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遊戲

第三十四章 遊戲

馮六的眼神愈發陰狠,就像一頭正在示威的野獸,利爪和獠牙就擺在敵人看得見的地方。。他的理智告訴他,王詡很可能是瘋了,或者根本就是個傻子。但是馮六的心中還有一個聲音在說:這個人絕不是在說笑。

「六爺我佩服你的膽色,我最後再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點頭,以後這京城裡,你就是我馮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王詡直接打斷道:「我為自己的家庭工作,拒絕成為大人物手下的傀儡。」

馮六的太陽青筋暴突,他厲喝道:「給我廢了這小雜種!」

刀早已架在了王詡的脖子上,隨著馮六的一聲令下,打手們紛紛出手。可結果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王詡不見了,他就這麼憑空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中,好像剛才他們的刀下只是個幻象,或者說是個鬼。

「我相信友誼,並且願意首先表示出我的友誼……但是,我絕不會將其強加給不需要友誼的人——認為我無足輕重的人。」王詡的聲音在這並不算大的屋子裡回蕩著。

陪酒的女人們早在王詡大肆吃喝的時候已經逃光了,要不然此刻她們一定會驚慌得大叫,在這些凡人看來,這位白髮的艾爺很可能是個妖怪之類的東西,要不然怎麼可能憑空消失,還能千里傳音?或者是他已經隱形了?

看不見的敵人反而更可怕,給人的感覺就像隨時有一把刀正頂著自己的脊梁骨一般。馮六此時就有這種感覺,他的手心已儘是冷汗,但怎麼說他也是在道上摸爬滾打多年的人物,偏有一股子不信邪的狠勁兒。

「都還愣著幹什麼!房梁,屏風後邊兒,窗戶外面,那兒,還有那兒!全給我搜!他還能飛了不成!」

經他這麼一說,那些嘍啰們才從剛才的余驚中回過神來,沒頭蒼蠅似的開始四處亂找。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那是多久……),一無所獲,正當馮六尋思著王詡是不是已經逃跑時,後者的聲音再次響起:「馮六,你還有時間,我可以再等等你,如果你現在選擇我剛才給出的第一條路,依然來得及。」

馮六的額頭上有豆大的汗珠滾落,他的手下中有幾個甚至瑟瑟發抖起來,這屋子裡詭異的氣氛愈濃,讓人窒息的恐怖正在降臨,王詡的聲音就像是陰曹地府傳來的一般,從精神上壓迫著在場的每一個人。

「六……六爺……我看今兒這事兒太邪行了……乘著沒有大的傷亡,咱還是見好就收,趕緊撤吧……」這傢伙說出了在場每個人的心聲。

馮六也想逃跑,而且這位正好給了他個台階下,所以他就一個大嘴巴扇在了這位的臉上,「統統都是他媽的廢物!就會丟六爺我的臉,十幾個爺們兒,怕他一個乳臭未乾的雛兒!呸!」他狠狠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姓艾的!你聽著,山水有相逢,咱們騎驢兒看賬本兒,走著瞧!」

他說完這一通場面話,算是掙回了些面子,帶頭朝門口走去,可他還未及靠近,那扇門就自己關了起來,好像有一隻無形的手,在眾目睽睽下完成了這一切。

接著,更為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這門的縫隙中出現了陣陣綠瑩瑩的幽光,好似幽冥深淵中的鬼火,將這唯一的出口堵了個嚴嚴實實,幾個原本想要破門而出的傢伙,僅僅是靠近那門幾步,又立刻縮了回來,他們稍微接近那綠光一些,就感到了四肢麻木,心悸窒息,這不是妖法又是什麼?

「馮六,我可不記得給你第三條路選擇,所以你走不了,你的手下,也得留下陪你……」

依然沒人聽出這聲音的出處,房間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王詡最後這句話蹂躪著每個人脆弱的神經。

這群地痞惡霸,平日里橫行街市,魚肉百姓,但大多都是些外強中乾的角色,此刻那些打手中已有不少臉色都嚇得發青了,估計這時王詡突然跳出來大吼一聲,那就得有人失禁了……

但流氓,也有流氓的尊嚴!

這風月居是個什麼地方?是個窯子,窯子里只有三種人,第一種是窯姐兒,第二種是嫖客,第三種是龜奴。地痞流氓的確不濟,可他們絕對不會在這種地方喊救命,原因同樣有三:第一,他們不想在以上三種人面前丟人,第二,以上三種人未必有能力救他們,第三,以上三種人平日里都被他們欺負過(打罵跑堂,勒索嫖客,嗯……還有傳說中的霸王嫖。),因此落井下石也是很有可能的。

綜上所述,馮六和他的一干手下陷入了一種窘境,他們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姓艾的!既然你不知好歹,今兒個六爺我就跟你拼個魚死網破!」馮六從身旁的一個嘍啰手中搶過刀來:「有種的,你就出來!爺跟你一對一單練!」

馮六這麼說倒並不是真想和王詡單挑,他的意圖很簡單,等王詡現身,先和他過兩招,畢竟自己混了這麼多年的黑社會,也在刀口上滾出了一身三腳貓功夫來,如果不行,再讓手下們一擁而上,到時自然是手到擒來。

可惜,他太天真了……

「哼哼……這世界上的事情,不會盡如人意的。馮六,還有屋裡的各位,我現在和你們玩一個遊戲,這個遊戲叫做——只有兩個人,可以離開。」他說到這兒,故意頓了一下,讓在場的所有人好好理解一下他這句話的意思,然後繼續道:「那麼,如果你們聽懂了我說的,如果你們足夠聰明,就能走出這個房間,要不然么……」

「噗!」一聲,一把刀砍在了馮六的肩上,正是那個剛才被馮六扇了耳光的傢伙,他臉色猙獰,似是已經失去了理智:「對不住了,六爺!你也聽見他說的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死好過我亡!」

馮六捂著肩膀倒退出幾步:「你……你……」他恨得咬牙切齒,可卻罵不出什麼來,因為他知道,換作自己也會幹同樣的事。

屋裡的其他人頃刻間恍然大悟,「只有兩個人可以離開這房間」。那麼,其中一個是艾金森,而另一個……自然就是這屋裡最後一個站著的人。

捅破了這層窗戶紙,打手們徹底炸開了鍋,他們本就不是什麼夥伴,而是酒肉朋友罷了,在王詡的步步緊逼下,他們已被恐怖窒息的氣氛逼到了瘋狂的邊緣,當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自相殘殺這樣的事情隨時都可以上演,而且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一場血腥的鬥毆開始了,他們真不該帶著傢伙來的,如果這群人今天是赤手空拳在這兒等著王詡來,那麼結果可能還不會如此慘烈,但他們偏偏都有武器在手,誰都沒想到最後都用到了彼此的身上。

也不知過了多久,房間內再次趨於平靜,若說風月居的老鴇聽不到這屋裡的聲音那是不可能的,但她不敢進來……即使是屋裡沒聲兒了,她還是不敢。

最後一個站在屋裡的人,還是馮六,是的,就是他,雖然他的肩膀在最初就被偷襲而受傷了,但他還是勝過了其他所有人,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他可以當老大,而其他人只能當嘍啰……

「哈哈哈……哈哈哈哈!怎麼樣!姓艾的!你他媽敢算計我!老子還活得好好的!你他媽有種的倒是出來啊!你敢出來,爺就一刀剁了你!」

出乎意料的事情又一次發生了,地上的一個人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神情悠然自得。

「什麼!怎……怎麼……怎麼會這樣!」馮六驚得倒退數步,邏輯都混亂起來。

這個站起來的人,正是王詡敲門后,第一個走進房間,然後被打手們踩在地上痛扁的傢伙。馮六明明記得,這人是自己的手下才對,從先前他被打翻在地以後就沒人再去管他了,他就這麼被無視著,一直躺在地上,看著屋裡的好戲上演。

「怎麼?想不明白?」他的臉漸漸轉變,最終變成了一頭銀白色頭髮的王詡。

馮六當然想不明白,事實上,他都不知道如何去思考了。

王詡冷笑道:「從我敲門那一刻開始,你們看到的,聽到的,都是一個遊戲的一部分,我說過,我不會殺人,只是和你們玩個遊戲。」

馮六可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玩的,他怕得要命,眼前這是一個怎樣的怪物,只是用些障眼法,施加了些心理壓力,就將一屋子的人給放倒了。

「你可以把那條鹹魚給扔了吧,就不嫌拿在手裡滑膩?」王詡忽然問道。

馮六覺得莫名其妙,但手上當真傳來了古怪的感覺,他低頭一看,自己手上哪裡還有刀,分明是一條超大鹹魚!而屋裡的其他人,雖然他們都倒在地上,一副死不瞑目的嘴臉,但手裡拿著的不是大蘿蔔就是大山芋,最厲害的兇器應該算甘蔗了……

王詡道:「別擔心,他們的身體都沒受什麼致命傷,只是他們大腦以為自己被砍得不行了。」

馮六終於跪倒在地,徹底喪失了鬥志……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遊戲

6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