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單刀赴會

第三十三章 單刀赴會

風月居,八大胡同最出名的幾個堂子之一。.k.雖說這大清朝的法律明文規定官員是不能去逛窯子的,但頂風作案的人絕不在少數。因此京城的達官貴人們,基本上都知道有這麼個好去處。不過在這除夕之夜,官老爺們大多還是選擇了遵循節日傳統,回家吃個團圓飯,陪陪自己正房的黃臉婆和那十幾個小妾……這無疑使風月居這種比較高端的「娛樂場所」冷清了不少。

可還有一個人,他沒有回家吃那頓團圓飯,他手下的蝦兵蟹將們也沒有……

這晚,在風月居的天字型大小雅間內,馮六正一臉春風得意地喝著花酒,他的懷裡還抱著位衣衫不整的美女。在房間的一角,另一個女人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她的臉已被刮花,脖子和手臂處有明顯的淤青和傷痕,很顯然她在先前遭到了毒打,看她此刻的樣子已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但是根本沒人理睬她,馮六沒有,和他一起的手下們沒有,連那些陪著喝花酒的姑娘也不曾去看這位姐妹一眼。沒有人擔心她會不會死在這裡,甚至這風月居的老鴇都不擔心,因為那可是馮六爺要對付的人,誰也不敢多問半句。

這馮六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他自認為自己已是個完人了,這個「完」可不是隨時會完蛋的意思,更不是指完美無缺,而是指基本完成了人生目標、沒啥追求了。

為什麼他這麼想?其實很簡單,他有錢花、有女人玩、手下有百餘號弟兄供其調遣,更重要的是,這樣的生活似乎可以一直持續到他老死那天為止,因為沒有一個官兒敢動他。

他雖然不是貴胄出身,卻是這京城裡響噹噹的人物,連幾個一品大員都知道他的名字,就差驚動光緒小哥和老佛爺了。

你若問這馮六有什麼本事,旁的不多,他最大的能耐就是敲詐。他彷彿天生就該幹這一行,如果早生幾百年,錦衣衛的大統領可能非他莫屬了。

而他敲詐別人的資本很簡單。這八大胡同里的所有場子,幕後都有他馮六爺染指,哪個官員,在哪年哪月哪天,叫了哪個姑娘,馮六全都一清二楚,連那幾位老爺的胎記是啥形狀他都能給你記下來。

這事兒吧,說大不大,算是個生活作風問題,可說小呢,也絕不小,《大清律》規定:凡官吏宿娼者杖六十;且免不了要接受降級甚至革職的處分。

為了這檔子事兒丟官,那豈不是得不償失?再說了,杖六十啊!就是徒手給你那兒來六十下,也夠嗆了不是?官老爺們平日里拉出個人來就打他幾十個板子,但你問問他們誰敢自己上去試試的?那些接近退休年齡的、身子骨瘦弱的、還有酒色過度比較虛的,基本上杖完六十就直接掛了。

綜上所述,只要京官兒們還有拈花惹草的需要,馮六的敲詐行當就可以一直幹下去,而且大小官員們,全都得給他三分薄面。因此,如果說這京城的地痞無賴界真有個教父存在,那肯定就是他馮六了。

「啪啪啪」三聲,有人在外邊兒敲門,還敲得很響很急。馮六冷笑一聲放下了酒杯,把懷裡的女人推開,和他同桌的手下們也紛紛照做。

「門外,是哪一路的朋友啊?」馮六知道,他安排在門口的兩個弟兄肯定已經被人放倒了。

「羅文·艾金森。」王詡報了他的官方姓名。

「哼……來得好!」馮六低聲道:「你們幾個,招子都放得亮些,都說這個白髮的假洋鬼子身手不錯,是個硬點子,你們可別丟了爺的臉。」

一個領頭模樣的立刻壓低了聲音回道:「六爺您請放心,小的們早就準備好了。」他回過頭對著房間里其他人道:「弟兄們,亮傢伙!」

從匕首、板兒磚到大刀、狼牙棒,這群地痞還真是相當專業,除了啤酒瓶和摺椅,他們簡直就是孔夫子進了考場——樣樣都有啊。

「艾爺,既然來了,那就請進來說話吧。」馮六對門外大聲道。

他話音剛落,門就給一把退開了,門外之人剛踏進來一步,就被埋伏在門旁的大漢一悶棍給敲翻在地,接著就是一陣拳打腳踢加上鈍器猛擊,待那地上的人完全不動了他們才停手。

王詡在門外一聲長嘆:「哎……何必呢,你們不是自己人嘛……」

馮六的嘴角本能地了兩下,一屋子人這才看見門外還有個人,正坐在二樓走廊的扶手上吃瓜子,而他們剛才打的那個,竟是原本在看門的弟兄。

「他媽的!你們這幫廢物!都是幹什麼吃的!叫你們把招子放亮點兒!打得誰都不知道啊!」馮六一拍桌子就破口大罵起來。

王詡笑了笑,往前走了兩步,跨過門口那半死不活的傢伙進了屋:「馮六,我今天是找你來說事兒的,不是來找你打架的。」

「你小子!敢他媽這麼跟六爺說話!我……」

「慢著!」馮六喝止住了他的手下,陰著臉對王詡道:「讓艾爺見笑了,既然如此,那就請坐吧。」

王詡自然不會和他客氣,一坐下就抄起筷子胡吃海塞,看他那樣子不像是來談判的,倒像是個職業蹭飯的。

「艾爺,今日來此,不知有何指教啊?」

王詡吐掉塊雞骨頭,他那忙碌的嘴只來得及擠出兩個字:「魯全。」然後便接著吃菜。

「哼……」馮六冷哼道:「怎麼了?艾爺是想給那個廢物出頭嗎?我倒覺得,已經很便宜他了,看見那邊兒那個臭娘兒們了么?」他指了指房間角落的女人:「就算是爺我玩兒膩歪了的,也沒人能碰,六部大員都不敢碰!他魯全是個什麼東西,我給他留條狗命,也是看著你艾爺的面子。」

王詡喝了口茶:「你給他留條狗命,並不是給我面子,而是想讓他來找我出頭,因為你最近聽說,京城裡出了我這麼一個『教父』,就想摸摸我的底細,或者說,你想給我點顏色看看,讓我知道,你才是這京城的老大。所以你今晚在這兒帶著一干弟兄,等著我來自投羅網。」

「哈!好!」馮六又是一拍桌子:「六爺我就喜歡和聰明人說話,既然你都挑明了,那爺我就給你兩條路。第一,以後見了我,叫聲爺,讓你那群教會裡的手下也都放明白些,誰才是這個……」他說到此,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斜眼盯著王詡。

王詡打了個哈欠,繼續吃菜。

馮六接著道:「至於這第二條路么……」

「死路。」王詡替他把話說了。

馮六又是哈哈大笑:「得!你真是個明白人,爺我喜歡,哈哈哈哈!」

王詡嘆了口氣:「馮六,你就沒想過,既然我什麼都明白,為何還要來此單刀赴會?」

馮六臉色微變,他沒有說話,只是用眼神給那干手下示意,屋子裡的打手們,再次攥緊了手中的兇器。

王詡又道:「不如這樣吧,我現在也給你兩條路走,第一,叫我一聲『教父』,我們以後就是朋友,當你有事來求我,我會幫助你的。」

他話未說完,打手們皆是暴起,揮舞著手中的武器,把王詡徹底包圍起來,幾把刀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等等。」馮六舉手示意他們停下:「我想聽聽,他給我的第二條路。」

王詡泰然自若道:「放心,我不會殺你的,第二條路是,你馮六這號人物,從此在這京城消失。」

馮六的臉沉了下來,他陰狠地說道:「那你覺得,我會選哪條路呢?」

王詡笑道:「我想是第一條吧,我會給你一個無法拒絕的理由……」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單刀赴會

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