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終解

第二十一章 終解

11月7日,大霧依然。。。。,小。說。網

安伯利再次來到了事務所,這幾個月以來,他平均每周要來三天。

貓爺見他走進房間,立刻擺出十分不爽的表情,不過安伯利也不在乎,他絕對是個臉皮很厚的訪客,照舊寒暄著:「艾金森先生又和埃莉諾小姐出去了?」

「是啊……這小子總是很有女人緣呢……」貓爺心不在焉地回道。

「嗯……這是一些新的線索,我帶來給您看看。」安伯利說著便拿出了一疊文件來。

貓爺接過後只是掃了一眼,就給出了僅僅兩個字的準確評價:「垃圾。」

安伯利嘆了口氣:「洛根先生,前些日子您還能給出我許多信息的,那些我所沒有看到的疑點和證據您都能一一指出,可為什麼近些日子您什麼都不跟我說了呢?」

貓爺哈哈兩聲冷笑:「因為我的確沒什麼能和你說的了,傑克的案子有越多的閑人介入,調查的難度就越大,證據和證詞的可靠性卻越來越小。時至今日,你還能把他當成一個一般的殺人犯來看待嗎?不!他就像女王一樣有名!街任何一個醉鬼都有可能說出:噢!前幾天我看到一個人,我敢打賭他就是開膛手傑克!」

安伯利的嘆息不斷:「哎……我也明白,現在這個案子,已經有太多人經手了,事實,目前我就起碼能確認有兩位警務人員隱瞞了部分他們認為『很有價值』的證據,更不要說那些我不知道的了,每個人都妄圖依靠這個案件為自己獲得利益,根本沒幾個人在想著保衛公眾安全。」

貓爺道:「所以,我想你也不必再來請教我了,我今天就跟你說明白好了,傑克的真面目,一百年後都不會被查出來,警界將英明掃地,你越早抽身出來越好。

至於這場連環兇殺……不久就會停止了,如果我在四十八小時內還不能以偵探的方法解決問題,我就會用另一種方式來處理這件事……總之,很快一切就會結束。」

安伯利皺眉道:「洛根先生……我沒聽明白,您是什麼意思?偵探的方法?另一種方式?您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什麼?或者已掌握了什麼?」

貓爺回過頭去,望著窗外:「格蘭特,你是個優秀的警察,聽從我的勸告,你的未來前途無限,不過此時此刻,你問得太多了,我的話也夠多了,你走,再見……哦不,或許是永別了……」

這句話令格蘭特·安伯利終生難忘,一直到他進入了警察部高層的那天都還百思不得其解,這個叫做洛根的神秘偵探又一次說對了,他永遠是正確的,甚至那句「永別」,也成為了現實。

安伯利表情複雜地走出了房間,他都不記得自己是怎樣道別的,貓爺最後的一句話縈繞在他耳邊,成為了一個再也解不開的謎。

…………

在街邊的咖啡館里,王詡正和埃莉諾一起喝下午茶。

這段日子以來王詡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這個海妖很粘人,不過有一點他不可否認,當這位如童話中公主般美麗的小姐向你提要求時,你幾乎不可能拒絕……

因此,王詡就成為了一個很稱職的男。至少在所有外人看來他是,至少埃莉諾毫不掩飾地希望他是。唯一從內心深處掙扎並極力否定這種身份定位的人只有王詡自己。

「艾金森先生?」

「啊?什麼?」

「您剛才在發獃,想什麼呢?」

「嗯……沒什麼沒什麼。」其實他在想,眼前這女人究竟喜歡自己哪點。

埃莉諾用那雙能殺死人的眼睛盯著王詡:「我總覺得,您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經常會表現出心不在焉的樣子,難道您很討厭我嗎?」

王詡的內心在歡呼:你真是聰明伶俐、靈氣逼人!可為什麼你明明知道還要貼來呢……

「啊?!怎麼可能呢!我和你在一起很高興呢,非常愉快,哈……哈哈哈……」這話不知怎麼就從他嘴裡說出來了,說完以後他真想給自己幾個巴掌。

「是嗎……」她竟臉紅了。

王詡喝了口茶,給自己壓壓驚,根本不敢正視眼前的美女,如果說這世有「秀色可餐」這回事,那王詡就是怕自己撐死。

於是乎,就在這種曖昧的氣氛下,王詡的一天又渾渾噩噩地過去了。

他把埃莉諾送回了住處,然後跳了濃霧密布的市區空,走高空路線回了事務所。他以為寒風刮過臉龐的感覺能使自己冷靜地思考,不過當埃莉諾的樣子出現在他腦海中時,複雜莫名的感情又浮現出來……這次湧來的竟是幾許傷感。

…………

11月日,早晨七點。

王詡被會客室里的來回踱步聲吵醒,他乾脆起床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雖然我知道你早就進入『惱羞成怒』這個階段了,但你一大早就這麼干是不對的!」

貓爺聽了他的吐槽無動於衷,仍然來回踱步著,臉時而堆滿愁容,時而又搖頭苦笑。

王詡嘆了口氣,走下樓去,當他來的時候,端著兩人份的早餐。他見貓爺還在那兒轉悠,於是就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王詡的進食速度很快,明顯比任何一種人類所知的生物都要快幾分……正當他要對貓爺的那一份兒早飯出手時,後者突然狂笑一聲:「哈!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

「你吵吵什麼呢……」

貓兒奪過王詡手中的麵包,一口先吞掉了半個:「哼哼……這就是天意!在這最後的一天,我終於把所有的線索串在了一起,得出了最終的答案!」

「哦?你知道傑克是誰了?」

「哈!我連他爸是誰都知道了!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只要去找『那個人』確認一下便是。」

「我怎麼聽不明白……」

「等我去確認完再來告訴你。」貓爺只花了三十秒就掃蕩了桌剩餘的食物,然後拿起風衣和帽子奔出了門……

當王詡再次見到他的時候,已是黃昏時分,不過貓爺依然是精神抖擻的樣子,他此刻是春風得意,不知疲倦,內心的那份自我膨脹幾乎到達了頂點,如果那份狂妄自大可以具象化出來,沒準能把倫敦空的結界都撐爆。

王詡道:「好,現在連我都變得對這件事感興趣了,既然我已經坐在這裡等了一天,你能不能告訴我,開膛手傑克究竟是誰?」

貓爺笑著走到桌邊,從抽屜里翻出了一本雜誌扔給了王詡:「我就是通過這本雜誌,找到了真兇。」

王詡隨意翻了翻,臉擺一副死人相:「那能不能勞駕告訴我……哪一頁……」

貓爺道:「夾著簽呢。」

王詡翻到那裡,從這頁開始,印刷著一篇並不算長的小說,標題是《血字的研究》。

「啊?這不是福爾摩斯的第一個故事嗎?你看這個能找到兇手?」

貓爺笑得更加得意了:「哼……我估計你小子就算讀過也給忘乾淨了,那就讓我告訴你,藏在這個故事背後的秘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終解

5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