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再次被捕

第二十四章 再次被捕

王詡騎著破自行車吹著口哨在街閑逛,把威廉胖揍一頓之後他心情好了許多,他離開那小巷時特地去探了威廉的脈搏,還沒斷氣,因此他就安心的離開了。k.

不知不覺王詡來到了事務所附近,他決定順道去看看貓爺是不是還活著,另外再跟他報銷點日常開銷。他先到黑貓酒里跟武叔孟鴻他們打了招呼,然後就了二樓,結果他一打開事務所的門就差點被一個飛來檯燈砸到頭,嚇得他脖子一縮。

只見貓爺被一個美女追打著,嘴裡不斷喊著「平等王老兄,你看到了!」之類的。沙發坐著個西裝筆挺的中年男人雙手抱頭陰沉著臉,也不知他是憤怒到了極點還是純粹怕被東西砸到。

「給我住手!」王詡一聲咆哮,屋子裡三個人都停下了手,轉頭看著他。

王詡面色陰沉朝著貓爺走去,他走到貓爺的面前,看了一眼水映遙和刃海,然後對著三人說道:「鬧什麼鬧!大家都是成年人,這樣解決不了問題!」

接著王詡一手拍著貓爺的肩膀痛心疾首地說道:「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你身為男人就要負責,不管怎麼樣讓人家把孩子生下來再說,你看人家的老爸見到你們這樣多傷心。」

…………

這句話說出來以後房間里足足靜了一分鐘,然後刃海又把頭埋了下去,心裡想:「這個就是鬼谷子……古塵啊古塵,你找的手下果然不同凡響,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王詡回到學校的時候鼻青臉腫的,今天他切身體會了一把十殿閻王的戰鬥力,在他被揍完以後,平等王把他拉到一邊跟他解釋了兩人的關係,經過王詡的總結反正就是藕斷絲連,他此行除了被暴打一頓以外是一分錢也沒要到。唯一讓他高興的是看到貓爺也被揍了,雖然貓爺事後狡辯說因為平等王在場要給他老人家留面子,不然在他的地頭完全可以把水映遙當場推倒,但這套說辭的作用是讓王詡對貓爺的鄙視又升了一個台階。

王詡騎著破車剛進校門,又有麻煩找了他,他又一次被捕了……當然這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

「誰叫你給威廉少爺留了口氣呢,要是直接滅口不就沒這檔子事兒了嘛。」這是後來齊冰的意見,事實證明他是對的。

威廉被王詡打完以後立刻就撥通了他老爹的電話,正好翔翼現在有不少警力在查案,離開現場以前就把王詡以「故意傷害罪」給捎了。

王詡覺得警察叔叔還真是實事求是,沒告他個「謀殺未遂」已經不錯了。

他又一次戴著手銬坐在了市公安局的審訊室里,審訊他的竟還是次那個警官。

「王詡對,我們又見面了,我次沒有自我介紹,我姓袁,你可以叫我袁警官。」袁警官遞過來一支煙,王詡搖頭說了句「不會」,於是袁警官自己點抽了一口,繼而問道:「知道你這次得罪了什麼人嗎?」

「不知道。」

袁警官示意旁邊的記錄員停下,並且關掉了錄音設備,他盯著王詡的臉說道:「我知道你有些背景,次你襲警逃跑的事情居然可以不了了之,不過這次你動了魏副局長的兒子,我看誰也保不住你了。」

王詡卻毫不驚慌,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說道:「我那是正當防衛。」

「你正當防衛能把他打成那個樣子!?」

「因為他傻逼唄……」

「你說什麼!」

「我說『因為他太牛逼了』,你看我也被他打得鼻青臉腫的。」王詡就這樣把臉的傷都推到了威廉身。

袁警官猛地吸了一口煙:「我勸你老實點交代,人家可是有醫院的驗傷單的,你要是肯認罪,還可以視你的態度從輕發落。」他這句已經很明白了,你也有傷我知道,但這世界是不公平的,你現在連去醫院開據驗傷單都不行,人家那邊卻已經單方面證據確鑿了。

王詡根本不在乎這些事情,事實他現在被捕的心情已經和次完全不同,在他正式成為狩鬼者以後就覺得一切都改變了。

這是一種必然的心理現象,比如你原本只是個普通人,那麼你即使有優越感也不會覺得自己比周圍所有人都強許多。但如果你知道了什麼別人不知道的,具有重大意義的事情,那就不同了,比如世界末日的期限,比如帝是否存在,最好的例子莫過於穿越了,如果真有穿越的人,那他對整個世界的看法和任何一個旁人都不一樣,也許他知道未來的事,或者是和這個世界完全不同的科學理念,世界觀等等。

狩鬼者就是這樣一群人,他們知道許多普通人不知道的,並且有著科學無法解釋的能力,而且他們保護著那些不知情的人。

因此在王詡的心裡,自己早就成了神秘的超級英雄正在為保衛世界和平戰鬥著,難道蝙蝠俠和超人會在乎被捕嗎?當然不會。

在王詡無賴般的態度下,袁警官嘆了口氣,示意記錄員和他一起離開房間,他出門之前又回頭說道:「現在是你最後的機會,一會兒誰也幫不了你了,你可能會吃不少苦頭。」

王詡知道這袁警官話里的意思,他只是回了一句:「謝謝。」然後就不再說話。

袁警官離開房間后不久就有四五個穿著便衣的男人走了進來,他們關門以後就圍在了王詡四周,那眼神彷彿是屠夫在看一塊刀下的肉。

「喲,居然在這裡遇到熟人了,這不是老胡嗎!」王詡對著其中一個人說道,那人聽了明顯一愣,周圍幾個便衣也看著他,他確實姓胡,而且是地下賭場的常客……

「誰是老胡,你小子他媽的別耍花樣,馬有你好受的。」他一臉兇相地湊了來,想讓王詡閉嘴。

可惜沒用……

「老胡啊,你們公務員的待遇那是真不錯,三天兩頭的能到秦爺那邊兒去消費,不過老胡你前一陣手氣好像不太好,似乎欠了秦爺不少帳啊,不知道還清了沒有?」

老胡臉都氣得綠了,他現在算是認出來了,這小子就是姓秦的那賭場里的發牌員,還說什麼手氣不好!手氣好不好還不都是你在做主?你這個大老千和姓秦的一起訛了我幾十萬,用那筆帳作要挾逼我給你們透露風聲,現在你被銬在這兒了居然還敢囂張?

王詡看到這個冤大頭的時候一眼就認了出來,就在兩個多月前他高中畢業,手頭存了些錢,想要從那賭場洗手不幹了,姓秦的讓他在最後的幾天里幫賭場撈一筆,併發誓以後如果再干這行還是要為他姓秦的做事。王詡答應了這條件,於是老胡就成了他的受害人之一,而且因為他職業特殊,姓秦的還特意說過要好好「關照」,因此王詡記得這個人。

本來王詡是準備挨這頓打的,畢竟以他現在的身體而言,普通的拳打腳踢根本不在乎,基本造成傷害的速度和他的恢復速度持平,除非你是十殿閻王那種狠角色,不然要把王詡打出個三長兩短光靠拳腳是很難了。

結果老胡的適時出現又讓王詡找到了一條出路,畢竟好漢不吃眼前虧,這個老胡有把柄在他手,起碼可以拖延時間,等貓爺得到消息過來,他應該就沒事了。

只見那老胡的臉陰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麼,最後他把那幾個便衣叫到了一邊商量了幾句,然後湊到王詡耳旁說道:「你假裝被打,慘叫幾聲,過一會兒我出去說你嘴硬死不承認。」

王詡猥瑣地點頭,那樣子真是相當欠揍,他知道這次老胡肯定又要大出血了,起碼請這幾個哥兒們搓一頓好的,所以說有把柄在別人手的人真是可悲……

於是王詡在那裡悠閑地慘叫著,那幾個便衣對著拿來的報紙破猛打,弄出拳拳到肉的動靜,這聲音一直持續了將近一小時,在走廊里偷聽的威廉和他老爸不由得對王詡的硬漢本色深感震驚。

突然,王詡高聲慘叫了一聲,連房間里那幾位都被他嚇了一跳,王詡緊張地問道:「現在幾點了?外面天黑了沒有?」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再次被捕

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