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執著

第五章 執著

貓爺還靠在那根電線杆,他在戰鬥開始時便用醫蠱篇中的道術快速回復著自己的體力和靈力,可是由於穿越時空著實乃逆天之舉,他的身體和靈魂都受到了不可控制的損害。.

他震驚地發現,自己的靈能力好像消失了一般,減少壽命強制恢復傷勢的手段都變得無法使用,而體力更是一種幾近虛脫的狀態,僅僅抬一下胳膊都會產生劇烈的疼痛感。

不過最令貓爺鬱悶的就是腦袋裡嗡嗡作響,頭暈目眩,集中力受到極大影響,連思考都變得困難起來。

「這就是時空的懲罰嗎……果然,由『人』製造的東西,是不能和那些鏡子魔方之類的神器相提並論的。損傷比我想象中還要嚴重呢……」他無奈地感嘆著,緊皺眉頭,想讓太陽傳來的刺痛減輕一些。

「你還真悠閑呢……」段飛的聲音從霧裡傳來。

貓爺臉色一變,抬頭往那邊看去,見到了渾身浴血的段飛,正喘息著靠近自己。

「你怎麼回來了?王詡呢?!」

段飛吁了口氣:「別擔心,這不是我的血,當然也不是王詡的。」他走到貓爺身邊站定:「有個戴眼鏡的傢伙讓我給你捎句話……」

…………

林曉霜的呼吸逐漸亂了,諸葛維和次交手時判若兩人,無論在體術,靈力,道法各方面全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讓人不禁要疑惑,次被一刀秒殺的諸葛維難道是在隱藏實力?

不過這種事情即便問了也是徒勞,一切都要靠事實說話,靠實力說話!林曉霜本就不是個話多的人,而且她也明白,就算對方告訴她箇中原因,戰局也不會因此改變……

對於她這樣純粹的武鬥系來說,持久戰是非常不利的,體力和靈力在戰鬥中同時損耗著,若不能速戰速決,就將陷入被動,再難逆轉。

諸葛維似乎也看出了這點,一直使用他的音障進行著防禦,並不著急分出勝負,根據次使用音嘯與對方硬碰硬的結果來看,他這樣做還是十分理智正確的……

「畏首畏尾,不戰不逃,你也算是男人?」林曉霜的聲音很冰冷,但眼神中卻充斥著怒火。

諸葛維平日里為人謙和,而且也是頭腦十分清明的角色,當然知道這是激將法,他用很客氣的語氣回道:「嗯……對不起……」這句看似答非所問的話,在王詡講來估計是以下版本:「爺就這樣!怎麼地啊!有種你來咬我啊!」

反正維仔本著虛心認錯,卻毫不悔改的方針,繼續和林曉霜糾纏著,後者當真是拿他沒什麼辦法。

這就是狩鬼者和邊緣人之間的差距了。邊緣人中大多數都是些類似王詡、貓爺這樣的傢伙,他們沒有家世背景,沒有從小系統地學過道法、法寶知識等等,也不想加入狩鬼者,所以除了靈能力和武技能夠自學成才以外,其他知識的學習得看有沒有這個契機了……

以「利益」為基本準則的邊緣人群體,雖然沒有「道德」和「責任」的束縛,比較自由,但弊端就是幹什麼事兒都得有個等價交換的原則在裡面,你要拜別人為師學他的本領?可以,但你能開出什麼條件呢?別人又不是你二大爺,憑什麼白白教你?叫一聲師父可不能當飯吃。如果你的實力不如他,往往是開不出他感興趣的條件的,即便你有個家傳神器什麼的做籌碼,就不怕人家直接用搶的?何必費那功夫來教你呢?

所以,在缺乏信任的基礎,邊緣人中的師徒關係是很少見的,更多的只是盟,還是不能完全相信的那種……

這就導致了一種奇怪的現象,他們可以花鬼幣從陰陽界的魂身學到一些絕招,或者互相之間買賣一些寫在紙的術法,可就是很少有機會系統地學習那些最基礎道法知識。

林曉霜顯然是個典型,遇到諸葛維這種面面俱到的「優等生」,只要決鬥被拖入僵持階段,戰鬥手段的單一性就成了她最致命的弱點。

不過專攻一個領域的人,也有自己的長處,那就是……

「區區一個城市的負責人而已……當自己是十殿閻王嗎?以為我真的無法奈何你嗎?」林曉霜將武士刀橫在身前,左手的掌心慢慢拂過刀刃,那純白的刀身,漸漸出現一條鮮紅的血線。

黑色的銘文在刀刃周圍浮現,越發密集,最終覆蓋了整把刀,林曉霜舉起了變黑的武士刀,此刻她的眼中只有對手,心無旁騖,心、技、體全然發揮到最高境界,顯然是準備使出殺手鐧。

這就是偏科生林曉霜對付優等生諸葛維的唯一辦法,以自己最強的殺招,逼迫對方不得不一決勝負。

可她不知道,諸葛維等的就是這一刻!當最初林曉霜朝他襲殺而來的時候,他就想好了整套應對的方法,他知道,在這場較量里,只要自己不像次那樣意氣用事去和對方拼刺刀,那麼就會有贏的機會。

「你比我強,可勝利者,是我!」諸葛維竟完全放棄了防禦,將所有靈力聚於足下,朝著林曉霜直撲而去。

殺招已經蓄勢待發,不可能再收回了,林曉霜知道,自己最大的弱點被看破了,她最難以應付的,恰恰是貼身戰!

諸葛維就是在等她使出全力的那一擊時,那無法收手的間隙,就是最大的破綻!對於體術明顯落於下風的他來說,這是唯一一個接近林曉霜的機會,之前的所有努力都是為了這一刻!

黑色的刀氣斬下,映入眼中的竟是白光,原來這世最純凈無暇的白色,卻是黑色的極致。

但是,這一刀「霜吼」並未完全使出,因為刀刃僅僅走了一半便已經無法再揮下了。刀身深深嵌入了諸葛維的左肩,切斷了鎖骨,而林曉霜的雙手,都被諸葛維死死掐住了脈門。

她抬頭看著面前的這個狩鬼者,縱然他的傷口已是血如泉涌,但他的眼神卻依然堅定不移,毫無畏懼。

林曉霜的武器消失了,她知道,此刻再拿著這把刀也已無用:「你是何時察覺到的?我的弱點……」

諸葛維喘息著:「呵……也沒花多長時間,從你那刀的長度,揮刀的手法,以及給自己留出的空間都能看出一二,不過讓我完全確信的原因是你的戰鬥方式,如蜻蜓點水,一擊即走……或者乾脆使用遠距離的刀氣攻擊……咳……」血從他的嘴角流下,「你和其他使刀劍的人不同,從沒有一次那種要與對方短兵相接的動作,更沒有用過一次那種近距離撼力的斬法,我第一次見你時就有所察覺了,你當時用單掌彈飛王詡是為了讓他遠離,還有你砍我的那一刀……明明已經破開了我的音嘯來到我身前,卻依然保持了一米以的距離……」

林曉霜的神情依然很冷:「看來我先前確是太小看你了。」

「咳……咳……」諸葛維的臉色越發蒼白:「哼……你現在不也一樣嗎?」

「既然你明白,那就自己放手,我不殺你。」

諸葛維道:「我說了,這場勝負,我已經贏了!」

林曉霜逼視著他:「為什麼你要如此執著!當你來到我身邊的時候就該清楚,就算我不擅長近身戰鬥,可你也殺不了我,你靈體合一的程度還差我許多,左肩的舊傷也未愈,再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諸葛維釋然地笑了:「我不期待你能理解我,就如同我也不能理解你一樣,郭凈天是鬼魂,喻馨是半妖,而裴元、柴興、洛影,他們三個應該都被改造過了……只有你……你還是個普通人,你是可以脫身的,但你卻……」

「你說的太多了……」林曉霜打斷了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既然你找死……」

林曉霜也未能把話說完,因為諸葛維瞬間鬆開了手,緊緊抱住了她,並在那一剎那用盡了全部的靈力發動了靈爆。

以聲音作為武器的諸葛維,他的靈爆卻是無聲的、平靜的,甚至沒有泛起什麼波瀾。

靈能力者的實力越強,發動靈爆的距離也越遠,可是遠距離的靈爆,威力會驟減,而諸葛維以自身為媒介,燃燒靈魂的這一擊,就如修真者自毀元神一般,所有的靈力都凝聚於很小的一個範圍,完全被釋放出來,威力著實可怕。

當靈力散去,林曉霜依舊站在原處,她的腳邊,是已經停止呼吸的諸葛維。

那蒼白卻又美麗的臉終於是有了些許表情,她看著地那個一臉安詳的傢伙,有些置氣般地說道:「切……自作聰明……就算害怕近戰……難道還會怕你不成……我只是天生討厭別人碰我,可你這小子……」

林曉霜說到這裡,終究是支撐不住了,吐出了一大口血,她捂住胸口,秀眉緊蹙,但最終還是沒能站穩,暈倒在了地。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執著

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