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混戰,冰封!

第八章 混戰,冰封!

緣,聯繫著人、事、物,乃至這世上的一切,牽引著命運的走向,被視為冥冥之中的一種神奇力量。。

而柳傾若的靈能力並沒有如此複雜,她只是能夠從物理上將一件物質視為「緣」,從而拆分、改變、重組。

紙可以還原為樹木,鋼筋水泥可以化為鐵、粘土、砂、石,紫色可以變成紅色和藍色,人可以變成碳元素和幾升水……

甚至物質可以被重新轉換為分子、原子……

要殺人,對柳傾若來說太簡單了,只要將人體中的一些化學成分進行轉變,無論是窒息、脫水、腐爛都可以製造出來,同理,她也可以用這能力去救人。

靈體合一的程度,決定了對抗她的靈能力時能夠造成的阻滯,而水雲孤的先天水魄,似乎是特別奏效。

因此,柳傾若選擇了別的方法……

既然不能將能力直接作用於人,那就直接對其所在的區域進行毀滅性的打擊。這便是「塌縮」,一種和「爆炸」相逆的現象,卻有著更加可怕的威力。

水雲孤身處之地忽然變得模糊不清,這不是人的視覺扭曲,而是此範圍內的空氣和靈子一同被壓縮所致,他已經聽到了貓爺的大喊,同時也本能般地做出了反應。

幾乎就在柳傾若出手的同時,水雲孤使出了自己所能發揮的最快速度逃離原地,他很幸運,如果再晚那麼一線,自己就會連骨帶肉被絞得粉碎,而且最終那屍體的體積不會超過一根手指大小,所有的肢體殘留都會被擠成極小的一個奇點。

「呼……」水雲孤吁了口氣:「還好還好……」

柳傾若用冰冷的語氣道:「好在哪裡?情況和剛才是一樣的。」話雖如此,但她沒有立刻再次出手,而是和水雲孤遠距離對峙起來。

貓爺低聲對段飛道:「這個塌縮屬於靈能力的高階運用,她不可能短時間之內連續使出,不過這招兇險異常,小孤這樣下去有危險,你得幫個忙。」

段飛表情一變道:「你也該知道,我們介入和柳傾若的戰鬥,會被她用靈能力輕易除掉的……」

貓爺道:「我知道,我是要你去幫王詡……讓他別再浪費氣力了,從那邊迅速脫身後,他可以和小孤一起迎敵。」

段飛回頭看了看王詡那邊:「哼……我看……已經沒必要了吧。」

貓爺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卻見王詡單手抓著柴興的一條胳膊,跟甩鉛球似的亂轉,那小鬼被他弄得天旋地轉,只能哇哇大叫。

「不會吧……伍迪對他幹什麼了……他變這麼牛叉了?!」連貓爺都不禁要大吃一驚。

事實上,現在的王詡就是這麼牛叉,如果他以前用一分靈力只能做八成事情,那現在用一分靈力就可以做二十分的事情!

以前的王詡就像個身負上乘武功的菜鳥,用十分笨拙的方式打出各種強力的招式,即便有時能出奇制勝,但靠的往往是能力本身的優越性罷了;但如今的他就像一個經驗豐富的武林高手,對內力運用自如,哪怕一套最簡單的五步拳也能劈磚碎瓦什麼的。

因此,柴興老弟吃了輕敵的大虧,他還在驚詫王詡這個吃白食的廢柴為何突然有了如此長進,人就已經被擒住了。

王詡把他甩暈了以後徑直對著郭凈天的方向扔了過去,後者伸手欲擋,誰知在那一瞬間,他只感到了一陣灼熱的刺痛拂過肩膀,瞳孔收縮,低頭望去,卻見自己的一條胳膊已然不翼而飛。

王詡以冥動般的速度出現在了郭凈天的身後,手中還拿著那條斷臂:「怎麼樣?我還行吧?」

郭凈天驚愕地轉過頭,王詡卻再一次消失了蹤跡,他身形一閃,又出現在了郭凈天身前,臉上的表情那是相當從容淡定,根本不必回頭,伸手往後一接,橫飛而來的柴興就被他穩穩拿下。

然後,王詡分別抓住他們兩個人的頭,輕輕一撞,這就算是放倒了……

連星龍都看得大跌眼鏡,怎麼這兩個在自己手下都能走上幾招的傢伙,卻被王詡給折騰成這德行呢?

其實原因也很簡單,他們都太輕敵了……

和星龍對決時兩人都繃緊了神經,不敢有絲毫的鬆懈,就像是上到極限的法條,而王詡這傢伙一來攪局,他們可是大大鬆了口氣,既然星龍說了讓他單幹,那肯定不會插手,這點還是可以肯定的,人家怎麼說也是個高人吧,所以王詡必然是真的以一敵二。通過幾天的接觸,這個吃白食的有幾斤幾兩他們還是知道的,可萬萬沒想到,此刻的王詡竟有如此大的提升,舉手投足間表現出的戰力和以前相比絕對是質的飛躍。

當然了,措手不及只是一個階段,如果你不能在敵人身處此階段的時候徹底解決戰鬥,那麼待他們穩住陣腳,重整旗鼓時,事情可能就要難辦了……

王詡自然是沒有把對方趕盡殺絕,他生性就不愛這麼干,因此,兩個怒不可遏的無魂核心成員,在自尊心和遭受雙重的打擊后,開始了他們立竿見影的報復。

郭凈天的槍口再次由黑轉白,靈力開始聚集,而柴興幹了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身為一個幻術系的能力者,他竟然徒手衝到了王詡面前,準備與其展開肉搏戰。

王詡愣神了一秒,他想對方一定是被憤怒沖昏了頭腦才會如此,所以理所當然地迎了上去,但就在兩人接觸的瞬間,王詡看到了柴興嘴角的一絲冷笑……徹骨的寒冷感覺襲來,戰鬥的本能告訴王詡……柴興一定還藏有什麼兇險的殺招!

果然,劇變陡生,柴興雙臂上的骨頭和血肉忽然碎裂開,從他的皮下延展出許多透明的金屬條,縱橫交錯著飛速蔓延,將王詡的身體死死禁錮在了一堆晶鐵之中。

「這是什麼!」王詡瞪大了眼睛,可以感應天地萬物的他從這些物質上無法得到任何反饋,那麼解釋只有一種,這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

原本在遠處觀戰的段飛這時突然揮刀殺至,他不多話,直接將流、影、閃三招盡出。在巨大靈力的壓迫下,柴興的動作明顯一滯,他將靈力提升到了頂點,卻也只能保證自身不被段飛的靈力扯碎。

可那些透明的晶鐵似乎是不受影響的,依然在柴興的操控下滋長著,密密麻麻地將王詡整個人都裹了進去。

在這種情況下,段飛很快就判斷出了最快速有效的解決辦法,他的小刀揮向了柴興的肩膀,欲將他這兩條詭異的胳膊斬斷。

可那獨臂的郭凈天,恰恰在這時將鬼嘯炮蓄力完畢,一道熾白的光芒從槍口中噴出,直取段飛的所在。

「切……麻煩!」段飛只得變幻了方向,一刀揮下,勢如海嘯的巨大刀氣夾雜著靈氣衝出,這臨時使出的一招,威力竟比郭凈天準備了半天的絕技還要巨大!

鬼嘯炮原本就被「流」領域削弱了速度和破壞性,此刻遭遇了段飛的刀氣自然是一觸即潰,幾乎在瞬間就消散殆盡,而段飛的刀氣在他的領域中卻像是滾雪球般愈加強烈,破開了鬼嘯炮以後直衝向了郭凈天。

可驚人的變故又一次發生了,喻馨竟在這時忽然殺出,她已悄無聲息地移動到了段飛的背後,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之間。

甚至是身處自己製造的靈氣領域之中,段飛都沒有注意到她的靠近,他在揮出刀氣后的間隙,便有了短暫的破綻,一直沒有加入戰鬥的喻馨,正是在旁邊等待著這一擊絕殺的機會!

這場混戰進入了白熱化階段,短短的幾秒內,情勢就發生了數次逆轉,而就在這最關鍵的時刻,這個世界的時間忽然就變得恍若靜止一般,一切都變得那麼慢,慢得令人窒息……

柴興身上遭受的靈壓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徹骨的寒冷。

王詡周圍的晶鐵逐漸變成了白色,片片如雪花般飄離了他的身體。

段飛回過頭,看見喻馨的拳刃停在了離自己后心僅有寸許的地方,不再動彈。

郭凈天也沒有被刀氣撕碎,那刀氣越來越慢,最後竟從虛無的靈子變成了實體,然後碎成粉末落在了地上,那實體……是冰!

星龍的帽檐下,那雙目光忽然變得銳利無比:「哼……很久……沒感到過這麼涼快了……」

貓爺活動了一下脖子:「竟用一己之力讓那幫傢伙全都停下了呢,你小子也變得更強了啊……」

喻馨顯得有些失神,她喘息著,茫然地轉過身,看到了一個本不該出現的人,已經站在了自己面前。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混戰,冰封!

6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