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奇人

第二十九章 奇人

清,光緒十四年的臘月。。1889年初)

此時已至年關,大街小巷皆是張燈結綵,喜氣洋洋。中國人是講傳統的,老百姓們這一年忙下來,不就是為了這幾天嘛。

那正是——糖瓜稱幾兩,黃面烙幾盤。燒香供神馬,疊錁化銀錢。奠酒辭了皂,拾掇置辦年。蒸糕用黃米,加棗助味甜。發麵蒸饃饃,多多揣幾拳。諸般供仰菜,少霎把集趕。量上把糧食。糶米好使錢。花椒茴香有,就是少粉團。海蟄麒麟菜,蝦米大的甜。香蕈與竹筍,木耳稱幾錢。想著請門神,畫子捎幾聯。先買對子錢,丹紅砂綠全。花箋共黃表,錫箔不用言。蠟燭稱幾斤,爆仗買兩盤。茂陵盅一塊,碟子要花籃。湯匙不要緊,壺要紮裹全。硝黃砂捎點,好對花藥玩。將把新年過,衣服要周全。囑咐截紫縐,要把靴口沿。首帕鳥縷好,膝褲寶石藍。帶子紅網綱,官粉四五錢。梭布七八寸,銅扣買連環。妮要墜子戴,小要核桃玩。一陣胡吵鬧,令人不耐煩。好歹混混罷,哪的這些錢?縱有幾千吊,也是買不全。

這中國人傳統的春節,除了傳說中要去殺一隻叫「年獸」的大怪物以外,基本都能概括在這童謠之中了(作者吐槽:哥我每年還看春晚呢……)。

就在這忙碌的時節,北京城裡來了兩個不速之客。這兩位雖然都是中國人卻都沒留辮子。其中一個滿頭還都是銀白色的頭髮,扎眼得很……而且他們還都穿著西式的衣服,這往大街上一走,得,不用解釋了,滿大街的人都知道,這就是倆「二毛子」。

王詡坐在馬車裡,看著外面那些神色異樣、目光灼灼的路人,連脊樑都感覺有點發冷。

「坐了個把月的輪船,總算是重回故土了,不過我們這造型是不是得改改?」王詡問道。

貓爺轉過頭,虛著眼盯著王詡道:「你知道我老婆要是看見我剃了個光頭回家,會發生何種可怕的後果嗎?」

王詡冷笑道:「哦……我想想,也許她會在那上面插九個洞。」

「哈哈哈!」托馬斯神父正坐在他們的對面,他的中文不錯,對中國和尚也有點了解,所以他忍不住大笑起來。

貓爺道:「神父,人的笑點不能太低,我勸你以後少和艾金森這小子接觸……」

托馬斯神父花了好久也沒能停下笑:「噢!哈哈……對不起,如果冒犯了你,我很抱歉,哈哈哈……」

這絡腮鬍的胖老頭,似乎準備拿著笑話消遣一輩子了,他不但是個笑點很低的人,還是個有些無腦的樂天派……或許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答應讓王詡和貓爺這兩個可疑的傢伙搭上自己的船,一同前往中國。

他們不久便來到了北京的后桑峪天主教堂,幾個修女和神父已經在門口等待著他們的到來。

「噢!托馬斯!太好了,你平安地回來了,旅途怎麼樣?回倫敦辦事還順利嗎?」打招呼的這位是查理神父。

托馬斯也顯得挺熱情:「是的,很順利,你看,我還在路上找到了兩隻迷途的羔羊。」

查理和其他人都不約而同地朝托馬斯身後那兩個形容古怪的傢伙望去。

「他們……」

托馬斯道:「他們是住在倫敦的兩位年輕紳士,想要回到自己祖先的土地上定居,而且,這兩位也希望能夠投身上帝的懷抱,幫助我們在大清進行傳教。」

查理顯得激動不已,上前一把就握住了王詡的雙手:「真是太感謝你們了!歡迎你們!我的孩子們,如果多一些像你們這樣的年輕人那該多好啊!」

王詡尷尬地笑著:「哈……哈哈……那個……沒什麼的……應該的!應該的!」他轉過頭去,從牙縫裡擠出一句:「你看看……為了省點兒搭船的錢,攬了什麼鳥事兒在身上……」

貓爺只當沒聽見,抬頭看天,吹吹口哨……

他們就在這樣安頓在了教堂里,衣食總算是不成問題了。不過王詡心中一直有一個問題沒有解開,他們已經在十九世紀末廝混了五個月,貓爺還是沒有告訴他究竟該怎麼回到未來。於是他收拾完行李,就跑去敲貓爺的房門。

「進來。」

王詡走進屋子,開門見山道:「現在我們已經到北京了,你總可以說了吧。」

貓爺問道:「說什麼?」

「廢話,為什麼我們要來這裡?」

貓爺想了想:「啊……那個啊,要說這北京城,可真是個好地方呢,常言道——若問古今興廢事,請君只看洛陽城,這可是逐鹿中原,兵家必爭之地,你要問為什麼呢?因為這地理位置得天獨厚,那個所謂左環滄海,右擁太行,北枕居庸,南襟河濟,沃壤千里,甲於天下,帝王之都,天府之國……」

王詡擺手道:「得得……這個我回到自己的年代,可以找個導遊來跟我講這些,你別東拉西扯的,我問的是,我們為什麼來這裡?這和我們穿越時空回去有什麼聯繫沒有?」

貓爺嘆息了一聲:「哎……那就告訴你算了,你記不記得,我說過,只要得到某個人的幫助,我們就能回去了?」

王詡答道:「這我當然記得,所以……你說的這個人就在北京?」

「是的。」

「你居然還認識一百多年前的某個北京人?」

「我不認識他,不過我認識他兒子。」

「他兒子?就算他兒子再過十年出生,到了我們那個時代也奔一百二了吧?」

「他兒子今年大概已經五六歲了。」

「你說的到底是誰?」

「唐文武。」

「這是哪路茅神……」

貓爺不理王詡的吐槽,接著道:「他兒子叫唐小虎。」

王詡的嘴角著:「你是說,你在二十一世紀認識一個……名叫唐小虎,而且已經一百二十多歲的傢伙,然後他還告訴你,自己的老爸造了台時間機器……」

貓爺依然不理他,繼續自己的話:「唐小虎不是很喜歡自己的本名,他認為自己這個名字似乎山寨了某位古代的著名才子,所以在很多年以後,他成功做到了一件事,就是讓別人只知道自己的綽號,而從不知道自己的本名。」

王詡的腦海中閃過了一個名字,他冷笑了兩聲:「不會吧……」

貓爺道:「星龍之所以會隱於市井開雜貨店,搞一些邪惡的物品研究,並不全是因為他手頭有那本奇書『神藝篇』,其實他從小就在自己老爸的熏陶下,被潛移默化了……更不要說他繼承了自己老爸的優良血統,因此,一顆好苗子誕生了,他註定會成為一個偉大的,強力的,瘋狂發明家和怪人……」

王詡想了想,問道:「那他爸也是靈能力者?」

貓爺道:「他爸僅僅是個市井手藝人而已,不是狩鬼者,但他對靈能力也並不是一無所知,要說這人的類型嘛……你還記得蘇州的韋遲老弟嗎?」

「哦,那個二愣子……」

貓爺翻了個白眼:「那個二愣子在符咒領域可是大師級別,不過你要是讓他不用符戰鬥,可能連個新人都打不過。唐文武也是這麼個人,他只喜歡搞搞物理學和研究發明,其他什麼都不管,並且,他還造一些靈器……」

王詡往前湊了幾分,眼中寫滿了不信任:「據我所知,能夠帶人穿越時空的東西就那麼幾樣,我估計唐文武大師要造輛穿越時空的跑車那是不可能了,難道他還能造出神器崑崙鏡不成?」

貓爺道:「你怎麼這麼笨呢……我的靈能力是什麼?」

「回歸啊?怎麼了?」

「對,回歸!這就好比是一把鑰匙,打開時空之門的鑰匙,我只需要他幫我造一樣東西,找到門上的那把鎖就行,至於這個裝置怎麼完成,就不是我能夠干涉的領域了,全權交給這個專業人士就行了。」

王詡道:「原來是這麼回事……對了,你怎麼知道星龍這麼多事,連他爸是發明家的事情你都知道?」

「切……這算什麼,何止是他爸的事情,星龍和鳳仙這兩個老傢伙的祖宗十八代我全都查得一清二楚了,他們倆的故事可有趣得很,全都是你做夢都想不到離奇情節……」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奇人

6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