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制伏

第十四章 制伏

這風靈刀鋒犀利無比,梅格的瞳孔急劇收縮,她感到了畏懼,卻已來不及躲避。

但就在這惡魔即將被斬殺的瞬間,貓爺的聲音忽然自她背後響起:「亂來可不行啊……」

紅色的手術刀在空中劃過,刀芒將王詡的攻擊彈飛,那風刃的威力也著實驚人,改變方向後飛入了極遠的夜空中,呼嘯著撕開了天空中的濃霧。

王詡使完這招頓感靈力已去了大半,在那裡喘息道:「喂!你跑這兒來幹嘛?嫌我死得不夠快,終於要親自動手了是!」

貓爺虛著眼道:「你以為我不想回家睡大覺啊,只是忽然想到,這個惡魔還有點用,我得問她些問題才行,所以不能讓你把她殺了。」

王詡擺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原來如此,很好,我回去了,這裡你搞定。」

「慢著。」貓爺出聲道。

王詡不耐煩道:「又怎麼了?」

「你也留下聽著,這事很重要。」

「你們兩個……」梅格咬牙切齒道:「當我不存在嗎!」她突然回頭,抬手就往貓爺的喉嚨襲去。

貓爺的表情依舊無精打采,他輕鬆地後退一步,梅格的攻擊順勢就落了個空。

「怎麼可能……」她不由得驚愕地出聲。

「哈!你只是能把別人變慢,而別人卻不自知而已,我想大約是十倍速度,哼……所以你也該清楚,自己其實並沒有多快多強的。哎……當然也不能全怪你,誰讓我的速度在放慢十倍的情況下還是比你快呢。」

「你……」梅格被挖苦得惱羞成怒、咬牙切齒,她隨即就想用念力把貓爺彈飛,但連續揮了好幾下手,對方仍舊紋絲不動。

貓爺不屑地冷笑著,心道:不愧是醫蠱篇的御招,連惡魔的意念移物都可以屏蔽掉。

王詡也看出來了,貓爺要對付這傢伙是很輕鬆的,於是乾脆就收斂了戰意,收起伏魔篇,站在那兒等著他把對方制伏。

梅格從未想到會有凡人的實力超過自己,此時是又驚又怒,其實這也是低階惡魔的通病,西方的獵手有許多驅除惡魔的方法,但真正能殺死它們的方法是極少的,因為西方的獵手大多都是普通人,主要憑藉的是知識和經驗,而狩鬼者們,則是一群可以呼風喚雨、飛天入地的瘋子,那是梅格從未見過的……

「我看這樣能讓你稍微消停一會兒。」貓爺瞬間就來到了梅格的身邊,紅色的光芒連閃了數下。

說來也奇怪,梅格真的就這麼乖乖地癱坐在了地,一動不動。

「你幹了什麼……」

貓爺答道:「當然是砍斷了你的手腳啊。」他說話之際,陣陣黑色的煙霧從梅格的四肢中消散開。

梅格眼神驚恐,心中念道:不可能,這身體的手腳明明還在……為什麼我不能動了!這不可能的!

貓爺好像能看穿她內心的想法,他接著道:注意了,我砍斷的可是『你』的手腳,而不是你附身的這個小女孩兒的。」

這話也不由得梅格不信,她抬頭看著貓爺:「你連這種事都做得到……」

「我問你答,不要再說廢話了。」貓爺道:「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你的目的是什麼?幾天前的晚,你附身於約翰的身體做了些什麼?」

「哼哼……呵呵呵呵……」梅格獰笑起來:「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

王詡此時站到了貓爺身旁:「嗯……我勸你有什麼就說什麼,隱瞞對你沒好處,真的……我們中國有句話,叫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貓爺蹲下身子,陰著一張臉,盯住梅格的眼睛道:「你以為……我沒辦法讓你開口是嗎?」

王詡這時又在後面補了一句:「頑抗到底,死路一條……」

「哈哈哈哈!」梅格笑得更加張狂放肆:「你要審訊我?折磨我?你以為自己在和誰說話?我是一個惡魔!我來自地獄!那裡有你根本無法想象的各種刑罰,在我的面前,人類的那些拷問技巧只會讓我感到興奮和愉快罷了。」

王詡這時在一旁哼起了歌:「我們每個人都有罪,犯著不同的罪……」

貓爺的臉色越發陰沉:「當歐洲大陸的人們還在吃著生肉的時候,中國的土地已經有了許多類似炮烙、車裂這樣的好玩遊戲,你真的以為自己見識的已經夠多了嗎?你的話我原封不動地還給你,你才應該搞清楚……自己是在和誰說話……」

梅格冷哼一聲,不再講話,看來這就是典型的不見棺材不掉淚。

貓爺見一時似乎也不能讓她開口,便從口袋裡拿出了夢魂石,開口念了一段咒文,那惡魔還沒搞清楚對方到底要幹什麼,就已被吸入了石頭之中。

做完這些以後,他對王詡道:「這小女孩兒被附身的時間不長,沒受什麼致命傷,你把她送去醫院。」

「為什麼麻煩的事情總是我去干呢……」

貓爺道:「因為你就是個善於製造麻煩和尋找麻煩的人……你自己抬頭看看。」

王詡順著貓爺的目光向望去,驚訝地發現先前被劃破的濃霧依然沒有聚攏,被「快刀亂麻」斬開的痕迹依然存在。

「這是什麼現象?」

貓爺道:「鬼穀道術的威力不可小覷啊,竟在這樣的結界留下了一道傷痕……如果剛才不是我擋下了你的攻擊,不止是惡魔,就連我們腳下的教堂肯定也會被劈開。」

「劈開就劈開唄……」

「廢話!大本鐘和西敏寺是倫敦的象徵,著名的旅遊景點,現在被你劈了,必然會對歷史產生影響,到時候,你前腳劈了教堂,後腳就遭雷劈。」

「嗯……」王詡這時才感到有點后怕,主要也是因為他對快刀亂麻的威力估計不足,此刻看來,這個梅格也只是可以讓別人的體術攻擊失去威力罷了,隨便施展什麼道術,她都是無力對抗的。

王詡自覺無言以對,乾脆扯開話題道:「對了,好好的,倫敦怎麼會被什麼結界給籠罩起來的?又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大陰謀嗎?我說……其實你知道……你一定已經知道了……」

貓爺回道:「我是知道一點……不過詳情得看這個惡魔交代的情況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制伏

5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