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審問,答案……

第十七章 審問,答案……

梅格還從未見過這種情形,她待在一個無盡的世界中已經有數年了,這是個普通的小鎮,佔地不足五平方公里,建築風格和倫敦郊區那些村落並無太大不同,之所以要說「無盡」,是因為梅格曾多次嘗試要離開這裡,但她無論移動多少距離,在經過一片空曠的原野后,都會再次來到這個小鎮。.k.

這裡有一點很特別,那就是鎮里空無一人,縱然那些房屋中一塵不染,縱然儲藏食物的地方永遠都有新鮮的庫存,縱然這裡日升日落、有風有雨,可就是沒有任何一個活物,就連昆蟲和螞蟻都沒有。

梅格第一次感到了恐懼,她在地獄里見識過無數殘忍至極的刑罰,甚至無數次親手將活生生的人撕成碎片,可她卻不曾有過此時此刻的恐懼感。她明白……自己的存在感,正在逐漸消失。

《我是傳奇》中的羅伯特·奈維爾還能看些DVD消磨時光,平日里尚能與寵物狗做些交流,而且他還有著希望,他每天都會在全市廣播,每天都會去同一個地方等待另一個活人的出現。

可是梅格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希望,也沒有什麼娛樂設施供她消遣,她只能麻木地看著日升日落,計算著日期與時間,就算是這種兇狠冷血的惡魔,在無窮的孤獨面前,也根本無計可施。

漸漸的,她已算不出日期了,幾天?幾年?幾個世紀?對她來說又有什麼區別?每天的生活都是一樣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待在這裡究竟有多久了,惡魔幾乎無盡的壽命此刻反而成了一柄雙刃劍,她曾慶幸成為惡魔以後不必像人類般飽受歲月的摧殘,可現在梅格心中卻開始羨慕人類的生命短暫。

終於,某一天的黃昏,梅格決定殺死自己,她再也無法忍受了,她此時的身體是自己成為惡魔前的樣子,一個相貌平凡的歐洲女子,她走進某間屋子的廚房,拿起一把刀開始切割自己。

至少那久違的疼痛讓她明白,自己還活著,但她依然難求一死……當這個身體的生命特徵消失以後,她化為了一團黑色的濃霧遊離於空中,本來,這個世界里是不可能有第二個身體讓她寄宿的,但十分神奇的,那被切割爛的身體如同時光倒轉般恢復了原貌,強行將梅格再次扯了進去。

她死不了,化作黑霧后也沒有回地獄,她被囚禁了,這可能是最可怕的一種囚禁方式,貓爺的「孤獨囚禁」。

梅格很想哭,但最終她也沒有流淚,因為在她幾乎絕望時,王詡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那什麼……貓爺讓我來問你,想清楚了沒有,如果想清楚了就出來和我們談談,如果沒想清楚就留下接著想。」王詡用不怎麼好的語氣說了這番話。

梅格沒有表現出任何敵意,她不敢……事實,她甚至很想去抱一抱王詡,不過她還是控制住了自己:「好……我說!我什麼都說!讓我幹什麼都行!請千萬別再把我獨自留在這兒了!」

王詡一副疑惑的神情:「啊?」他心裡惡意地想著:才一兩天的功夫,貓爺到底在這個空間里對她幹了什麼啊……居然說幹什麼都行呢……這……

幾分鐘后,梅格站在了貓爺和王詡的面前,此時她只是一個靈體,只有靈能力者才能與其交流。

貓爺不緊不慢地開口道:「你最好不要試圖逃跑,不要試圖耍花招,不要去做任何讓我反感的事情,不然結果你很清楚。」

「是……是……」梅格的眼中充滿著驚恐。

「很好,我問,你答,回答要簡潔、明確,明白了沒有?」

「明白……」

「倫敦為什麼會被結界籠罩?」

「那是一個遠在天堂地獄之的存在施放的結界,為了讓這座城市不再受到人界以外任何東西的干涉。」

「這麼厲害的結界,怎麼會被王詡那種攻擊給打出裂痕呢?」

王詡插嘴道:「喂!你什麼意思啊!」

梅格不敢懈怠,她也不管王詡的吐槽,搶著道:「結界主要為了防止天堂和地獄的力量,我想你們的能力並不是其主要的抵禦對象,所以才有奇效。」

貓爺繼續問道:「很好,那麼,你說不讓外力干涉,干涉什麼呢?」

「一個殺人犯。」

貓爺又道:「這個殺人犯……他有著某種特殊的使命對嗎?」

「是的。」

「那使命是什麼?」

「他的血祭早已開始,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還將繼續,這是一個儀式,目的是……」梅格說到此處停了下來,看她的表情很痛苦,可喉嚨里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貓爺神情一變,他想起了伍迪曾經的話:「告訴你也可以,不過……僅限於你,你的這部分知識和記憶,即使是對方有讀取記憶的能力也無法得知,如果你個人主觀想把這個概念告訴任何一個人,或者以任何形式表達出來,那可能就會遭到『神』的制裁,那麼……到時沒人能救得了你了。」

貓爺先前知道用靈魂觸碰的方式獲取信息是很有風險的,比較好的假設就是自己什麼記憶都讀不到,壞的假設就是讀到以後,神的制裁降臨到自己的頭,因此他並沒有冒險直接去讀梅格的記憶。

通過這次問話他更能夠確定,開膛手傑克的使命,梅格並不是不知道,而是想說,也不可能說出來……

「好了,這個問題你不用繼續回答了,那麼,告訴我,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梅格這時好像鬆了口氣,忽然又能說話了:「本來我這個級別的惡魔不該知道這些,我也是無意中得知了這個信息,我想,如果我不聽地獄的命令潛伏在這座城市中,就可以在這幾個月內狩獵無數的靈魂,因為天堂和地獄都不能在這段時間對這裡插手,所以這兒就成了我一個人的餐廳。」

貓爺道:「嗯……我想也是這樣……那麼,那天晚你去警局報案是怎麼回事?」

「我附身在約翰的身,把他的一個乞丐同伴綁在了那個小巷中,那人的名字我不記得了……總之我在小巷裡布下了逆所羅門王的法陣,只要那群警察被我引過來,在他們給乞丐鬆綁的時候,我就引發他體內的咒印,這樣就能得到在場所有人的靈魂。」

「哦?可你為什麼失敗了呢?」

梅格惡狠狠地道:「因為伍迪那個雜種……」

「誒誒誒……你說的伍迪是那個戴眼鏡的腹黑陰謀男嗎?」貓爺打斷道。

「你認識他?」

貓爺的眼神閃過一絲陰霾:「我允許你提問了嗎?」

梅格立刻嚇得脊樑發冷:「對……對不起……就是您說的那個人。」

「好,繼續說下去。」

「伍迪把那個乞丐帶走了,解除了我咒印和法陣,這我也是事後才知道的。剛到那個小巷時,我也不知為什麼做的準備全部被破壞了,一時間還以為有獵手在追蹤我,覺得繼續留下也得不了什麼便宜,於是就逃跑了。」

「嗯……很好。」貓爺這話的意思就是,他已經問完了,潛台詞是:「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當然,王詡是十分了解貓爺的,他拿起手邊的,清了清嗓子,用蹩腳到極點的拉丁文開始念叨:「rndi日吐iie……」

這驅魔的咒文可以將惡魔送回地獄,像梅格這類低階惡魔一旦回去,就會遭到比次更加嚴酷一倍的刑罰,可是此時此刻,梅格覺得能脫離這兩位的魔爪是何等幸福的事情,地獄,那是個多麼美好的地方啊……

待她化作黑霧飛入了地下,貓爺道:「我基本能猜到開膛手傑克的血腥盛宴究竟是何目的了。」

王詡問道:「哦?可是她好像什麼都沒說啊?」

貓爺搖頭嘆息:「哎……所以我說你這個歷史系的實在是混日子混得可以。」

王詡不爽道:「老子是學中國史的!專攻春秋戰國這一塊,行不行?老子是『白專份子』這個稱呼,或者說這頂帽子曾經流行於解放初期行不行?」

貓爺道:「行行……無知若是一把利刃,你就是萬劍歸宗的武林神話……嗯……我就解釋了,其實這事兒和歐洲大陸即將誕生的某個人物有關年4月20日,有一個會對人類歷史進程產生巨大影響的人將要出生,每當這個世界有此等魔頭級人物降臨前,必然要出現許多的徵兆,其性質就像是聖經中的『天啟』一樣,不可避免、無法阻止!所以,這次開膛手傑克的血祭,就是一個儀式。」

王詡回道:「哦……原來如此,那你說的人物究竟是誰?」

「你連這都不知道……」

「嗯……不知道……」

「我不會回答你的,而且我要說……」

王詡打斷了他:「好好……我萬劍歸宗就是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審問,答案……

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