?」

「在你洗黑第一缸水之前。」

「你進來晃點一圈的功夫就搞定了?」

貓爺解釋道:「其實老外的那些詛咒要解起來並不難,說白了,那是一種永續性的法術,通過某件物體,或者某個儀式來發動,其運轉,總歸要依靠某種能量的,比如靈力啊、念力啊、巫力啊,隨便什麼……

舉個例子,就好像睡美人中的那個詛咒,其發動儀式就是那位公主被縫紉機的針給扎了手,而施術者定下的解除儀式,就是王子的吻。普通人自然得按照這個程序來,所以這類巫師才顯得神秘莫測、法力無邊。

而對我們靈能力者而言,就不存在什麼難度了,只要用靈力把正在產生作用的能量驅除掉便是,我剛才就察覺到了她的異狀,順手就解除了詛咒。」

王詡點頭道:「哦……這樣啊,沒想到你也有助人為樂的時候。」

貓爺冷笑一聲:「哈!你都把她救回來了,我還能怎麼辦?等她爛死在浴室里?那屍體也不好處理是……」

王詡也懶得跟他吐槽,他接著問道:「我有一點還不太明白,就算是詛咒讓她變成這樣子,可美人魚餓極了會吃人嗎?」

貓爺回道:「美人魚餓極了會幹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根本不是什麼美人魚。」

「啊?不是?」

「哎……看來我得給你一課,從哪兒開始講呢……哦,有了,話說,在那古希臘……」

王詡粗暴地打斷道:「說重點!」

貓爺搖頭嘆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沒耐心……好,簡單地說呢,她是海妖,希臘神話中的塞壬iren指的就是她。

傳說中,塞壬是河神埃克羅厄斯的女兒,是從他的血液中誕生的美麗妖精。多年前是人首鳥身的樣子,因為與繆斯比試音樂落敗,被拔去了雙翅,使其無法飛翔,於是她們就在海游弋,變成了美人魚的樣子,用歌聲和美貌吸引水手們,使其遭遇滅頂之災。

這類故事你應該也聽到過,比如水手們被動聽的歌聲吸引,最終導致船觸礁,又或者是有人在船看見了美麗的女子坐在礁石,跳下海去尋找,卻再也沒有回來。反正這些故事的結局無疑就是海妖飽餐一頓,人類屍骨無存。」

王詡吞了口口水,回頭看了眼自己房間的門:「這麼說來……我其實應該殺了她?」

貓爺道:「話也不能這麼說,其實還有些傳說,塞壬起初可能是海神或者海精靈,嗯……按照咱們中國人的說法,就是仙女。安徒生寫《海的女兒》不就是以她們為原型嘛,那你要是沒讀過,迪士尼的《小美人魚》你總看過。」

王詡嘴角了兩下:「算了……救都救了,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

貓爺喝了口咖啡:「你救回來的,你自己負責到底,我今天可是相當忙,馬就得出去了。」

「這天剛亮,你就準備出去妞?」

貓爺用英語回道:「不不不……我已經說過了,我和那位女士的關係是非常純潔的,我對她純粹是持欣賞的態度。」

「你丫少跟我開英文,我最煩你這種英式英語,扯兩句鳥話還文縐縐的。」

貓爺聳聳肩,把話引回正題:「我的行程都是很有計劃的,今天一整天我要辦的事情非常多,別忘了,今天是9月日,大約在四十分鐘以後,安妮·查普曼的屍體就將被發現,她是第二個被『確認』的開膛手受害者。我要在開膛手逃逸,直至屍體被發現的這段不長的時間內,先去勘察一下現場,以免蘇格蘭場的傻瓜們把有用證據全部都破壞掉。」

王詡虛著眼道:「哦……那你是先去辦正事兒,然後再妞……」

貓爺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間,關門前落下一句:「管好你自己,小心被你救回來的仙女兒給吃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塞壬

5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