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怒濤!

第二十六章 怒濤!

王詡踢磚刨土,從一堆瓦礫中再次站了起來,臉露出惡狠狠的神色:「你丫的……還真有兩下子嘿……」

貓爺也重新從地站起,脖子的傷竟已癒合:「看來事情變得不好辦了,我們頭頂的這個結界和幾個月前相比已經面目全非,在這個東西的下面,錐伯可能強過一切。。------.--」

王詡道:「那簡單,我去把結界撕了,你和他先玩兒著。」他說干就干,跳了旁邊的一幢建築頂部。

貓爺還未來得及出聲阻止,錐伯的刀又一次襲殺而來,他只得竭力招架起來。這次貓爺才看清了,錐伯那真正的速度!原來之前自己被欺騙了,錐伯只在戰鬥最關鍵的那一瞬間突然加速,他的極限速度絕對比貓爺更快。

王詡抬頭望著天空,即使是靈視也沒法兒完全穿透這天的濃霧。他將黑炎劍橫於腰間,使出了黑炎圓舞,然後黑圈升到了他的頭頂,隨著王詡舉劍一斬的動作飛出。

那黑炎飛輪很快便觸碰了結界,無形的力場被撕開了一個不大的口子,接著,王詡用劍鋒引導著飛輪開始了切割,空中逐漸出現了一條燃著黑炎的軌跡。那痕迹越來越長,延展的速度極快,十幾秒後天空中的濃霧竟被分成了兩半。

「成了!」王詡才高興了幾秒鐘,卻發現那條軌跡從起點開始緩緩消失,就像有塊橡皮擦正在擦掉玻璃的一條黑線……

「靠……自我修復……太囂張了……」

與此同時,貓爺在下面的小巷裡漸落下風,身已有多處受傷,雖然傷口都不算深,但那些被劃開的口子全都集中在他的心臟與咽喉附近,可見錐伯在近戰的實力明顯要強於貓爺。

又一刀襲來,那看似緩慢的動作卻暗藏著無限的兇險,貓爺不知道錐伯的這一刀會在哪一瞬間忽然加速,所以他只能緊繃著神經看清每一絲空氣的顫動,以免自己被一擊絕殺。

錐伯得意地笑著,眼中依舊充斥著興奮的色彩,他的刀鋒每沾到一絲血液,似乎都會帶給他無限的快意。

突然,錐伯毫不間斷的攻勢滯了一下,他猛收身體,用一種幾乎不可能的古怪動作揮刀轉身,正好擋住了王詡突如其來的一劍。

一股帶著血腥味的熱流撲面而來,錐伯的本能告訴他,王詡就是依靠這種方式大幅提升了自己的肉搏能力,不過即便如此,錐伯依然能處理得遊刃有餘。

只見他忽然如走獸一般,伏倒在地,身體的骨節急劇扭曲起來,接下來的一秒,不止是王詡,即使是貓爺也感到了震驚,他們看到了生平最不可思議的速度,和最詭變難測的出刀手法。

貓爺的肋下和雙肩瞬間被破開八道猙獰的傷口,他再次倒了下去,這次,卻沒有再站起來。

而王詡四肢的皮肉都已被攪得稀爛,就像是砧板被人剁了好一會兒的排骨,用血肉模糊來形容再恰當不過了,一般人實在很難想象,在剛才那短短的一秒間,王詡究竟中了多少刀。

「呵呵呵……太有意思了,不過,也到此為止了。」錐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先走到了王詡面前,小刀割向了王詡下顎。

或許冥冥之中早有安排,王詡註定不會死在這裡……

錐伯的刀在半空中停止了,他抬起頭,望著遠處的一片霧氣,隨著那淡淡的霧氣飄來的,還有一陣悠揚清逸的歌聲。

那歌聲如同有著魔力般,讓人的心變得沉靜下來,接著就是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襲心頭。

王詡和貓爺自然是不會睡著的,一般受了他們這種傷的人,失去意識的唯一可能就是痛得暈了過去。而錐伯,應該是受到了這歌聲的影響,他把舉起的刀重新放下,木訥地站在那裡,漸漸變得面無表情……

埃莉諾從霧中快步跑了過來,她的神情顯得十分憔悴,可能剛才的歌聲消耗了她太多的魔力,她來到王詡身邊,想將其攙扶到肩:「快跟我走……他不會停下太久的,趁他還在失神的時候……」

「啪」的一聲,錐伯的一隻腳踏在了埃莉諾的臉,她的頭重重地砸在了地面,就連剛才那唯一的一句話都沒能說完。

錐伯確實沒有失神太久,在倫敦城巨大結界的籠罩下,他是近乎無敵的存在:「呵呵呵……小子,這是你的女人嗎?那對你來說很好不是嗎?你可以和這個賤人死在一起了。」

他的腳底重重地碾著埃莉諾的側臉和脖子,用的力量極大,石板路都出現了裂痕,埃莉諾痛苦地嗚咽著,可發不出任何聲音。

王詡躺在地,他的臉正對著埃莉諾,兩人之間的距離不足一米,可是他的身體卻動不了半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錐伯再次舉起了屠刀:「就用你那雙眼睛看著!痛苦!悲鳴!這會是我最高的傑作,在她的喉嚨被割斷後,我會從她的身體里取出一些東西來,好好地嘗嘗味道……如果你哀求我,或許我還可以讓你也嘗嘗,哈哈……哈哈哈哈!」

話盡刀落,王詡的瞳孔極度收縮,他只來得及說出兩個字:「住手……」

可埃莉諾的鮮血最終還是濺到了王詡的臉,那溫熱粘稠的感覺竟讓人覺得很舒服,只是這份溫存很快便冷卻了,留下的只是一具冰冷的軀殼。

…………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她問道。

「我是來和你道別的。」他回答。

「什麼?你是說……要離開我……離開倫敦?」

「是的,而且,我想我再也不會回來了。」

「那帶我,我想跟你一起走。」

「我想那不可能……」

「王詡,我知道你不是什麼艾金森,你叫王詡,我也知道你不喜歡我,可是……可是,僅僅是讓我……」

他打斷了她:「那樣對你不公平。」

她哭了。

他嘆息著:「而且你應該也已察覺到了……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註定是要分開的。」

她抱住了他:「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和你之間不再有任何隔閡,沒有歲月、國籍、種族、時空、那一切的一切,你能不能答應接受我。」

他把她推開:「我終於知道在哪兒見過你了……」

「回答我。」

他不說話,但他點頭了。

她破涕為笑:「你一定要記住,一定要遵守承諾!」

…………

錐伯的屠戮並沒有得以繼續,因為埃莉諾的屍體漸漸化為了沫,飛散到空中,就連那些濺出的血液也這樣消散了。

他好像有幾分疑惑,不過更多的是不悅,百無聊賴地活動了兩下脖子,他轉頭對地的王詡道:「看來提前輪到你了……」錐伯的話到這兒戛然而止,因為他發現,地竟然沒人。

貓爺翻了個身,像蟲子似的爬了起來。

錐伯冷笑道:「你的同伴用古怪的方式逃跑了?既然他把你丟下,那我只能……」

貓爺打斷了他的話:「我對你很失望……當得知開膛手傑克不是人的時候,我已經有些失望了,當看到你的能力和那個不斷變強的愚蠢結界時,我簡直失望到了極點。

如果那些案子是一個普通人乾的,那他無疑是個令人恐懼的對手,可你……錐伯,你太弱了,而且就在剛才,你選擇了最悲慘的死法……」

錐伯張狂地笑著:「哈哈哈哈!你說什麼?我會死?」他一步步靠近貓爺:「我已經死了!會死的是你!還有,你竟然說我太弱了?你不覺倒在地說這話很可笑嗎?你就不怕我立刻割斷你的喉嚨嗎?!」

貓爺自然是面無懼色的:「強與弱……只能是取決於靈魂的,我有我的覺悟,不會害怕任何後果,至於你,我已經看到了你的結局……」

錐伯暴戾地大吼起來,他的刀全力斬下,這一擊彷彿可以把整個倫敦給劈成兩半。

「當她的生命逝去那一剎那,我終於明白了,我口口聲聲說不在乎她,可我做的一切,都在為她著想,而她對我,也是一樣的,無怨無悔……」王詡的聲音再次響起。

錐伯的攻擊沒有停止,只是他手中的刀,不知何時竟已不見了。而地的貓爺,竟用那蟲爬似的動作避過了這一擊,錐伯的拳頭結結實實地砸在了地。

貓爺邊爬邊道:「所以我說,現在的年輕人如果都能早些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感情,那這世界多美好。」

錐伯被搞得莫名其妙,他尋著聲音回頭望去,看到了王詡就站在離自己不足十步的地方,而他的小刀,正落在王詡的腳邊。

「雖然我早有種種預感,她終究是會去冥海的,可當她真的死在我面前時,我還是會心痛……我還是感到了……憤怒。」王詡的雙眼成了模糊的血紅色,他抬頭望著錐伯:「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恐怖嗎?」

當王詡的話說到最後一個字時,他的臉竟已湊到了錐伯的面前,後者驚得立刻直退三步,如果說錐伯的速度如同閃電,那王詡就是瞬間移動一般。

「你……你怎麼會……」

王詡根本不讓他把話說完,瞬息之間出現在了錐伯身後,一把抓住了他的頭髮,錐伯根本就如個木樁似的毫無招架之力。

「你他媽的!老子要你的命!!」王詡暴喝著把錐伯甩了出去,後者的身體完全失控地飛著,貫穿了四幢建築還不見減速,數條街道頃刻間煙塵瀰漫,那些被貫穿的建築逐一倒塌,全然成了一片廢墟。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怒濤!

6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