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潛能

第四章 潛能

段飛道:「什麼意思?你究竟是什麼人?」

伍迪笑著道:「以後會有人解釋給你聽的,不過現在,你最好回到戰場去,替我給貓爺捎句話,就說『看似不可戰勝的存在,卻早已註定了被神擊敗』。。」他說完這個回頭看著王詡,不懷好意地上下打量起他來:「至於你,我要和你單獨談談。」

段飛冷哼道:「就算你強得超越了一切,我也未必要聽你的命令行事。」

「嘿嘿嘿……凡人,你理解事情的邏輯真的很荒謬,我可沒有以武力來要挾你做什麼,我只是很客氣地請你幫忙而已,不過我相信,如果你不按照我的建議去做,會導致非常不好的後果……」

王詡這時忽然道:「老段,沒事的,這傢伙雖然危險,但應該是站在我們這邊的,你就去吧。」

段飛心裡再一尋思,覺得也沒什麼不妥,畢竟以伍迪的實力來講,把他們倆給一鍋端了也就是抬抬手的事情,看來他並不是帶著惡意而來。

「你自己小心吧。」段飛說罷就朝來的方向跑去。

伍迪卻叫住他道:「你走錯方向了。」

「你說什麼?」

「嘿嘿嘿……從你剛才一直在行進的方向走,會比較近的……」

段飛將信將疑,他又看了伍迪一眼,那泛著白光的鏡片下,是一個令人猜不透的、怪物般強大的男人。最終段飛還是按照伍迪的話做了,他繼續往那逃離戰場的方向跑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大霧中。

王詡這時才開口道:「說說吧,整件事……」

伍迪推了推眼鏡:「嘿嘿……真有意思,僅僅憑直覺,你就知道我能告訴你所有的真相么?」

「你,還有那個叫文森特的,你們不止能看到人的記憶吧,就算是轉瞬即逝的想法也……」

「哼……雖然也不是不能做到那個地步,但我們一般不會這樣做,如果連對方的念頭也一併讀取,那這個世界就變得太無趣了。」伍迪說到這裡露出一個更加猥瑣的笑容:「只有少數人,到達了一定實力,或者像你這樣具有逆天能力的人,就連我們也無法洞悉其想法呢……」

王詡道:「這麼說來,你想告訴我,通過我的眼神、語言、態度等等,就能得出『憑直覺』這樣的推論嗎?」

伍迪笑得越發張狂:「呵呵……那是當然了,你以為本大爺是誰?單就『智』來說,我對於『事實本身』的推理是十成,而像文森特那樣的傢伙,也只有八成左右,雖然他那『不完美』的最後兩成,是我所無法企及的『人心』。

你如果認為貓爺的『智』已經非常可怕的話,那就太低估這個世界的水準了,他不知道的信息太多,也沒有神格化的支持,在人性、感情這些因素的影響下,他的推斷最多是六成罷了……」

他一邊侃侃而談,一邊繞著王詡身邊緩緩走動起來:「縱然如此,他也是個值得相交的朋友,畢竟他比你們其他凡人要聰明上許多,在他身上有不少樂趣可尋……

而你……哼……真是個太過於笨的傢伙了,笨得令人羨慕呢……你身上的秘密,恐怕要過很久才會被發現吧,到那時,也該是一切的結局了。」

「我只關心眼前。」王詡好似根本不在乎伍迪的話。

「嘿嘿……我知道了……不過無論如何,這件事情,我得從半年前說起,首先,就是你們和夢魔的那場死斗。」伍迪這時好像想到了什麼,笑了笑:「該說是死斗么……其實並不算是什麼高層次的戰鬥呢。」

王詡沉著臉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十分囂張啊?!」

伍迪嘿嘿一笑:「不好意思,我太囂張了……」他接著道:「總之,在那天,你們遇到了不少事情……不過最值得一提的,其實是高晉的魂滅。他可是個好苗子呢,成長非常快,而且野心勃勃,因此我安排了他在一次契機中得到夢魂石,希望這個危險的男人有朝一日能代替戚克英,成為天笑崑崙的.1,變成我的棋子之一。

誰知命運這東西就是如此有趣,嘿嘿……在那艘船上,發生了太多的變數,高晉最終還沒能倖免,我想他到最後也沒想通,他明明是那天最能穩操勝券的人,就個人的實力來講,他絕對是那場戰鬥中最強悍的,在現實中的夢魔和他相比簡直不值一提。

但他還是敗了,敗給了貓爺,而夢魂石也易主了。我想你也清楚,那東西雖然不是什麼神器,可是會因使用者的能力、實力等等發生變化。尚翎雪創造的夢境世界就是個好例子,雖然那個世界只存在於你們幾個人的靈魂與精神層面上,並不是客觀上存在的,但那種程度的效果,甚至已經有部分真神魔方的影子了。因此,夢魂石的易主,應該是那天第二件值得一提的事情。」

王詡虛著眼:「你什麼時候才會提到我力挽狂瀾那一段……」

「那種無關緊要的事情,我們就跳過吧。」

王詡的表情抽了……

伍迪又笑了起來:「嘿嘿嘿……言歸正傳了,接下來要說第三重要的事,就和這次事件有關了。那件被你們所忽略的事情……海怪的出現。」

王詡的腦海中立刻閃過了很多東西,他驚道:「那個難道是!」

伍迪道:「你以為還能是什麼?中國在近海進行核試驗的產物?極度深寒里的奧特瓦深海魔鬼穿越了?顯然都不是,即使用所謂唯物主義者的解釋,那怪物也只可能存在於人類無法觸及的深海領域,絕不會有游弋到大陸邊緣地帶的事情發生。

因此,海怪的突然出現只能和一件事有關——創世計劃。

柳傾若是個不簡單的女人,她和別的凡人很不一樣,人界的許多佼佼者,窮其一生也無法獲得的兩種東西,超靈體、神格化,她已經得到了其中之一,而且她才二十歲。要知道,即便是天堂、地獄,擁有神格化的傢伙也並不多,這就是為什麼惡魔天使也有低階高階之分……

你們要面對的對手,比想象中要可怕得多,在神算篇的支持下,她的布局早已展開,海怪的出現只是一次試探,當然了,如果能夠藉此機會把齊冰除掉,也是她所樂意看見的情況;即便不能,也能利用這次襲擊看看你們的反應。

嘿嘿嘿……你們的反應真是可笑呢,事後根本沒有人去深究過海怪的出處,你們雖然處理那些『靈異』事件,可自己終究也是凡人這個群體中的一員,潛意識裡總認為『這件事已經了結了就好』。倒是那些真正意義上的普通人,也就是『九科』的那些公務員們,一絲不苟地工作著,慢慢察覺到了各地陸續出現的怪物和異象,並且將其聯繫了起來。」

王詡打斷道:「這麼說來,無魂早就盯上我們了?!」

伍迪笑道:「別著急,聽我慢慢說,接下來就是召魔陣事件了,這確是一場有可能打破陰陽界目前平衡、並且嚴重影響人間界的戰爭,可是這場戰火最後平息了,因為一段愛情。

愛情……呵呵,多麼美麗的東西啊!嘿嘿……雖然凡人的愛情廉價,但你和『七』的這段感情卻絕對是與眾不同的,就連我也有些感動了。」

「你剛才說我和誰?」王詡分明是聽到了伍迪說「七」。

伍迪推了推眼鏡:「啊……一時口快了呢,這個話題就到此為止吧,我不會再談了,還是接著說無魂吧……召魔陣之戰對於我們地獄也算個不大不小的打擊,鬼魂們離世,而犧牲的狩鬼者大多上了天堂。對於你們來說呢,最直觀的傷亡數字就能說明好壞了。但你們都不知道,正是這件事,拖延了創世計劃的步伐,或者說,延後了你們與無魂的較量。

柳傾若一直密切地觀察著召魔陣事件,在這場戰爭中,她其實是和你們站在一起的,但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準備出手。她指示裴元和柴興率領著無魂大量的外圍成員隱於S市的大鬼鏡之外,如果召魔陣成功降臨,無魂的介入,完全可以逆轉形勢,至少不至於讓整個人間界淪陷。」

王詡道:「人間界如果被鬼魂們佔了,情勢就會越發複雜化嗎……」

「很正確。」伍迪繼續道:「這件事後,柳傾若暫緩了計劃的進行,她在等待著,等你的那位愛人離開人間界,我想是神算篇讓她這樣做的,即便是沒有完全恢復的支配之力,也不是任何人敢於對抗的。」

「呵……呵呵……」王詡乾笑著:「我怎麼說也是主宰之力的能力者,為什麼我看誰都敢對抗我呢……」

「嘿嘿嘿……這就得問你自己了。」伍迪停下了腳步:「那麼,最後就得說說死神名單事件了,那是一個信號。柳傾若之所以去消滅一個S市的死神,有著兩個目的,第一,她要讓喻馨知道,是時候回歸組織了;第二,就是邀貓爺入局。

其實這個舉動的潛在意義非常多,她用這個行為告訴喻馨,無魂徹底和某些『至高無上』的存在撕破了臉,行事已經無所顧忌。因為喻馨與柳傾若那『絕對的理想』並不完全一致,再加上她和柳傾若的感情,回歸是必然。另一方面,貓爺,呵呵……這樣一個喜歡多管閑事的傢伙,會容忍別人在自己的地盤上撒野嗎?他必然會披荊斬棘,把幕後黑手整死才會罷休的。

而九科又恰恰在這個時機委託了你們,並提供了許多情報。布局也好,命運也罷,你們終究是來到了這裡,和無魂對上了。」

王詡聽到這兒問道:「目前為止,你說破了柳傾若的局,那麼你的呢?」

猥瑣的笑聲不斷:「嘿嘿嘿……我的局,就得結合柳傾若局中十分關鍵的一點來說了,那就是你!」他頓了一下,看了看王詡的表情:「你該明白,柳傾若把貓爺引來,還有她先前做的一切,其實多少都和你有點關係,她需要你的幫助,沒有你,創世計劃無法完成,或者在完成之前,無魂就會被『神』給解決掉。

可要對你下手,貓爺顯然是個阻礙,極大的阻礙!雖然柳傾若可以視整個狩鬼界為無物,甚至連星龍她都不怕,但有些人和事,她還是十分戒備的,鬼穀道術、貓爺這兩個名字無疑都是排在她必定要除去的名單前列的。

那麼,把你們引到成都來,引到她整個計劃的中心,無魂的根基所在,再慢慢收拾一切,就是她這個局最後要做的了。

我正是因為看到了這點,所以才給了貓爺一些線索,於是,在她的計劃展開前,你的靈魂被治癒了,而醫蠱篇,最終也到了貓爺手裡。」

「啊?他也有鬼穀道術在手?!」王詡詫異地問道。

伍迪道:「不必吃驚,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得很呢……」他的臉上越發得意:「相信你也聽說了,在你神志不清的那段時間,發生了一場爭奪神兵豪龍膽的戰鬥。」

「我知道,劉航那次殺了一個無魂的成員。」王詡回道。

「嘿嘿……那我就說點你不知道的,阮達這個人,是柳傾若諸多『作品』當中最成功的一個,他是近期才被『改造』的,他的靈魂變強了、變異了,也擾亂了這個時空中的『業』,可他並沒有變成怪物,只是單純的變強而已,所以說,他是第一個成功品,一個突破,而之前的,全是失敗品……

因為他的死,柳傾若的計劃將再度進入無限期的停滯不前,可她已經等不了了,所以,豪龍膽爭奪戰只是一個引子……讓她不得不決戰的引子。

成,則可以實現理想,敗,則沒有明天。」

王詡道:「果然……是你在暗中讓一切交集,走到了如今這一步?」

伍迪道:「嘿嘿……這個局還沒完呢……劉航的使命也在我的算計之中,他很快就會完成『那件事』了,今日以後,無魂便不再是威脅,我的任務,也總算是完結了。」

「為什麼要把一切都告訴我?」王詡問出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伍迪的回答也很直接:「設了巧局無人知曉,我豈不是明珠暗投,浪費感情?再者,要取得你們這些凡人的信任,總得給你們些什麼不是嗎?」他忽然把手按到了王詡的肩上:「你回去吧,去結束這場戰鬥。」

王詡掙扎了兩下,發現那一隻手就把他按得無法動彈:「你按著我……怎麼回去?再說,你也應該看得出來,我靈魂受損,頭髮都白了。」

伍迪冷哼道:「哼……我當然看出來了,你這個廢柴,和另一個你相比,最多只能用出兩三成的力量,真是令人同情,所以本大爺決定幫你一把……」

王詡道:「怎麼?你要傳個幾千年功力給我?」

「少廢話,把你的黑炎劍召喚出來。」

王詡見對方不與他吐槽,只好乖乖祭出了自己的武器。

伍迪看著王詡手中的短劍,冷笑不止:「嘿嘿……大人的武器,卻拿在小孩的手上……」

王詡忽然感覺到對方的手在加力,自己的肩膀一陣劇痛:「喂!四眼仔!你要幹嘛!」

伍迪道:「當年文森特無意的舉動,幫助那個小姑娘成了十殿閻王之一,所以我現在想試試……」他的另一隻手按在了王詡的頭頂:「把一個靈魂的潛能全部喚醒,究竟會有什麼有趣的後果呢……」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潛能

6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