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碎魂

第二十八章 碎魂

天空中傳來刺耳的蜂鳴,那聲音從尖利逐漸變為了沉悶磅礴,就像在一個琉璃制的容器中敲響了兩件銀器一般。

結界崩毀了,籠罩著整個倫敦的巨大屏壁頃刻間全然碎裂,無數透明的能量碎片旋空而起,每一塊都像鏡子一樣折射出點點月光。以靈視看來,就像是黑夜中閃耀的滿天彩霞。

王詡從空中墜落,他的頭髮已經變成了銀白色,意識也陷入了昏迷之中。

貓爺掠上半空,用一個魔術師提兔子的動作單手抓住了王詡的后領,然後身形輕逸地緩緩降下,最後雙足點地,好像鳥兒般不受重力的影響。

剛站穩兩秒,他就一甩手把王詡扔到地上,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嘆息道:「哎……沒這麼大頭,非要戴這麼大帽子……強行催動潛在的主宰之力,把靈魂中的靈識都壓榨乾了。」

「呵呵呵呵……雖然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但我想,基本是指這小子已經徹底失去戰力了吧?」一個沙啞的聲音忽然從貓爺的身後響起。

貓爺並沒有露出多驚訝的表情,雙手插在褲袋裡,悠然自得地轉身:「我就知道會這樣……結界的力量,現在全都到你身上了吧?哼……所以才被他用這麼簡單粗暴的方式打碎了呢……」

錐伯咧開嘴,露出一個醜惡的笑容,他抹掉了臉上的血:「哼……我是弱者?現在我就把你們兩個碎屍萬段!看看誰是弱者!」

空氣里一股無形的氣場綻開,那竟是錐伯一次簡單的移動所帶來的能量波動。他的速度比剛才更快,手中刀刃的威力足以撕開十米厚的水泥牆壁。

但貓爺卻比剛開始戰鬥時更加從容淡定,好像錐伯的實力再次提升也對他構不成什麼威脅。

悉悉索索的古怪聲響傳來,錐伯的影子與站在原地的貓爺交錯而過,前者那得意的笑容凝固在了臉上,全身爆裂出數十處猙獰的傷口,鮮血從每一道口子激射而出,飄灑在空中,簡直像下了場下雨。

貓爺側了一下腦袋,越過自己的肩膀看著錐伯,那眼神不知是同情還是鄙視:「你怕被王詡打死,所以吸收了結界的力量,自以為將所有的、也是最後的籌碼統統集中到身上就能逆轉局面,可惜啊,就如我最初太小看你了一樣,你也對我的實力作了錯誤的估計。」

錐伯又站了起來,他身上的傷口開始了自我修復:「你……你……」他咬牙切齒,卻又不知該說什麼。

貓爺接著道:「如果換做幾個月以前,我應該是贏不了你的,可這段時間,我得到了一本叫『醫蠱篇』的東西,因此,情況完全不同了。」他說到這裡,心中不禁感嘆:鬼谷子啊鬼谷子,這還只是你全部學識中的鳳毛麟角吧……知道有你這麼一個傢伙曾經存在過,真的很傷我的自尊呢……

錐伯吐掉一口血水:「哼……虛張聲勢……你剛才明明還不是我的對手,你還看著你同伴的女人被我殺掉……」

「剛才是剛才。」貓爺打斷道,「首先,你要明白,『你』只是一件工具罷了,她的死是必然的,她沒有選擇,你也沒有選擇。歷史和命運就是這樣註定下來的,沒有今天與埃莉諾的分別,就沒有未來王詡與燕璃的重逢。

其次,我還不想在王詡的面前顯露自己也是鬼谷派傳人的事情,一是時機未到,二么……他很可能會說些自己是前輩師兄之類的廢話出來,我可能會忍不住幹掉他。

不過現在,該死的也死了,該昏倒的也昏倒了,我的顧忌,也就毫無意義了。」

錐伯的傷口幾乎已經完全恢復,他又抬起了武器:「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他暴喝著再次衝上前來。可貓爺仍舊瞪著死魚眼、站在原地接了他一招。

「我也不指望你馬上明白過來,只是把你可能感興趣的答案都告訴你,當你下了地獄以後,每天在被人切片煮熟之餘,還可以做些思考來打發時間。那時你或許還會感激我的。」

錐伯就算沒被打吐血,也快被貓爺氣炸了血管:「一派胡言!我是不會輸的!不會!」

「哼……」貓爺的臉上露出了獰笑,那一刻,錐伯的靈魂不由自主地顫抖著,他的眼中好像看見了一個恐怖至極的魔相。

「輸?你是不是搞錯什麼了?還是沒聽那小子剛才的話?我和他的目的是一樣的,我可不要你輸,我要你的命!」貓爺的雙手都已握住了猩紅的手術刀。

原本已被月光穿透的濃霧竟又一次遮蔽了天空,只是這次,霧中還充斥著暴虐的殺氣。

御術天字訣——偷天換日!

錐伯覺得自己的力量在流失,從戰鬥伊始至現在的所有傷痛逐漸清晰起來,而且那令人窒息的凌厲殺氣正不斷衝擊著他的每一根神經。

貓爺開始緩步靠近,在錐伯眼中,這個男人簡直就是拿著鐮刀的死神,此刻他身上的殺氣已經能夠使天地間任何的一個生命膽寒。

「我們中國有個傳說,每年農曆七月二十那天,滿天神佛都會閉眼,在這一天,黑雲將遮蔽天空,鬼、魅、魍、魎將在世間橫行無忌,懲治那些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惡徒……你之前好像很依賴於天上的那個結界?我告訴你,現在你看到的,才是真正的結界!」

「啊……!!!」錐伯瘋狂地吼叫著,縱然已體會到了恐懼與絕望,他還是要殊死一搏。

扭曲的身形再度襲殺而來,這便是這個開膛手傑克在人間的最後絕唱。

貓爺閉著眼睛,空氣被他的靈力撕扯得渾濁起來,其周身瞬間擴散出一股無形的壓力。當錐伯闖入了他的十步之內,他猛然睜眼,一步踏出。

他的身影變得模糊不清,手術刀的紅芒在空中勾勒出數條平滑的軌跡,這一招仿若畫中意境、飄逸絕倫,和錐伯那醜惡的兇險招式當真是針鋒相對。

他們的身影再次交錯而過,錐伯這次好像沒有受傷,他還是站著,幾秒后,慢慢轉過了身:「這不該是人所能擁有的力量……不該……」

貓爺沒有回頭,他背對著錐伯道:「要是王詡的話,可能會直接說『你懂個屁』之類的,不過我還是很斯文的,就讓你死個明白吧……在下面好好記住,這世間有著狩鬼者這樣的存在,而他們中最厲害的極小部分人,可以達到一種境界——超靈體。」

當他的話音落下,錐伯的身體就像倒塌的積木般碎了一地,最後化為了污濁的血水……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碎魂

6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