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解脫

第九章 解脫

「你……還活著……」喻馨喃喃地說出了這句話。k.

「那當然了,還有許多事等著我去做,還有許多誓言,我要親眼去見證。所以,我還不能死。」齊冰笑了,十分溫和的笑容。

王詡從認識他那天起就沒見他擺出過這種表情,而且也絕對沒有幻想過他會這樣笑,此時此刻,王詡心中閃過的唯一一個詞是——大開眼界……

柳傾若忽然不再與水雲孤交戰,她瞬息之間已移動到了喻馨身旁,目視齊冰,口中的話卻是對喻馨說的:「他應該已經死了。」

「可我明明是親手……」喻馨想要辯解。

但柳傾若沒讓她說完:「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有一天,連你也欺騙我。」她說到此處頓了一下:「所以,現在,殺了他。」

喻馨顫抖著舉起了手中的鏡刃,一步步,眼神渙散地朝著齊冰走去。

齊冰站在那裡不動,他只是靜靜地瞧著喻馨的臉,笑容依舊。

所有人都停止了爭鬥,看著眼前這頗顯怪誕的一幕。

喻馨舉起了武器,齊冰似乎沒有要躲開的意思。

「我不能……我不能……嗚……咳……嗚嗚……」她失聲痛哭,抽泣著轉過身,對柳傾若道:「我做不到……我不能第二次對他……對他……」

柳傾若閉上了眼睛:「那我幫你吧。」她向前伸出一手,靈力在空中擴散開,這感覺無疑是塌縮!

「啪」的一聲,一隻手忽然抓住了柳傾若的手腕,按理來說,這對她使出靈能力不會有任何影響,可偏偏塌縮就真的沒有發生!在場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那隻手的主人身上。

是劉航!

「怎麼會……」柳傾若雖沒有露出什麼吃驚的表情,可心中疑惑卻是肯定的。

劉航笑道:「哈!沒想到吧!我也沒想到呢,不過好在我趕來及時。我說你也太狠毒了吧!連喻馨都要一起殺掉?」

「狠毒嗎……我不理解,什麼是你口中說的狠毒……什麼是你心中的標杆……此刻我只知道,這世上沒有任何人是值得百分之一百信任的,沒有任何人是不能犧牲掉的。」

水雲孤追到這邊,大聲道:「不對!你錯了!」

柳傾若面無表情道:「我沒有錯,我從來都是正確的,是這個世界錯了,我要糾正它……而你們……卻都不明白,是自己執迷不悟!」

「哈……哈……老大……你……你還是放棄吧……我們……已經輸了……」一個聲音忽然從不遠處傳來。

說話的人竟是洛影,眾人原以為劉航的出現就意味著洛影至少已經被打趴在地上動不了了,可此刻洛影卻好好地出現在了此地,更為詭異的是,這傢伙居然變胖了……相當胖,原本形鎖骨立、瘦得跟乾屍一樣的洛影,此時變成了一個相貌憨厚的胖子,一邊抹著汗,一邊吃力地說話,身上那件被撐得快爆開的衣服和手中的那把武器其實已經沒什麼說服力了,唯一能讓眾人確定這是洛影的,只有靈識這個死證據……

而洛影的手邊,還躺著一個中年男人,雖然已經奄奄一息,但這無疑是剛才被黃悠給一拳秒掉的裴元!這骷髏人現在竟變正常了,有血有肉,長得還挺帥。

柳傾若抬眼看著劉航:「難道是你……」

劉航嘿嘿一笑:「在S市的一戰以後,我思考了許多事情,其中之一,就是關於我的靈能力,原以為自己挺廢柴的,不過在和洛影交手的時候,我終於明白了,這看似無用的能力,叫做『凈化』!」

柳傾若冷冷道:「你以為自己是在幫他們嗎?他們的改變,都是自己內心的寫照罷了,只是在我創世計劃的實驗中自行暴露了,柴興不想長大,洛影想變瘦,裴元……哼,想讓他過去的女友更加了解自己的內在……」

水雲孤道:「所以你就用真神魔方結合自己的靈能力把他們都變成了怪物?!」

柳傾若淡然道:「他們會變成什麼樣子,都是取決於自己,參與實驗,也是他們主動要求的。」

貓爺步履蹣跚地走了過來:「目前為止,應該只有阮達這個為了追求變強,意志單純且有些瘋狂的個體完成了完美的轉變吧?我想他是唯一一個身上沒有產生什麼『副作用』的,至於其他人么……」

柳傾若回道:「說這些都已經沒有意義了,我看重的,從來就只有『未來』。」她目光移到洛影的身上:「洛影,你被劉航的『凈化』能力擊敗,這我並不怪你,可你竟和他妥協了,還把裴元也恢復成了正常人。因此,從此刻起,你背叛了我,任何與創世計劃相悖的行為都是不允許的。」

洛影沒有辯解什麼,他選擇了沉默。

柳傾若又望著喻馨:「喻馨,你是我最相信的人,所以我一直容忍著你的許多行為,包括對我計劃的質疑,因為我知道,你是擔心我的安危。可你終究還是被情感所絆,同樣選擇了背叛。」

喻馨哭泣著,她也沒有辯解。

柳傾若轉過頭:「柴興、現在是個不錯的時機,你可以選擇,是繼續跟隨我,還是讓劉航將你『凈化』,脫離無魂。」她頓了一下:「郭凈天,你也可以選擇,只要離開我,你們都可以安全,不必再與那些『神』作對。」

他們,也沉默了。

「哼……」柳傾若低下頭,口中念道:「凡人……果然……我從最初就不該相信任何一個凡人,你們根本不配得到我的信任……」

「其實……我還是稍微有點理解你的……」王詡這傢伙竟在這時候忽然跳了出來,他對劉航道:「放手吧,你就算不讓她用靈能力,她也有辦法脫身的。」

「你?你明白什麼?你只是我準備利用的一件工具,與神抗衡的工具!」

王詡道:「你在真神魔方里造的,並不是一個世界,你身邊的這些人,也不是什麼手下,雖然我不知道你這麼年輕,究竟經歷了多少,但似乎我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

你想要與命運抗爭,是害怕失去更多,你不願再承受痛苦,所以要掌握一切,掌握住幸福,不再讓其消逝。

從始至終,你要的,只是一個家。」

柳傾若抱著頭,發出撕心裂肺大叫:「不是的!不是的!你胡說八道!」

…………

「活下去……不要去責怪命運……你要堅強、勇敢……」

…………

父親最後對自己說的話又出現在了腦海中,柳傾若流淚了,她知道,自己沒有做到,她知道,王詡說的全都沒錯,這不是什麼逆天的大計,這只是她逃避命運的方式,害怕不幸再次降臨的掙扎。

此時此刻,在戰場的上空,一個猥瑣的笑容漸漸浮現……

「嘿嘿嘿……果然只是偽神格化罷了……已經崩毀了。」伍迪笑道。

他身旁的高劍道:「接下來只要劉航用豪龍膽殺了她,那麼一切就算大功告成了吧?」

伍迪推了推眼鏡:「不會有那種事情發生了,這件事已經朝著和原本完全不同的方向發展。這確是我沒有算到的,原本劉航、水雲孤、王詡三人合力是可以將仍然處在偽神格化的柳傾若殺死的,但王詡那小子……說了些多餘的話,讓身陷眾叛親離的柳傾若崩潰了。」他心中暗暗嘆道:要是文森特的話,就能算到這一層了吧……

高劍道:「那……所以呢?」

伍迪接著他的話道:「所以,都結束了,地獄得不到她的靈魂了,不過大方向上還是一樣的,劉航的使命由王詡完成了,他倒是平白無故撿了豪龍膽這麼個寶貝……至於我們嘛,成功維護了『神』的利益,解除了危機,該回去了。」

高劍道:「啊?就這樣啊?」

伍迪道:「那還能怎樣?這本就不關你什麼事,你可知道我在這次任務中收拾了多少爛攤子?無魂所有的外圍成員我都要一個個去剿殺,天堂那幫傢伙在S市吃了虧以後可幹了不少小動作呢,還不全是我在處理?」他低頭望著腳下的那群凡人:「現在,那裡已經沒有什麼威脅了,只有一個普通的女人而已……」

…………

「傾若,不要哭了。」喻馨挽著她的肩膀,跪坐到她的身旁,可她自己卻也在流淚,「我們,都不會離開你的。」

柳傾若抬起頭,洛影、柴興、郭凈天,他們都沒有走,無論她曾經說過什麼,無論她如何對待他們,他們都不會離開的。

只有家人,會一直默默守候著你,一生一世。

水雲孤仰望著天空,釋然地笑了:「我也有點想姐姐了呢……」

貓爺轉過身去,伸了個懶腰:「看來,是該結束了。」

王詡追上前,一拍他的肩膀就道:「喂,這就算了啊?我剛才可是隨便說說的啊。」

貓爺冷笑道:「你也別裝蒜了,其實你早就知道了吧?哼……擁有主宰之力,終究是可以瞧出些端倪來的,從你跳出來擋崑崙鏡,到對我說什麼『不是武力就能解決的』,你果然一直都有察覺,柳傾若並不是什麼追求神位的狂熱者……」

王詡嘿嘿一笑,接著他的話道:「只是一個傷心的小女孩兒罷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解脫

64.26%