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關我屁事

第二十三章 關我屁事

這天下午又有屍體在人工湖裡被發現,警方在現場又是拍照又是取證,為此學校只能停課了。。齊冰去調查這個死者的信息,想從他身找到些蛛絲馬跡。而王詡則是乘機去校外閑逛。

其實翔翼校內可以說衣食住行醫什麼都有,只不過王詡消費不起而已。於是他只能騎著那輛老爺自行車出去打發時間。而一輛馬自達三型的跑車就跟在他身後不遠處,漸漸駛離了校園……

「老闆,再來一碗。」王詡砸著嘴來表示對這拉麵的稱讚,在他看來這簡簡單單的牛肉拉麵比學校的伙食要對胃口得多,他吃得滿頭大汗酣暢淋漓,絲毫沒有注意到已經有一群人盯了他。

王詡吃了個底朝天,拍著肚子付賬走人,一個穿著背心露出大塊紋身的光頭身後跟著六七個混混模樣的年輕人隨即跟了他。王詡剛想去推自行車,就被圍了起來,其中一個小混混朝他說道:「朋,過來談談。」

王詡打量了一下四周,臉的表情居然十分輕鬆,他嘆了口氣:「哎……那就談。」說著就跟著他們進了一條小巷。

王詡在小巷裡看到了威廉那張得意的臉,威廉的報復來得當真是立竿見影,其實這倒是個巧合,威廉開著他散發著淡淡異味的跑車在閑逛時又看見那個騎著破車的傢伙,發現他正往校外騎去,便立刻跟了來,然後聯繫了一群混混準備要王詡好看。

「還記得我嗎?」威廉此刻覺得王詡就像是待宰的羔羊,於是神色囂張地湊了過來,想要一會兒跟在人群里踹幾腳。

結果,王詡用藐視的眼神瞥了他一眼,然後朝著威廉打了個飽嗝,把威廉嚇得是一蹦三丈高,立刻退出人群三米以外背靠到了牆。

「像你這麼噁心的回憶我真想忘掉呢……」王詡的樣子竟比威廉還要囂張,這讓周圍的混混們很是不爽,雖然他們也覺得這個威廉挺噁心的,但王詡一點都不害怕,他們的面子也掛不住。

「小子,你他媽死到臨頭了還敢狂!」其中一個混混說著就抄起了鐵棒作勢要打,街頭鬥毆的正常套路就是這樣先立個下馬威。

沒想到王詡根本就懶得看他一眼,而是對著穿著背心的紋身男說道:「喂,光頭,看你這紋身是張虎的手下,怎麼著?帶著一群小屁孩兒出來給人做打手?你們虎嘯堂現在就淪落到這種地步了?」

「你敢叫鼎哥光頭!你小子不想活了!虎爺的大名也是你配喊的!剁了他!」幾個小混混此起彼伏地嚷嚷了起來,那光頭鼎哥揮手制止了他們,他前打量了王詡幾眼,對他說道:「小子,你好像知道點兒道的事啊,不過你別以為虛張聲勢就能混過去,說,你是哪個堂口的,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今天你就得留下一隻手才算完。」

「你一個帶著小屁孩兒給人打工的也配問我字型大小?打電話讓張虎和我談!」王詡還是一副囂張的樣子,對方還真被他唬住了,在那裡有點不知所措。

「怎麼?你不會連和張虎說句話的資格都沒有?怪不得混成這樣,還是我來聯繫他。」說著他竟然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一群人現在完全被他震住,光頭鼎哥的心裡已經犯慌,搞不好自己得罪了不得了的人物。

「喂,小趙啊,哦,我王詡啊,今天虎嘯堂的張虎有沒有來賭場?哦,早剛走,能幫我查查他的手機嗎?謝謝,我等著。」王詡不久又撥通了另一個號碼,然後按下了免提鍵,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讓光頭鼎哥渾身一顫,冷汗刷得流了下來:「老子現在正困著呢,你最好有個好理由,不然……」

王詡粗暴地打斷了張虎的話:「我是王詡。」對面的人好像被突然被針扎了一樣,「詡……詡哥,有什麼吩咐?」

「你手下是不是有個光頭叫什麼鼎哥的?」

「對,對……有,詡哥怎麼認識他的?」

「我說你最近收的人素質有待提高啊,你們虎嘯堂的紋身現在成了小孩兒玩的貼紙還是什麼?什麼人都有啊?鼎哥帶著一群非主流準備要剁我一隻手呢。」

對面傳來了玻璃杯被摔碎的聲音,張虎的聲音好像氣得有些發抖,「明白了,詡哥,他現在在旁邊嗎?我來跟他說……」

王詡關掉了手機的免提鍵,往光頭鼎哥手一塞,看他的表情充滿了同情。周圍的小混混也覺得今天好像碰著釘子了,本來他們能跟著虎嘯堂的正式成員狐假虎威一番已經覺得自己很威風了,張虎這虎嘯堂的幫主在他們心目中基本就和電影里看到的黑幫大哥屬於一個級別,結果現在王詡好像是英雄本色里發哥那種更狠的角色,已經把他們震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威廉在旁邊最初是看的一頭霧水,直到王詡打了那個電話,他覺得事情有些不對,不過怎麼說都是他主動找對方麻煩,總不能落荒而逃,因此他還是死撐著站在那裡,努力做出一副兇惡的樣子,殊不知自己這樣還是應了那句「自尋死路」。

光頭鼎哥一邊接著電話一邊像小學生挨訓一般點頭鞠躬,隱約能聽到他在那裡又是道歉又是稱是,接完電話以後他黑著一張臉把手機還給了王詡,一巴掌拍在旁邊一個混混的後腦勺把他拍的抱頭直叫。

「叫詡哥!」光頭鼎哥自己先是點頭哈腰地叫了一聲,旁邊的小混混趕忙九十度鞠躬整齊響亮地叫了聲詡哥。這場面把威廉嚇得愣在當場,自己應該是帶人過來揍王詡的,結果變成認大哥了?

「虎哥說了,讓我們都聽您的,只是……」光頭鼎哥湊到王詡耳旁低聲說道:「這個小子的老子好像是公安,和幾個幫派的老大都有些聯繫,不太方便下手,而且我們也是受人所託……」

王詡拍了拍光頭鼎哥的肩膀,揮手示意他們離開,這幫傢伙飛也似得消失在了威廉的視野中,意思明確:這裡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和他們無關。

威廉心裡鬱悶,他可是從幾個「介紹人」那裡花了大價錢請來的「幫派精英」,怎麼就這麼跑了,其實他絲毫不知道那幾個「介紹人」只是把他當做冤大頭,湊了群烏合之眾給他充數,只有一個是真正意義的黑道分子,而且輩分還相當低……

以往威廉就經常做這種事,一群人去圍攻別人一個良民,精英也好嘍啰也罷,不會有什麼區別,所以他一直以為自己能隨時叫到一群黑道來滅了任何人。不過今天遇到了王詡,讓他意識到了黑道這潭水比他想象的深得多。

其實王詡結識張虎已經不是一兩天了,起初在地下賭場就見過幾面,只不過談不什麼交情,畢竟人家是來消費的,而王詡只是個發牌員。可後來有一次在黑貓酒他又遇到了張虎,對方竟還把他認了出來,結果經武叔一介紹,張虎立刻把王詡當成了偶像一般。為什麼?就憑武叔那句:「他現在算是貓爺唯一的員工。」

貓爺是何許人也,那在黑貓酒誰人不知,他乾的那些事情哪件不是恐怖份子才幹得出來的。你一個幫派最多一個晚踩別人幾個場子砍傷幾十號人順帶放幾把火。人家貓爺呢?乾的事情最起碼也是炸彈襲擊那個級別,經常還聽到現場找到的屍體被懷疑不是人類!這是什麼概念?虐屍癖啊!而且貓爺干這些事完全是一個人完成,從來不留痕迹,也不見警察來抓他。既不為錢,也不是為了地盤,完全是為了犯罪而犯罪,那可是混世魔王般的人物,王詡是貓爺唯一的手下,那就是親信!是心腹!這種人絕對要巴結,於是張虎自那天起便一廂情願地成了「詡哥」的好兄弟,正所謂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王詡走到威廉的面前,他一臉冷笑,嘴裡擠出一句:「我今天遇到點事情,心情很不好……」

威廉在一對一的情況下根本沒有出手打架的膽量,他素來都是仗勢欺人,哪裡遭遇過這種陣仗,兩腳已經嚇得發抖,嘴卻還要逞能:「我……我爸可是,是……公安局的副,副……」

還沒等他把一句話「抖」出來,王詡就用四個鏗鏘有力的字打斷了他:「關我屁事。」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關我屁事

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